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中国艺术报:老照片讲述“春天的故事”

时间:2011年11月2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秦怡

朗诵春天

  邓颖超应邀出席《诗刊》社为庆祝文代会举办的诗歌朗诵演唱晚会。演员表演结束后,争相与她合影留念。左起:前排夏梦、邓颖超、白杨,二排温可铮、王铁成、张瑞芳、李光羲、秦怡、朱琳、孙道临

  “这是邓大姐,这是我,这是白杨,这是张瑞芳,这是夏梦,这是孙道临,这是王铁成……哦,对了,这是朱琳和李光羲吧?这是温可铮啊?这是他年轻的时候了,后来他很胖了嘛。呵呵呵……”“这个衣服是我的,我看出来了,那时候都是灰灰蓝蓝的嘛!我这手里还拿的什么啊,看看……”在大会驻地,第九次全国文代会代表、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拿起记者给她的老照片,细细端详着。虽已年近九旬,但秦怡风采依旧,满头的银发、精心的妆容、得体的服饰,及至她坚毅的眼神、沉稳的步伐,尤其是她准确的记忆、清晰的思维……言谈举止间的那种高贵之风、典雅之气,让记者吃惊不已。

  记者带给秦怡的,是一张她及多位艺术家与邓颖超的合影和一张她朗诵诗歌的个人照。“这就是在第四次文代会上照的。”秦怡在仔细辨认和回忆后对记者确认。她指着合影高兴地说:“这是大家开完会,我们在外面一个院子里照的。当时邓大姐说,来来来,今天人到得比较齐,我们来合个影。于是大家就围了上去,高高低低地坐下照了。”秦怡还专门指着照片上的香港著名演员夏梦向记者介绍说,当时夏梦也来参加文代会了。她、白杨、张瑞芳三个人和夏梦很熟,因为开会的时候她们三个总是招呼她,于是在照片上,她们四个人就在最前面围在了一起。

  说到邓颖超,秦怡还回忆起了第四次文代会期间的一件小事。“我的爱人金焰也是第四次文代会的代表,但是因为当时病重,就没有来参加会议。在北京我遇到邓大姐,邓大姐就问,怎么金焰不来呀?我就说了他的情况,邓大姐就说,哎呀,有病也要叫他来呀,来了心情就好了嘛,病也就好了嘛,马上叫他来,让人护送他来。”后来金焰终于顺利来到了北京,赶上了文代会,大家也都很开心。

  对于第四次文代会,秦怡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家心情都很好”。“第一次文代会的时候,我正在胶东拍摄《农家乐》,没有能够参加。后来参加了文代会的同志就给我带回了很多会上发的小书,都是延安、解放区的著名文艺作品,像《白毛女》啊,《小二黑结婚》啊,都做得比较小,纸张也比较薄,大概有一尺多这么一厚摞。”秦怡给记者比划着说。后来的第二次、第三次和第四次文代会,秦怡就都参加了。“第四次文代会的时候,‘文革’刚刚结束,文艺的春天到了,大家心情都很好。茅盾先生特意为这次文代会写了一首《沁园春·祝文艺春天》。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我在重庆演过茅盾先生的《清明前后》,和他比较熟悉。所以会议期间《诗刊》举办的一场诗歌朗诵会上,我就朗诵了茅盾先生的这首词。也是有针对性地表达自己的心情。”秦怡指着那张自己朗诵诗歌的老照片说到。“你看朗诵的时候,后边也坐着人,旁边也坐着人,那个时候我好像还挺胖的,呵呵呵,但是衣服很对。”

  采访中,记者拿出了那首《沁园春·祝文艺春天》的茅盾手迹影印件给秦怡看。她接过来,认真辨认每个字,情不自禁朗诵了起来:“代表三千,各业各行,济济满堂。老中青团结,交流经验,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倾诉血泪,余悸犹在,痛恨殃民祸国帮。英明党,奋雷霆一击,大地重光。编排队伍轻装,待开往长征新战场。有双百方针,指引正轨,极左思潮,清算加强。历尽艰辛,未消壮志,抖擞精神再站岗。为四化,看香花灿烂,久远流芳。”她神情专注,声调悠扬,手还轻轻地打起了节拍,仿佛又重新置身那场诗歌朗诵会的现场,又回到了那个春天般的第四次文代会上。 (记者 郭青剑)


(编辑: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