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讲述忠于内心的故事”——访英国著名导演汤姆·霍伯

时间:2013年06月27日来源:《人民日报》作者:

《国王的演讲》剧照

 

 

《悲惨世界》剧照 

《悲惨世界》剧照 

汤姆·霍伯 

  英国导演汤姆·霍伯,1972年生于英国伦敦。这位青年导演的电影以特有的厚重历史感和纯正的英伦味道打动了来自全球的观众。迄今为止,他最令人瞩目的作品,是曾在第八十三届奥斯卡金像奖获得12项提名,并最终斩获最佳导演奖的故事片《国王的演讲》,以及今年初同样在奥斯卡大放光彩的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作为目前国际影坛最炙手可热的导演之一,汤姆·霍伯受第十六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之邀,担任本届金爵奖评委会主席。

  近日,我们在上海见到了这位笑容腼腆、文质彬彬的导演。他告诉我们,近距离接触中国电影、中国电影人,既有惊喜的发现也有隐隐的困惑。在中国电影市场呈爆炸式增长、中国电影人努力向世界发出声音的今天,一位异国电影人的观察或许能够引发思考,并有所借鉴。

  何为伟大的电影?

  全球性的主题,与众不同的表达方式

  记者:你拍摄过诸多出色的电影并得到多个国际奖项,在你看来,一部好电影最突出的特质是什么?

  汤姆·霍伯:对我而言,应该是能与观众产生共鸣与交流,无论观众来自什么样的文化背景,电影只要是触及人们普遍存在的内在情感,自然能神奇地跨越文化界限。而如何做到这一点呢?最重要的是保证你的故事是来自内心的,之后再用自己的方式进行阐释。

  记者:如果以观众熟悉的《国王的演讲》、《悲惨世界》为例,这两部历史题材的影片为何能与今天的观众取得共鸣?

  汤姆·霍伯:这两部影片都是通过故事寻找到连接全球观众共鸣的主题。譬如在《国王的演讲》中,观众似乎是被这个讲述上世纪患有严重口吃的君王的故事而触动。因为不论在哪个国家,人们说哪种语言,都存在有沟通障碍的人。但是,电影如何能够让观众感到兴奋呢?我想,首先是不能假定认为大家都关心英国文学、英国的历史。

  《悲惨世界》里也有一个全球性的主题——爱是如何改变我们的。电影的主人公冉阿让必须照顾一个孩子,学会如何为人父,是父亲的角色改变了他的一生。就像原著里所说,“去爱或者你已经爱了,是悲惨世界里唯一的明珠”。电影还有另一个主题——一个国家如何建立起现代的新国家。如果你追溯每个国家的历史,都会发现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推翻旧的政权,建立新的国家是历史不可阻挡的潮流。

  记者:你大学期间曾用两三年的时间学习写作,研究莎士比亚的戏剧。这对你的电影创作是否产生影响?你挑选剧本的标准是什么?

  汤姆·霍伯:其实,我有一点与众不同,因为很多导演都是在影视学校学习电影,但我选择在牛津大学学习英国文学。我学习大师如何架构文艺作品,他们的初衷是怎样的,他们是如何思考的。我希望能够理解他们的创作意图。我13岁开始做自己的电影作品,此后电影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革命。现在,连手机都安装有摄像头,可以录制声音和画面。所以,你会发现技术时刻都在变化,而唯一不变的是内容本身。

  其实,影视拍摄是有自己的历史的,从古到今永恒的主题便是找到一个好的故事,然后传达给观众。这种叙事传统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罗马时代。英国作家T·S·艾略特曾说过一句话,与电影创作有异曲同工之妙:很多伟大的故事、很好的写作,不一定是原创的,只不过是换一种更好的方式去叙述。所以,故事还是同样的故事,只不过讲述的方式不同,你需要找到更好的讲述方式。

  如何提升全球影响力?

  忠于自己的文化身份,忠于创作者的内心

  记者: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但与国内市场的爆炸式增长相比,海外发行却不尽如人意,目前海外票房最好的还是10年前的《卧虎藏龙》、《英雄》。你如何看待这种情况?

  汤姆·霍伯:我对中国电影的快速发展感到很开心。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长之快超出我的想象,这充分展示了政府工作的成就,说明中国政府支持电影产业的举措行之有效。中国影视界应为此感到骄傲和荣耀,因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导演就有张艺谋、陈凯歌、王家卫三位,他们在中国更是家喻户晓。

  至于如何提升电影的全球影响力,我只能根据自己的电影来回答。比如,我拍摄《国王的演讲》,初衷绝不是为了取悦美国人,绝不效仿好莱坞。这是一个根植英国文化的电影,反映了英国文化的传统方式,是英国文化的表达。现在一些好莱坞电影只是单纯在中国取景,并没有根植中国的文化土壤,这样的方式我并不赞成。因此我的建议就是,电影创作一定要忠于自己的国家,忠于自己的文化身份,忠于导演的个性,总的来说就是忠于自己内心的感受,而不是去效仿。

  我来自英国,英国的发展并没有中国快,对此我充满好奇。因此,我希望看到更多的中国电影讲述这个国家之所以快速发展的故事。

  记者:此次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主席,你对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印象如何?对于年轻的中国导演,你是否有建议?

  汤姆·霍伯:非常荣幸能够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上海。作为故事片的导演,最重要的是能够找到观众。可惜的是,从全球来看,因为一些原因,一些影片针对的观众是有限的,放映的区域也是有限的,电影节就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包括帮助青年导演表达自我、与观众交流。而观众也可以观看到商业片、艺术片,或者是实验性质的电影。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非常迅速,电影节还可以平衡一下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

  我在中国有这样的印象:年轻导演希望他们的电影成为大片。我也和许多导演进行了交流,发现他们创造艺术的压力远不及票房压力大。作为导演,没有办法忽略商业,但在英国,有一种文化或者传统氛围,是人们看不起商业。但是,我想把两者结合在一起。

  在拍摄《国王的演讲》之前,几乎所有好莱坞制片厂和很多明星都拒绝了我。大家都说这不是一部好电影,但我们还是拍了。最后,这部投资了1400万美元的电影,在全球收获了4.14亿美元的票房。所以,我给年轻导演的建议是:坚持你的热情和梦想,遵循你的内心,不要被投资人或其他干扰吓退。


(编辑:白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