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难忘第一次全国文代会和第四次全国文代会

时间:2019年07月1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赵志伟
0
  在70年的岁月中,有广大文艺工作者的辛勤创作,有各文艺家协会、各省市区文联对文艺工作的不懈探索,文艺百花园呈现繁荣盛景。中国文联荣委、中国曲协名誉主席罗扬,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尤存,青年演员佟丽娅,对于历次文代会的深情回忆、对于文联工作喜人成绩的自豪、对于文艺工作者精神价值的追寻,是70年砥砺奋进中的一个光亮展现,也是新时代伟大征程再次启航的信心和动力所在。

难忘第一次全国文代会和第四次全国文代会 

——访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曲协名誉主席罗扬 

1979年,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曲艺界代表合影  

  今年90岁的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曲协名誉主席罗扬是我国著名的曲艺活动家、曲艺编辑家、曲艺评论家和曲艺方志学家,从1945年8月起参加革命工作,对全国文代会和中国文联的一些情况至今记忆犹新。

  “第一次近距离地见到毛主席,感到非常亲切”  

  “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即第一次全国文代会)于1949年7月在北京举行的消息,我是在外地得知的。 《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的大会文件和报道,把我深深地吸引住了。毛主席的讲话、朱总司令代表党中央所致的祝词、周恩来副主席的政治报告,使我更深切地感受到中国共产党对文艺工作者的亲切关怀和殷切希望,更加明确了当前文艺工作的前进方向和目标。 ”罗扬回忆说。

  罗扬说自己是1951年开始到中华全国曲艺改进会筹备委员会工作的。当时中国文联和协会的主要负责人都是兼职,文联只有几个专职工作人员,协会除文协外,专职工作人员也极少。“中国曲协和中国音协在吉兆胡同31号一处四合院里,曲协有三间办公室,音协有两间办公室,至于工作人员宿舍、食堂就更谈不上了。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大家做了许多重要工作。如果没有很强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如果缺乏服务的热情和艰苦奋斗的作风,那是不可能的。这让我感到惊奇和钦佩,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他说。

  另一件让罗扬至今难忘的大事,是1953年9月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即第二次全国文代会。“作为协会工作人员,我有幸聆听了中共中央副主席、政务院总理周恩来所作的报告《为总路线而奋斗的文艺工作者的任务》 。更难忘的是, 10月6日大会闭幕那天下午,大会执行主席宣布: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莅临大会,并将在怀仁堂后面的草坪上接见全体代表。全场立刻沸腾起来,响起长时间的暴风雨般的掌声。当毛主席从怀仁堂缓步走出来时,我和一些年轻同志挤在人群前面望着毛主席,尽量同毛主席保持着近距离。只见毛主席神采奕奕、面带微笑,他频频向大家招手致意,十分亲近。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见到毛主席,感到非常亲切,无比幸福,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

  “我和许多代表一样,激动得热泪盈眶”  

  1978年5月,中共中央批准中国文联和全国各文艺家协会恢复工作后,文艺界人士盼望着早日召开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即第四次全国文代会。

  “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的情况,特别是邓小平同志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大会致祝词时的感人情景,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罗扬清楚地记得, 1979年10月30日下午2时许,出席文代会的3000多位代表怀着喜悦和兴奋的心情,陆续来到人民大会堂。其中有成绩卓著的文坛老将,有初露锋芒、朝气蓬勃的后起之秀,有各民族的作家、艺术家,也有香港、澳门以及台湾地区的进步爱国文艺家。

  罗扬说:“大会堂里一片欢声笑语,喜气洋洋。许多代表久别重逢,倍感亲切,有说不完的话语;提起被林彪、‘四人帮’迫害致死的同志和朋友,大家深感痛惜和思念,更激起对林彪、‘四人帮’的仇恨。大会会场布置得庄严、朴素。开幕前10分钟,全体代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静候大会开幕。党和国家领导人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等莅临大会。当邓小平同志出现在主席台上的时候,全体代表自动站起来,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邓小平同志连连挥动双手,让大家落座,但大家积蓄在心中的难以言表的激动而又复杂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使掌声回落下来,直到大会主席宣布大会开幕,请代表们坐下,大家才坐下来。我和许多代表一样,激动得热泪盈眶。 ”

  “当小平同志最后讲到‘我们相信,大会以后,同志们一定会拿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的艺术成果,向祖国和人民汇报。谨祝大会成功’的时候,全体代表又一次站立起来,长时间地热烈鼓掌,以表示对小平同志的敬重、爱戴和感激之情。 ”在第四次全国文代会上,罗扬与许多同志和朋友交谈,一致认为这次文代会和各协会代表大会,是一次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大会,是一次团结、民主的大会,是各路文艺大军为争取新时期社会主义文艺大繁荣的誓师大会。

  “大会主席宣布休会后,大家的心情仍然久久不能平静。我在人民大会堂参加过多次重要的大会,但极少见到如此热烈、如此感人的情景。 ”罗扬回忆道。

  中国曲协备受文联的关怀和积极支持  

  中国文联成立70年来,在支持、帮助和指导各协会工作方面,付出不少辛劳,功不可没。

  罗扬说:“据我所知,在第一次全国文代会期间,周扬同志就对成立中华全国曲艺改进会筹备委员会表示积极支持,而且是牵头发起人和筹委会成员之一。1953年夏天,第二次全国文代会筹备工作领导小组讨论文联和各协会设置问题时,在曲协是单独成立还是与剧协合并的问题上发生意见分歧。 ”

  “有的同志认为,曲艺与戏曲关系密切,曲协应与剧协合并,以便于艺术交流,也有利于精简机构。有的同志认为,曲艺是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说唱艺术,是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又有很大的一支队伍,应当成立曲协,不宜与剧协合并。最后也是由周扬同志与大家商定,先成立中国曲艺研究会,以后再成立协会(舞蹈、民间文艺、摄影等方面也是先成立研究会或学会,之后再成立协会) ,并对中国曲艺研究会的宗旨、任务提出指导性意见。 ”罗扬回忆。

  “中国曲艺研究会的章程(草案) 、理事会名额和理事建议人选、正副主席建议人选,也都报经周扬并通过中共中央宣传部审定,其中有两位理事建议人选还是周扬同志提名的。中国曲艺研究会成立大会在第二次全国文代会期间召开,周扬同志赶来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充分肯定了中国曲艺改进协会筹委会四年来的工作,强调指出了改革和发展我国曲艺艺术的重要意义,对中国曲艺研究会今后如何做好曲艺创作、研究等方面的工作,提出了希望和要求。 ”罗扬说。

  作为新中国曲艺事业的全程参与者和特殊见证人,近70年来,罗扬为我国曲艺事业乃至整个文艺事业的繁荣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早在2006年就被中国文联和中国曲协授予“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回忆起中国文联和中国曲协的点点滴滴,他如数家珍。

  成绩来之不易,需要倍加珍惜  

  “回顾曲艺界及中国曲协70年所做的工作,成绩不可低估。 ”罗扬认为,这是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指导、关怀下,经过广大曲艺工作者的艰苦努力,以及有关宣传、文化等部门和热心曲艺的有关人士的帮助与支持而取得的。

  罗扬说:“现在,全国人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经济社会建设和各方面的工作,都在全面、迅速又有质量地向前推进。在新的形势下,我们曲艺界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问题为导向,发扬成绩,克服不足,在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 、有‘高原’缺‘高峰’等问题上,尤其需要作出长期的努力。 ”

  “广大曲艺工作者一定会和全国人民一样,‘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坚定理想信念,发扬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作风和艰苦奋斗的作风,为促进曲艺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罗扬说。

(编辑:陈宁)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