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首页文化

书店,让城市不孤独

时间:2013年03月06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

  

  青岛繁花·我们图书馆

  各地实体书店纷纷停业的现象,是源于“税收过高”、“成本上升”以及在与网店“价格竞争”中的劣势——这三大原因所致。

  谁来保护书业的神圣性?

  □ 张抗抗(全国政协委员)

  在2012年的两会提案中,我曾对政府如何对实体书店加大政策性支持,提出了若干具体建议。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版权局对此非常重视,几次召开协调会议听取各方意见,并与国税局和财政部积极进行了沟通协调并取得进展,令人振奋。

  近年来,我国的文化建设取得了可喜的进步。然而,图书出版业、图书流通领域目前的情况并不令人乐观。具体表现为全国各大城市实体书店的生存已岌岌可危。一家颇有影响力的媒体指出:曾经是城市文化地标的实体书店,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书业萎缩、实体书店濒临灭亡的现状,直接威胁到知识生产的良性循环,影响“学习型社会”的建立、损害了精神文化建设的整体构架,违逆了目前我国文化大繁荣的良好趋势。实体书店是城市的文化地标,即便进入电子信息时代,实体书店仍然是人民群众不可缺少的文化活动空间,是体现文化“软实力”的载体和民族文明程度的象征。

  各地实体书店纷纷停业的现象,是源于“税收过高”、“成本上升”(房租和员工薪水提升幅度)以及在与网店“价格竞争”中的劣势——这三大原因所致。

  既然有关书店上缴税款的额度(营业税、增值税及各种税费)如何变得合理,版署与国税局正在沟通之中;既然财政部已经开始考虑以适当的方式,体现对实体书店的支持补贴。本人这次的提案,主要是有关实体书店和网上书店的“价格竞争”如何变得公平的建议。

  信息高科技正在造福更多的人群,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然而,网上书店的低价冲击和疯狂扩张,已经严重挤压了实体书店的市场份额。网上各家书店为争夺客源,五折六折进价的图书,以四折三折销售。电商恶性价格竞争的极端例子是买100返200,造成图书市场的混乱失序与恶性循环。价格问题已经对整个书业提出了严峻挑战,三俗、克隆现象随之泛滥;在恶性价格战面前,书业的神圣性荡然无存。民营书店、独立书店的正常售价,根本无法抵挡毫无规则可言的网上低价图书。网上购书不仅便利,送货到家,价格又如此优惠(低廉)。试问,除了老弱病残的读者,还有多少人会去实体书店购买全价图书呢?实体书店实际上已沦为网上书店的“样品店”,成为图书价格战的最大受害者与牺牲品,继而殃及出版业。政府若是对于实体书店采取任其自生自灭的态度,等同于“文化自杀”,是用自己的左手去打击右手。

  我国的网上书店(这里仅指在网上销售纸质图书)单本书的售价,与实体书店单本书的售价相差近半。如此不合理的价格差异,可认为是被政府默许的。政府有关部门显然尚未做好足够的准备,缺乏解决电子时代文化市场新问题的对策。目前这部分的政策法规相当不完善,等于人为地纵容了网店销售纸质图书价格的失序和混乱。

  中国不缺少热爱知识并认真读书的人,而是缺少让人们以更为公正、畅通方式读到书的渠道。

  如果政府对图书销售价格进行有效的管理和指导,实体书店与网上书店本可用各自所长,各有读者,各得其所。左手和右手若是能够同为文化建设抱拳合力,岂不两全其美?在这方面并不缺少成功的例证:

  德国、法国、美国等发达国家政府规定:新书出版后,先行在实体书店进行销售三个月(或半年)。在此期间,网上书店不得销售该书的纸质版及电子版。类似电影的首映原则,我国及国际上都规定,每一部新电影必须先在院线进行放映三个月后,才能发行影碟光盘。

  亚洲国家中的日本和韩国政府,已制定了图书最低折扣价,保护实体书店与网络书店享有平等竞争的舞台。韩国政府规定,网络书店的书价必须与实体书店同步,并对打折幅度做了不得低于八折的严格规定,销售价格不能低于成本价,有效避免了不正当的恶性竞争。

  加拿大政府规定,为独立书店购置电脑设备等,支付一半费用。法国、英国政府长期免征书店所得税。

  以上这些先进的管理经验和具体政策,都为我国政府提供了良好的学习参考模式。以此可知,网上书店与实体书店的“矛盾”并非水火不相容,而应该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关系。政府不能把一切矛盾都推向市场,听之任之,束手无策或无所作为。尤其对于图书这样的精神产品,能否有良好的市场销售秩序取决于政府的执政能力和管理水平。

  据此,本人提出以下几条建议:

  1.面对网络书店的书价恶意竞争,政府部门应该依照国际价格法,尽快出台相应的图书销售管理条例,对网络书店以及其它任何类型书店的图书销售价格,进行限制和严格管理。

  2.建议政府考虑对实体书店进行大幅度减税。也可参照目前新华书店享有的返税政策,使民营书店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让民营实体书店能够健康发展。

  3.建议各地政府把实体书店纳入公共文化服务系统,在文化发展机制上进行设计调整,鼓励创新。对书店的城市区域分布位置进行合理布局,在城区规划中为书店留下一角之地。政府应积极协调房地产商与书店的利益关系。但凡用于文化建设的政府拨款,也应向民营书店进行适度倾斜,在分配上体现更多的公平原则。

  4.建议设立图书公益基金等类似性质的民间或半官方机构,对资金流转困难的民营实体书店进行定期资助。

  新的时代必然会面临新的问题,政府要勇于并善于解决问题,文化的繁荣发展才有希望。

  当CBD不仅是CBD

  ——全国政协委员王安忆、范小青、万捷、李延声谈实体书店面临的境况

  □ 中国艺术报记者 张亚萌

  北京的万圣书园、三联书店、风入松,上海的季风书园,贵阳的西西弗书店,重庆的精典书店,福州的晓风书屋,成都的卡夫卡书店,深圳的物质书吧……全是些书香满溢的名字。但近10年间,以它们为代表的全国有近一半民营实体书店已经被迫关门,那些著名的城市文化地标——思考乐、风入松、光合作用,已经只存在于爱书人的记忆里。城市中,实体书店面临的境况,引发政协委员关注。

  中国人不喜欢阅读

  “上海的实体书店前景不妙——当然,我也做着破坏实体书店的事:在书店看到好书,回家上网去买。”全国政协委员、作家王安忆的话有点黑色幽默。文化购买力强大的北京、上海的情况不容乐观,其他城市的书店更是境况堪忧。

  王安忆曾到布拉迪斯拉发,“那么小的城市,满地都是书店”。旅人们看到的,台北一座城市700多家书店、台大附近二手书店鳞次栉比,诚品的读书无禁区,纽约、伦敦等城市平均每万人就拥有5至6个书店的惊人数字,和梁文道所评论的“莎士比亚书店是现代主义的震央,20世纪西方文学的产房”的书店,之于城市的宝贵意义,在中国的城市中却不常见。

  我们都知道书店的质量和数量会直接影响城市的文化品质,但不少民营书店,因其不能用商业模式进行连锁销售,导致其所占的市场份额在整个图书零售业中显得微不足道,而实体书店中的“大鳄”——新华书店,因其不用为房租发愁、有优惠的税收政策支持,和卖教材教辅的“一本万利”,逼迫得其他实体书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就如同与图书息息相关的“写字”一样,书,也受到网络浪潮的迅猛冲击,无论是写作、阅读还是销售。网络购书,因其快捷、轻松、便宜而得到为数甚众的读者的青睐,这几乎也成为压垮书店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人不喜欢阅读,中国人喜欢新鲜事物,社会人群的关注度、精神趋向都瞬息万变。”王安忆说。全国政协委员、作家范小青也认为,当代社会中,不同人群有着不同的兴趣点、不同的阅读偏好,在图书的购买方式上也有不同选择,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当下书店业冷清的局面。

  城市中的书店精神

  “文化当中,阅读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范小青说,书店并不只是卖书的地方,而是一个文化场所,一家优秀的书店是人们审美生活的引领者;全国政协委员万捷提议建立“全民阅读日”,他表示,读书不仅是修身养性的个人行为,更是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选择。无论从阅读的重要性,还是从城市发展的必要性来考虑,都应将全民阅读活动纳入城市文化发展体系之中,通过阅读塑造城市新的文明,通过阅读创造城市新的生活方式。这无疑将会带给书店业一个新的机会。——   一如评论人所说,书店帮助当地的人创造社区,人们可能觉得他们生活在网络上,但事实上他们住在真实的小镇上,实体书店能让这些地方变得“富饶”——书店,可以让城市更富有,而且不再孤独。

  全国政协委员、画家李延声的几本画集都在书店做了签售活动;范小青在南京的书店参与过多次沙龙讲座和读者见面活动,她认为,实体书店相比网络的很大一个优势就在于此:面对面的交流,可以吸引更多读者。

  这或许就是城市中的书店精神——当我们不再把城市只看作一个钢筋混凝土的世界,而是将其视为一个文化的累积体,我们就能发现,书店的存在,会赋予一个特定的城市不同于其他城市的特色——巴黎的莎士比亚、台北的诚品、北京的单向街,自有它们带给城市的不同风味:哪怕它藏在城市中的一个角落,有了书香往来,也会让书店成为城市的标志性文化建筑。一如李延声所谈及的,一些读者可能并没有什么文艺的情怀需要追逐,他们只是想看看沙龙上名人的风采,或者坐在书店的窗户前,留恋书香雅趣,留恋一段安静的时光,这也是好的,也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城市中的人的生活和心境。有人说,去了解一个城市和城市里的人们,最直接的方法之一,就是去那座城市的书店,你会看到这个城市真实的情感和灵魂。

  面对书店存在的房租成本高、赋税沉重、盈利模式不佳的“软肋”,范小青建议政府应当对有特色、可以提升城市文化形象的书店给予一些政策的鼓励和优惠,就如同西方所有国家,都会对书店业实行减免税赋的政策。李延声也建议,“书店当自强”,自己专长的图书种类、新进的新书好书、将要举办的沙龙活动,都可以通过各种媒介向公众进行推广,借此打响自己的品牌。

  当下阅读环境的多重趋向,不能改变传统阅读仍然具有非常大的精神需求和实际需求的现实,王安忆表示,纸本阅读仍然是她那一代人首选的阅读方式——   一本书,一杯茶,一个安静的环境,书店给人的精神快感是其他介质和空间给予不了的。“书店,到底还是不一样——现在也有些中小网店倒闭了,实体书店还会‘回来’——慢慢来吧。”当CBD不仅是CBD,更是Centre Book District的时候,像《查令十字街84号》那样的书店与人、书店与城市的故事,之于我们,才不会是一个传说。

  杭州纯真年代书吧

  北京时尚廊艺术书店

  不可或缺的阅读空间

  ——访全国人大代表欧阳黔森

  □ 中国艺术报记者 金 涛

  记者:在您看来实体书店对于城市文化空间营造有哪些作用?如何看待网上书店对实体书店的冲击?

  欧阳黔森:实体书店有它存在的必要和理由。社会上有很多人不是随时都可以上网,大量农民工同样需要文化,大量家长可能不愿意学生上网,容易影响学习。实体书店恰恰可以满足这类读者需求,有自己的读者群。实体书店应该不会消亡,不可能消亡。

  记者:这两年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出现了一些独立书店,规模相比新华书店要小,但布置得很别致,图书比较有特色,还经常组织一些专题性的活动,这类书店您关注过吗?

  欧阳黔森:这个我也接触过。独立书店经常做一些人性化、有针对性的赏析,或者请专家与读者交流、签名售书、组织读书活动等等。这种形式比老的新华书店模式要有活力,促进民众阅读,是非常好的形式。这是实体书店根据市场需要、阅读需要和社会阶层需要做出的调整。

  记者:实体书店面临一些生存困境,比如几年前第三极书店的倒闭就引起了广泛关注。您觉得这种书店政府是否应该给予一些优惠政策,让城市的文化氛围更浓一些?

  欧阳黔森: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国家投资文化基础设施,比如村一级的农村书屋就投了很多资金,城市,特别是很多农民工涌入后,流动的这些人特别需要接受现代的信息,书店的存在恰好给他们提供了这样的场所。网络对传统的阅读确实有很大冲击,但这个不要紧。网上阅读、电子书阅读的人群会不断扩大,但13亿人口中需要进书店、看纸质书的人的绝对数量也不会少。现在真正能拥有电脑、能很方便读到电子书的人,从整个人口比例来看还不高。乡村书屋、城市某些角落的书屋,同样能给很大一部分人群提供阅读场所。

  记者:据统计,农民工手机阅读在整个手机阅读中占有很高比重,如何看待这些现象?

  欧阳黔森:这种统计,比如电视收视率,是某个公司用特定的方式统计的,实际上也未必科学,从抽查率来说,并不一定很准确,因此只能作为一个参考数据。我们也经常用手机,都愿意用手机来看吗?手机阅读一般是短的、信息类的内容,真正阅读长篇手机不能胜任。因为对眼睛有影响,电池也不允许,同时也会影响工作。手机阅读不是一个真正阅读者最舒适、最能起作用的阅读方式,在汽车上看着都会发晕。

  记者:贵州的实体书店您了解多吗?有没有自己喜欢逛的书店?

  欧阳黔森:贵阳有新华书店、西西弗书店、外文书店等几种类型。我个人逛书店还是愿意去品种、门类全的,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书。小书店偶尔路过会去看。如果要获得更好的、时尚的、流行的书,还是需要到大书店。

  记者:您现在买书,网上多还是实体书店多?

  欧阳黔森:我更愿意在实体书店买,能看到它是不是盗版的,也能更直观地比较图书质量。比如外文翻译作品,我一定要选出版社,如人民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翻译请的多是大学者,能把外国文化吃透,翻译很准确。有些出版商为了获取利益,就找一些外语训练好的研究生来翻译,他们仅仅是熟悉外语,但艺术的修养还不够,翻译就不过关。我愿意到实体书店买书,起码能看到书。

  记者:现在有一个现象是,一些人去实体书店选书,然后再到网上订书。对于这种状况,有人呼吁读者要支持实体书店。在您看来,责任在不在读者,是否有义务支持?

  欧阳黔森: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不管经济力量够不够,一样的东西当然愿意买更便宜的,这无可厚非。实体书店生不生存,是读者需要、市场需要决定的。在商言商,我不赞同为了支持实体书店一定要去买。市场有一定的份额,不能强求。这也不是该呼吁的,真生存不下去,呼吁也救不了。从根本解决这个问题,就应该研究实体书店在市场上究竟应该占多大的份额,应该怎样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需求,这些是值得研究的。

  好书店是文化生发器

  ——访全国政协委员汤素兰

  □ 中国艺术报记者 何瑞涓

  记者:您能谈谈您逛书店的经历或故事吗?比如您去过哪些比较有特色的实体书店,感受如何?对于这些实体书店的生存状况是否了解?

  汤素兰:刚参加工作那些年,我记得长沙城里有所不大的书店,店名不太记得了,在繁华的五一路袁家岭附近,主要经营社科类的图书,我的一些文学名著都是在那里买的。逛书店的时候,常常可以碰到同样爱读书的朋友,可以一起聊聊天,谈谈读书的感受,互相推荐阅读过的好书。但随着城市的发展,那个书店早已经关门了。

  我们会发现,近年来,一家又一家的小书店关门了,留下来的书店,也在不断地缩减营业面积,出租铺面,引进更多的商家,以租金来补偿书店经营的亏损。

  记者:近年来电子书迅速发展,很多人甚至认为将来电子书会取代纸质图书。随着网上书店、网上图书馆与电子书库的发展,实体书店是否也将面临被取代的危机?

  汤素兰:随着网上书店、电子书的发展,许多专业书店、独立书店都面临着生存的困境。但从我这些年与书店接触的经验来说,独具特色的儿童书店还是得到了发展。在国营的新华书店,社会、科技、医卫等等书籍的营业面积在不断缩减的同时,儿童图书的营业面积在增加。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这种情况的出现,跟这些年学校、社会大力推动儿童阅读有关,也跟书店经常邀请作家到书店、学校参加活动,与读者见面有关。有时候,孩子往往能通过与一个作家的见面、一本书的阅读而爱上读书这件事情。

  记者:实体书店在城市文化空间的营造上能发挥怎样的作用?这些作用电子书店是否能够取代?

  汤素兰:书店是城市的一道风景,它体现了这个城市的人文氛围。现在的书店,也在探索多种经营,空间布置充满创意,还售卖茶点咖啡,让人们在安静中享受阅读。好的书店经营者,他不只经营书店,同时也经营一种文化,这是电子书、网上书店无法替代的。

  记者:您觉得独立书店的未来发展会怎样?政府应该给予实体书店哪些支持或优惠措施?

  汤素兰:前不久我去了台湾,在诚品书店,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书店格局。如果我们去深圳购书中心,也会看到不一样的书店。这些书店不只是书店,同时是一个传播文化、营造文化的空间和生发器。比如深圳购书中心为读者打造了一个体验式的购书空间,“深圳晚八点”、“沙沙讲故事”、“深圳读书月活动”、“世界阅读日”等活动已经形成品牌,为提升深圳市民的文化素质、丰富市民的文化生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些成绩的取得,当然离不开政府的投入与引导。书是人类文明的载体,也是传播文明的重要手段。营造书香社会,需要政府资金的投入和社会舆论的引导。对于书店,政府不仅应该减免税收,还应该对书店所开展的文化活动进行资金扶持,让书店成为城市的亮丽风景。

  我自己也曾幻想过这样最美好的生活:经营一家儿童书店,孩子们可以在我的书店里自由地看书,放学后可以在我的书店里做家庭作业,星期六、星期天,家长可以在我的书店里听关于家庭教育、儿童阅读方面的讲座,我的作家朋友们可以在这儿开新书发布会,孩子们可以在这儿和他们最喜欢的作家见面,我和我的学生们可以在这儿给孩子们讲故事。

(编辑:路涛)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