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熟悉的新形象和陌生的老面孔

时间:2018年07月25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瑞田

  熟悉的新形象和陌生的老面孔——杨剑书法读后

杨剑作品

杨剑作品

  我与杨剑不熟,但对他的作品不陌生。杨剑的作品传统功力强,艺术感觉细腻,是在书法展览时代成长起来的书法家。

  为什么说对他的书法作品不陌生?第一,他的书法作品出现在当代专业性书法展的频率很高,一些很受书法家重视的展览,庶几就能看到他的作品。第二,在专业媒体上常能拜读他的作品。信息时代,书法专业媒体的职能是对书法创作成果的关注、对书法理论问题的研讨。我在书法媒体上,不仅看到了他的书法作品,也看到了一些优秀的书法家、书法评论家对他的书法作品的评价。所持观点我也赞成。

  在珠海“杨剑书法篆刻艺术展”现场,我系统而全面地看到了一位书法家、篆刻家的创作成果。他的创作状态、他的艺术追求与当代中国书法创作的趋势有着怎样的关联,有多少融合,又有哪些个性,以及他的技术要素、他的精神品格,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杨剑的篆书、行草书是对典雅美学的倾倒,精致、整饬,和谐、秩序,不管是阅读,还是观赏,都能在杨剑的笔墨体系里领略到“士不可以不弘毅”的人文精神。对宵小、猥琐、混乱、细碎的扬弃,证明了杨剑心目中存在一个宏大、温暖的空间。他用笔和刀,精心书写,耐心雕刻,打造了一个敬畏传统、独具匠心的艺术世界。

  艺术创作与时代风尚有着紧密的联系。不与时同,容易被视为异端;个性过猛,又容易产生野狐禅之嫌。当代书法创作,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我们。其实,这个悖论恰恰是对艺术创作规律不熟悉的表现。继承与创新之间,有能力进行平衡的就是书法家的修养。对书法美学语言的了解,对紧随时局的平庸心理结构的警惕,才会产生超越的欲望。超越来自于对传统的了解,没有根基的超越风险巨大。我高兴地看到,植根传统,匍匐大地,艺术感觉如此灵动、敏感的杨剑,以熟悉的新形象和陌生的老面孔,恰到好处地进行了新的艺术解释,为当代书法创作提供了一个方案。

 
(编辑:郝红霞)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