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豫韵童心颂英雄

时间:2019年11月18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李小菊
0

  少儿版豫剧《铡刀下的红梅》:

  豫韵童心颂英雄

少儿版豫剧《铡刀下的红梅》剧照

  众所周知,“豫剧小皇后”王红丽的《铡刀下的红梅》在黄河内外、大河上下有口皆碑,你可看过一群小孩子精彩演绎这出经典刘胡兰故事?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又推出了少儿版《铡刀下的红梅》,一群6至11岁的小学生,用自己稚嫩的表演,为祖国华诞奉献一份真诚的大礼。他们不但努力地完成了这部表现“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少年英雄刘胡兰的戏曲作品,而且还出人意料地给观众带来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演出,他们充满稚气又无比认真的表演,竟然使台下许多成年观众感动落泪,可以说是一场让人惊讶、惊喜、惊艳的好戏。少年英雄刘胡兰,由5位年龄不同、学戏时间不同、戏曲基础不同的小学员分别饰演,他们各自在剧中担任了能够胜任的场次,或者以孩童的天真烂漫本色出演,或者以出人意表、令人惊叹的演出水平用心塑造刘胡兰的英雄形象,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审美享受和精神洗礼。

  让少儿演员演少年英雄,以红色经典和革命先烈的事迹和精神教育、激励当代少年,是少儿版《铡刀下的红梅》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也充分体现了该剧创排者和老师们的良苦用心。《铡刀下的红梅》是新时期涌现出来的优秀经典革命历史题材戏曲剧目,无论是剧本文学、导演艺术、唱腔作曲和舞台设计,都取得了非常高的艺术成就,代表了河南豫剧乃至当代戏曲现代戏创作的水平和高度。更重要的是,该剧自搬上舞台以来演出了三、四千场,在全国范围内广泛传播,是既拿奖杯又有口碑的中国豫剧新经典。以这样的剧目教授给孩子们,传承和培养的不但是优秀的豫剧唱腔艺术、表演艺术,还有具有当代意识和现代精神的导演手法、编剧技巧,给孩子以代表当代戏曲艺术的美学启蒙,让他们知道当前戏曲现代戏创作前沿而现代的状态,给他们今后从事戏曲艺术或其他艺术的演出和创作奠定坚实的基础。

  这部戏通过让孩子们研习、演出戏曲现代戏新经典,以现代戏曲美学提升孩子们的艺术素养。《铡刀下的红梅》由当代著名导演余笑予执导,著名编剧宋西庭创作的剧本,著名豫剧作曲家王豫生设计唱腔和音乐,导演手法、故事结构、叙事技巧非常具有现代意识。该剧既经各位高手主创精心创作,又经“豫剧小皇后”王红丽深情演绎,以及其演出团队25年几千场反复演出、不断磨合,从剧情到人物乃至舞台调度,都已经非常完善。用这样成熟的剧目教育少年儿童,由王红丽亲自指导这些孩子,让他们亲自登台演出,所产生的教学效果,对孩子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铡刀下的红梅》不但是当代红色题材戏曲的经典剧目,也是“豫剧小皇后”王红丽的代表剧目之一。王红丽饰演的刘胡兰,以甜美清脆的嗓音和把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少女刘胡兰的情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深入人心。王红丽在父亲王豫生、义父余笑予的精心培养之下,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演特征,在经过长期的艺术积淀后,王红丽继承父亲和义父的遗志,于2018年正式确立豫剧“新王(红丽)派”的创立,同年,王红丽还举办了盛大的收徒仪式,60余位弟子正式向王红丽行了拜师礼。此次少儿版《铡刀下的红梅》刘胡兰的扮演者之一,9岁的牛雨馨,就是王红丽的入室弟子,她所扮演的小刘胡兰,形、神酷似王红丽,尤其是她的嗓音,天生的好嗓子再加上对王红丽唱腔的潜心学习,简直就是一个“小王红丽”。小小年纪的她在舞台上非常沉着稳定,一招一式、一板一眼、一字一句都表现得非常到位得体,再加上她天然的童真来表演少女刘胡兰,可以说是浑然天成。扮演特派员的小演员李宗书只有11岁,同样令人非常惊喜,他的台风同样非常稳健,无论是演唱还是对人物的把握都非常精彩。他们都是河南轩逸少儿艺术培训中心的小学员。轩逸少儿艺术培训中心校长李轩逸不但善于发现和发掘优秀的少儿戏曲人才,还注重因材施教,牛雨馨就是她发现并引荐拜师于王红丽。该中心培养的小学员不但荣获多项省级大奖,还有多位小学员登上央视舞台与戏曲界的大腕联合演出。他们培养出来的优秀学员,许多都考入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上海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天津戏曲艺术职业学院、河南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等,扮演特派员的李宗书,今年就被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录取。

  少儿版《铡刀下的红梅》同时也是河南戏曲界人士联手合作的成果,凝聚着河南轩逸少儿艺术培训中心老师们的心血,也离不开河南职业技术学院为代表的戏曲教育界、以王红丽为首的戏曲演员和小皇后豫剧团、李树建戏曲艺术中心和大象融媒、河南恒品戏缘文化传播公司和月阳工作室的大力支持。事实上,近年来河南戏曲界人士一直在探索以少儿戏曲演员演出红色革命经典的戏曲传承、教学新路子,已经推出了少儿版豫剧《红灯记》《朝阳沟》等经典现代戏作品,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而良好的反响,这些戏的成功吸引了不少孩子和家长积极参与到学习戏曲的道路上来,扩大了戏曲传播和传承的新路径,为戏曲教育事业的发展摸索出新路子,不但让这些孩子和剧目红在当下,也为未来戏曲的发展繁荣培养了接班人,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编辑:高涵)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