首页>文艺>电视>热点推荐

30年后,“秋菊”的故事过时了吗?

时间:2022年07月06日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邱伟
0

  农村题材剧《幸福到万家》正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播出。这部电视剧改编自陈源斌的长篇小说《秋菊传奇》,同源作品曾被张艺谋拍成电影《秋菊打官司》。1992年《秋菊打官司》上映时,“讨个说法”一时间成为流行语,作品对“人”的关注、对法治精神的传播,推动了社会思想观念的进步。而如今,权利意识、平等观念、公平正义等现代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民告官”早已不是稀罕事,中国乡村也开始走进小康时代,在整整30年后把“秋菊”的故事搬上荧幕,意义有何不同?

  《幸福到万家》由赵丽颖、刘威、唐曾等主演,罗晋特别出演。不同于近年来的农村剧大多表现乡村脱贫致富,《幸福到万家》中的万家庄是远近闻名的明星村、富裕村。电视剧第一场戏,就是女主角何幸福嫁到万家庄的王庆来家,婚礼上,妹妹何幸运被村书记万善堂的儿子万传家“闹婚”羞辱。情急之下,何幸福砸伤了万传家。

  这场闹婚戏张力十足,令人愤慨的情节迅速将观众代入剧情。“闹婚”揭示了陈规陋习对女性的侵害,同时勾勒出农村社会根深蒂固的“乡土人情”。在万家庄,侮辱人格的荒唐婚俗没人当回事,大家觉得这是“给面子”。作为施暴者,万传家借酒撒野分明有几分让“省城来的女大学生”屈服的意味。婚礼现场,看到儿子万传家被打,万善堂恼羞成怒拂袖而去,村民们见状也立即跟着甩脸走人,一场婚宴不欢而散。得知何幸福登门道歉时出言得罪了万善堂,全村上下对王家人避之不及。在何幸福公公婆婆的眼中,王家在万家庄是低人一等的外姓,婚礼上,新人是要给万善堂行大礼的,惹了麻烦,老两口儿要给万善堂下跪赔罪。

  新播出的剧情中,征地赔款冲突升级,何幸福决定和万家庄对簿公堂,这触及了村书记万善堂的底线。万善堂是万家庄的实权人物,他不认同磕头下跪那些封建做法,是个能换位思考、通情达理的干部。但在内心深处,万善堂又认为自己的权威不容挑战,作为村中大家长,他意识不到敢于放下面子认错是一种可贵的品质。万家庄的村民维护万善堂,是在维护脱贫致富的带头人,也是在维系一种社会文化。在万家庄,公事私事要靠人情、靠面子、靠“闹”,而不是依靠法律。发生矛盾冲突,村民们论面子、论身份、论亲疏,却忽视是非曲直。从“闹婚”事件,到征地风波、人身伤害,暴露出物质相对富足之后,乡村中旧的文化土壤与法治文明产生了激烈碰撞。

  在“抗争者”的塑造上,剧中展开了何幸福、何幸运两条剧情线,姐妹俩在人物的性格命运上有着对比的刻画。何幸福文化程度不高,是个贤惠能干的传统农村妇女,只图嫁个老实男人,过上踏实日子,但她刚硬正直,和万家庄格格不入。剧情用了很多笔墨细致描写何幸福如何一步步走上了抗争之路。“闹婚”事件中,她顶住婆家的压力,宁可离婚也得“要个说法、辩个对错”,迫使万善堂废除了“闹婚”陋习,也让“见事就躲”的婆家人发生了变化。征地风波中,王庆来被踢伤,何幸福从婆婆口中得知丈夫胆小怕事、不愿与人打交道是因从小受尽同乡欺凌。这次,何幸福没再瞻前顾后,直接报案。万传家带人毁棚推地,何幸福说服家人,请律师用法律维权。她不低头、不屈服,是在挑战万善堂的大家长权威,也是在反抗万家庄的旧有社会文化。

  妹妹何幸运则懵懂软弱,作为政法大学毕业的法律高材生,何幸运遭遇“闹婚”侵害后没有奋起维权,继而又遭到男友“受害者有罪”的二次伤害,一时间在情感和事业上失去依靠。她带着心理创伤到大城市打拼,进入梦寐以求的律师事务所,又遭遇了职场压榨、性骚扰。但从反击职场性骚扰开始,何幸运开始用学识与智慧保护自己改变命运,在关涛律师的帮助下,一点点由弱变强。

  《幸福到万家》从女性视角切入,在推动新农村转型的背景下,书写新时代农村妇女的勇敢、自信与成长,为“秋菊”的故事拓宽了视野,呈现出新的表达空间。

(编辑:张钰童)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