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美术>美术鉴赏

苏东天作品欣赏

时间:2014年12月26日 来源:中国文艺网 作者:杨 乘

  呼唤心灵的春天  

  ——苏东天与池田大作的梅缘 

  “从先生的经历中酝酿出来的艺术风格,令我感受他在中国艺术界就像“梅花一样,凛然地吐息芬芳,是艺术界的君子。”

  ……

  “我为了怀念周总理与邓颖超夫人,在创价大学的一隅种植的‘周樱 ’、‘周夫妇樱’,春天一到,它就年复一年地盛放灿烂的樱花。

  同样地,为了纪念我与苏先生的友情会面,我在创价大学的邻地、昔日也是梅花胜景,地名也叫作“梅坪”的东京牧口会馆的庭园内,种植了一株‘苏东天伉俪梅花。’

  这株梅花在待春的严寒中,红白互间地,一枝又一枝地伸展……

  温厚祥和的苏东天伉俪,像要提早为我们送上二十一世纪‘和平文化’的春风。”

—— 池田大作

  “唤醒人类心灵的春天”,这是池田大作对苏东天梅花艺术精神特质的一句评语。在他观赏了《苏东天画展》后,撰文说:“现今,人类的心就如枯槁的寒冬,是寂寞的。苏先生也叹息说:现代人追求金钱及享乐,而精神文明则日渐衰萎。一定要设法挽救这精神空白的重大危机。苏先生的愿望就是以人类艺术的花朵,唤醒人类心灵的春天!”(池田大作《我的中国观?用艺术大花朵激励民众》四川出版集团2009年1月版)

  池田大作是世界桂冠诗人、教育家、哲学家,一生致力于和平与人道的社会实践,为人类的现代文明发展奋斗不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为中日邦交正常化和人民的友好架起了金桥,深得中国人民的尊敬。他一生喜爱梅花,特地购置了东京八王子著名的古梅坪,建造了教育家牧口会馆、创价大学、富士美术馆等重要的文化机构。每到新春,梅林迎雪放花,显现出一派烂漫的春意,美不胜收。一九九四年一月,池田访问深圳特区时,应邀到深圳大学演讲,校方赠送他一幅由该校老师苏东天画的梅花图。他看后,激动地说:“啊,我还没看到过画得这么好的梅花!”他对陪同人员说:“画家是位了不起的人。”从此,他便与苏东天结下了“梅缘”之深厚友谊。他热情邀请苏东天夫妇访日,并为其举办画展。他们俩会面后,池田撰文说:“我与苏先生,有著心灵韵律的共鸣。”的确,他们都感到相见恨晚。他们互相谈古论今,谈哲学、谈历史、文化与艺术,谈现代文明发展等。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高山流水遇知音啊。池田第一眼的感觉得到了确证:苏东天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大博学家、艺术家。他在高兴之余,特授予苏东天“创价大学最高荣誉奖”,“富士美术奖”、“东洋哲学学术奖”,又在古梅坪种植了“苏东天夫妇梅”,以为友谊的纪念。如此多殊荣,同时授予一人,在他是从未有过的,可见其对苏东天的敬重。这位伯乐的慧眼,一眼就看穿苏东天是位高隐不露的“真人”,日本学界认为: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在日本得到了很好的继承与弘扬,而在中国已日趋衰落了。他从苏东天身上却看到如今中国居然仍有如此通古博今的英才,不能不令他肃然起敬,而投以加倍的敬意与热情;他还要授予创价大学博士学位,苏东天却婉言谢绝了。

  而苏东天对池田大作的和平与人道的思想理论和教育、文化的理念及他的国际创价学会不遗余力地在世界各地为推动现代和平、教育、文化的发展而努力奋斗的精神,身怀敬意。因此,回国后便着手写了《和平与人道思想的实践者池田大作》一书,全面而深入地介绍了池田大作与他学会的伟大思想理论与实践活动。该书在香港出版发行后,受到了社会的重视,产生了良好的影响。也受到了日本东洋哲学研究所同仁的赞赏与惊叹:“原来苏先生还是位精通佛学、深入了解日本文化史和他们学会的学者。”

  然而,这一切在日本轰动的事,回到学校却一切如常,似乎没这回事。被称为“苏夫子”的苏东天,自然淡然置之。半隐的生活十分有利于他的学术和艺术的研究与创作生活。他秉性淡迫名利,超以物外。“文革”十年动乱,他忙于在图书馆中翻阅古籍;改革开放了,他从中国艺术研究院调到深圳大学,对时风崇洋媚外、金钱至上熟视无睹,惟潜心于东西方文化史的比较研究。他对传统文化的日趋衰落,社会道德的日益沦丧,文化教育的不断弱化,忧心忡忡。他牢记着先师潘天寿的教导:“民族文化是世界史上最优秀的文化,历史上曾多次遭受过战乱和外族的侵害破坏,然仍然能绵延不断地发展。你是学历史的,又是搞文人画的。“文革”的破坏是一时的,今后一定会再发扬传统文化,文人画的前景也一定会光辉灿烂的。”他经过“文革”十年和研究院几年的深入学习和研究,对传统文化和文人画艺术已有了相当的造诣,现在已是他进入著书立说和艺术创作的阶段了,直到他退休之前的近二十年间,他破解了中华文化史上许多自古以来、至今还未能弄清楚的历史疑案。如民族古史发展的特质与规律,古史分期,古神话的创造与涵义,彩陶纹样的真实意义,太极八卦的创造、特质与意义,《易经》、《老子》的特质与意义,《诗经》之诗的本义,王弼玄学的本质意义,佛学的特质与“中道”哲学,文人画、书法的特质与成就,等等。这应是破天荒的学术成就,可惜是生不逢时啊,并不为学术界、教育界所看重。如他的《诗经辨义》,在研究、清理了历代《诗经》释义的书籍后,弄清了两千多年来被误释的诗达百分之六十以上;而被历来称道的“风诗”之误释,竟达百分之七十多,一部西周礼治文化盛世的史诗“经典”,面目被弄得全非了。如此大的学术成果,却被人讥为“背时”,“大学会让你去讲《诗经》吗?”他的《易老子与王弼注辨义》,不仅透彻地分析了《易经》、《老子》的本质与特点,更重要的是,首次揭示了王弼玄学的本质是属于唯物辩证法的认识论与方法论。这一至今不为学术界所知的疑案之破释,不仅理顺了哲学史,而且弄明了“魏晋风度”与“清谈”的本质与特点,弄明白了智顗中道佛法的创造与成就等等。像这类重要的学术著作,却出版困难,他不得不借钱自费出书,托朋友帮助出版;而发行数量也少得可怜。即使如此,苏东天也决不气馁,反而更加奋发,为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殚精竭虑,鞠躬精粹,死而后已。

  他在搞学术研究的同时,对文人画和书法两门艺术,从不停笔。他要在继承和弘扬传统文人画艺术成就的基础上,为时代创造出史无前例的新艺术。为此,他高屋建瓴,从大处、难处、高出着意,艰苦研习和创作。他有幸在年轻时,得到了潘天寿的指教;并对吴、黄、齐、潘四大家的艺术深入比较研究而了然于胸。因此他便以吴与潘两位大家的艺术成就和特色为基础,再向传统广采博取,逐步锻造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他选定以梅花写意风格为主体来塑造个人独特的艺术风格。他心中的时代理想艺术风格,认为是:思想精神崇高伟大,艺术形象雄强豪放、清新瑰丽,格调高华脱俗,又能雅俗共赏;而笔墨功力特点是精纯浑厚、雄强苍劲。由是他觉得以选梅花为最好。梅花是民族本土之花,向来为人民喜爱。它是先春花、报春花、迎春花。不畏严寒冰雪,“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毛泽东诗句)其高洁坚贞、忘我报春的自然特性,成了民族古代君子品格的象征。因此被国人尊称为“君子花”、“国花”。历代文人都喜欢以咏梅诗,来表现自己高洁的人格和坚贞的爱国情怀。古来文人画家中的写梅名家,亦因其人性如梅性,品德高尚,为画史所称道。如能将梅花艺术的传统高尚品格精神,能继承和发扬起来,就能创造出传统性、时代性、个性相融的理想艺术。而且,“文人画”是人格化、哲学化、诗化、书法化的独特艺术,是精英文化的代表,因此也成了传统文化的最高象征。因此,苏东天用梅花艺术,就能更好地将“文人画”的特点发挥出来,为时代创造出崇高的理想艺术。

  然而,毕竟梅花在花鸟画中是难画的题材。他熟悉历代名家的梅花作品,格调多清新淡逸,笔墨清秀而气局不大,他深受潘天寿画作豪放气派的影响,从小欢喜李白、苏轼、辛弃疾等豪放派的诗词,因此,他心灵中希望的梅花艺术,必须是无古无今的豪放派形象。他不断地到梅园中、野山中寻找古梅,一次次到天台山国清寺观赏“隋梅”,然其虽老干虬枝盘曲妖绕、花枝蓬勃烂漫,却气派总不够。一次他伫立在“隋梅”前凝思,抬头猛见山上的巨大古松,那宏伟苍郁的气派,令他心灵顿时开朗:我何不将先师潘天寿的画松艺术结合起来,创造出雄强豪放的梅花艺术形象呢?这样,他理想的壮美梅花艺术风格便创造出来了。然后,他又以丛梅为题材,编织布置成以表现花枝的特色,风格略显优美的蓬勃而烂漫的梅花艺术风格。为了能与时代兴旺蓬勃的多彩风貌相协调,便以写红梅为主,而色彩上考虑到文人画是高品位艺术,以雅致为特色。他就以传统朱砂为底、西洋红为面,使红色梅花既深厚典雅,又明丽鲜艳。接下来的关键便是笔墨功力了,梅花艺术的成败,在写干枝。历代画家,不敢写梅,就是写干枝的笔墨功力不足,难以将梅花的气质与精神表现出来,艺术性就不如画其他花草,容易讨巧了。然而苏东天所强的正是其独到的笔墨功力。他家贫,从小爱蹲在地上写画;在中学、大学念书时,也无画桌,亦常在地上写字、画画。因此,在地上写字、作画成了习惯,由此,炼就了他不同寻常的气擘。潘天寿亦曾夸他“天才气擘独到”。他把潘、吴两家的方、圆不同用笔互为结合,常以写藤萝来练笔。盘旋曲折的寻丈笔线,他能边走边写,沉着痛快,方圆转折、浑厚劲健,屋漏痕、折钗股,生辣稚拙、苍老朴茂。既雄强又奔放,形成了其强烈的线条个性。这为他文人画艺术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西画是以色彩为灵魂,而中国画是以线条为灵魂。唐代画圣吴道子,草圣张旭,其艺术成功之根本就在其能技进乎道的笔墨功力,令笔线出神入化、变化无常。他写梅不仅笔力雄强、气派豪放、景象崇高,而且思想精神无比高尚。如其画题总离不开“春”字:报春、迎春、思春、闹春、迎来春色满人间、江南春来早、春色满园等等,他满怀希望,愿以他的梅花作品,去不断地唤醒人们心灵中沉睡的春天。他有一幅巨帧梅花,上题诗云:“冰肌玉骨斗雪妍,为报新春到人间”。告诉大家,他就像梅花一样,为报新春才来到人间的。这就是他的人格,也是他的画格。

  为了增强线条的艺术性,他努力于书法艺术的研习。从金文大篆、汉隶碑帖、魏碑,到晋、唐、宋、元、明、清之书贴,无不临习体味。他将正草隶篆混合以练笔线的复杂变化,并将其运用于画中,极大地增进了其线条之力量和变化性能。经过长期的苦练和创作实践,终于取得了理想的艺术效果。他原本无心成为书法家,然而随着画艺的成熟,其书法艺术风格不知不觉地亦逐步地成熟了,不仅能将正草隶篆融于一炉,而且能自然而自由地融化历代大家的笔法意趣,不仅有大篆的古拙浑朴、汉隶的劲健潇洒、魏碑的劲利峭拔、晋书的风韵、唐书的法度、宋书的意趣、明书的态势等,而且能随心所欲,依情、趣、意,在书写中自然地表现出来。这在古今书法史中是未曾有过的。由于其笔墨功力深厚、笔力雄强,使他的书法艺术性大为增色。他的书法艺术,结体既严整又奔放,笔画正草隶篆变化无常又能浑然统一。因此显得既传统又新颖,既高雅又不脱俗,既有强烈的个性,又有很强的时代性,真可谓是古今少见的大书家啊。

  苏东天是一位文、史、哲修养很深的博学家、真正的国学家,因此,使他的文人画和书法艺术能融人格、哲学、诗歌、书画之意趣于一炉,达到了极高的艺术境界。他不仅写梅独绝,而且其藤萝、风雨竹亦精绝,其他如荷、兰、菊等花草,亦不弱,随意写来无不见功力。其沉雄博大、清新瑰丽的梅花艺术风格和苍劲浑厚、古拙扑茂的书法风格,以令海内外识者为之惊叹,被视为千古奇人、高人!无疑,他的艺术已独树一帜于当代画坛、书坛了,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文化艺术大师。在今天教育以培养专科人材为导向的形势下,能涌现出如苏东天这样的通才型大家,实在是奇迹。我们要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苏东天现象”,是很值得认真思考和研究的。

  能慧眼识高才的真正伯乐是池田大作,他在《苏东天画集序》中写道:

  “从先生的经历中酝酿出来的艺术风格,令我感受他在中国艺术界就像“梅花一样,凛然地吐息芬芳,是艺术界的君子。”

  “更光荣的就是在创价大学的新本部大楼悬挂着一幅苏先生为纪念周恩来总理冥诞百年,倾尽心血所绘的,长六.二米,高二.四米的大梅花巨作,它成为创价大学的重要财宝。

  苏先生就像这棵大梅树一样,在风雪中几经忍耐从而划出神圣庄严的人生年轮,悠然自得地伫立著。”

  “我为了怀念周总理与邓颖超夫人,在创价大学的一隅种植的‘周樱 ’、‘周夫妇樱’,春天一到,它就年复一年地盛放灿烂的樱花。

  同样地,为了纪念我与苏先生的友情会面,我在创价大学的邻地、昔日也是梅花胜景,地名也叫作“梅坪”的东京牧口会馆的庭园内,种植了一株‘苏东天伉俪梅花。’

  这株梅花在待春的严寒中,红白互间地,一枝又一枝地伸展......

  温厚祥和的苏东天伉俪,像要提早为我们送上二十一世纪‘和平文化’的春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2014年10月29日

  

  苏东天:原名伟堂,1941年2月生,浙江宁海人。1966年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历史系毕业;1979—1984年攻读中国艺术研究院王朝闻、朱丹的美术史论硕士研究生,并留院中国美术研究所工作;1984—2000年在深圳大学任教。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美协会员、广东省美协会员。

  1995年6月获日本创价大学“创价大学最高荣誉奖”,同时获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富士 美术奖”(中国艺术家唯一获得日本最高美术奖)

  1998年2月获日本东洋哲学研究所“东洋哲学学术奖”。(中国艺术家唯一获得日本具国际影响力的学术奖)

  1995年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在东京富士美术馆旁古梅坪种植了“苏东天夫妇梅”,以此褒奖和中日文化友好交流的友谊纪念。

    【作品欣赏】

八十年代习作图

铁骨寒香 250×125cm

花好月圆 310×130cm

报春图 360×140cm

国魂颂 360×140cm

(编辑:韩雪竹)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