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林怀民:创作没有方向 是一种探险过程

时间:2013年02月26日来源:人民网作者:艾莘

  林先生曾说音乐与舞蹈是密不可分的。多年来他历经各种各样的创作,创作模式并不固定,有时先有编舞的想法再寻得适宜的音乐,有时先觅得天籁佳音再根据音乐创作。

  近日,台湾现代舞团“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先生获美国舞蹈节终身成就奖。目前正忙于台北《流浪者之歌》表演的林先生告诉记者,“有钱没钱,有奖没奖,都要工作”。

  在台北演出后,林先生还将与“云门舞集”走遍内地的大江南北,在北京、广州、上海等地进行演出,比起奖项,林怀民先生谈起行程更加滔滔不绝。

  林怀民先生很忙,他的行程忙,排舞忙,创作忙,记者虽只与他匆匆交谈十数分钟,依然能听出他声音中透露的忙碌。林怀民先生如陀螺般正常旋转的生活,似乎并不受得奖的影响。比起奖项,他更专注于自己眼下的工作。

  林怀民先生从73年创办台湾第一个现代舞剧团“云门舞集”起,时至今日,已从事编舞事业近四十年。在这段长时间中,他作品的推出从未间断。他告诉记者,他的创作灵感来自于“生活的积累,来源于人民理想的可能性,来源于对于路人的感动。”例如2011年他创作的《流浪者之歌》,即是来源于林先生本人的印度之旅。上个世纪90年代,他孤身来到印度,在菩提伽耶他意识到佛陀并不是神,而是凡人,为了利益众生,苦思出让世人安身立命的生命哲学。回到台北后,在脑海里沉淀了4年的《流浪者之歌》如流水般被创作出来。

  林先生曾说音乐与舞蹈是密不可分的。多年来他历经各种各样的创作,创作模式并不固定,有时先有编舞的想法再寻得适宜的音乐,有时先觅得天籁佳音再根据音乐创作。

  在创作中,他说自己“不知道如何去编舞,就是生活其中,看到了什么,或者体验到了什么,便试着把它做出来。创作是一种摸索,一种探索的过程。”是“没有方向,没有剧本”的,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新的可能。而非按部就班地一板一眼地完成。

  他的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探索的精神,也体现在他的人生经历中。

  林先生经历过不少变动、转折,例如他19岁时从国立政治大学法律系转到新闻系就读。而且他还是一位受60、70年代台北文坛瞩目的作家,14岁发表小说,22岁出版作品《禅》,他从一位年少成名的作家,转行投身于编舞事业。林先生说,他这个人“就是喜新厌旧,总是在寻找别的可能性,寻找新的东西”。因此他尝试了很多东西,而最后是编舞把他“套牢”了。

  编舞一套就将他套牢了数十年,套出了20部佳作。

  林怀民先生的多部作品都是以西方音乐配合中国传统文化的舞蹈,例如林先生的《行草2》是采用约翰·凯齐的音乐,来通过舞蹈表现中国古典书法的神韵。他说两种不同文化的结合是很自然的事,“对文化的理解,并不是刻意地去融合”。就如同我们中国人也喝咖啡一样。

  正因林怀民先生自然而然的意识,才能将两种文化完美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说起他创办的现代舞团“云南舞集”,他曾言全世界舞团都有经济困难,但因为他在“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没有时间、没有心情去抱怨,去自艾自怜。”并且舞团经过多年的努力与经营,情况已比从前好了不少。

  林先生因工作繁忙,接受采访的时间也十分有限,但记者从他和蔼的语气与真挚的回答中,体会到他的真诚与实在,体会到他时刻“寻求新的可能”的真性情。

  就如林怀民先生自己所言,“创作没有方向。”真实的林怀民先生不活在奖项里,而是脚踏实地走在艺术创作的“探险”之路上。

  独家专访林怀民:创作没有方向 是一种探险过程 

  记者:恭喜您获得“美国舞蹈节终身成就奖”,请问这个奖对您的工作会有什么激励作用?

  林怀民:有钱没钱,有奖没奖,都要工作。

  记者:听说您现在还忙着演出是吗?

  林怀民:是的,现在我在台北,进行《流浪者之歌》的演出。然后要去内地演出,到北京、广州、上海,很多地方演出。

  记者:这么多年来您编舞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林怀民:灵感来源于生活的积累,来源于人民理想的各种可能性,来源于路人的感动。

  记者:您是如何寻找音乐的呢?是先找音乐还是先进行编舞创作呢?

  林怀民:那不一定的。各种各样的创作都有。有时候先有想法再找音乐,有时候先听音乐。

  记者:您很多作品是以西方乐曲来结合中国传统编舞,您是如何将两种不用文化的结合在一起的?

  林怀民:这其实是很自然的。就像我们也喝咖啡一样。对文化的理解,没有刻意地去融合什么。很自然的一件事。

  记者您人生中经历不少转折变动,例如当初从法律系转到新闻系,那又是什么促使您从当初年少成名的作家转向编舞这行的?

  林怀民:我就是喜新厌旧,总是在变动,总是想寻找别的可能,一直在尝试各种东西。最后编舞把我“套牢”了。

  记者您的《行草》《狂草》是根据中国书法来创作的,您也说您平时会看书法让团员写书法,您如何看待书法与舞蹈的联系?

  林怀民:也不能说联系吧。我不知道怎样去编舞,而是生活其中,看到什么,试着把它做出来。创作是一种摸索,探险的过程。是没有方向,没有剧本的,我不是部就班地把它创作出来的。

  记者您说过全世界的现代舞团都有经济困难,您是如何解决这种困难的?

  林怀民:你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没有时间去抱怨,去自艾自怜。

  记者您也曾说您花很多时间去应酬去拉赞助,而创作的时间很少,您是如何协调这种问题的?

  林怀民:是,原来是这样的,现在的情况好多了。

  记者我对您提出的“规矩”很感兴趣,您规定观众不许迟到早退,不许拍照摄影,您是出于什么提出的?

  林怀民:我认识舞台是一个公众场合,你拿着摄像头去拍影响其他人的观赏,这有一个公德心的问题。


(编辑:黄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