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偶然之门

时间:2018年04月16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青小衣
  每次出门远行,我都觉得是一次精神和思想之旅。
  高铁一路向北,华北平原看上去就如一位产后的母亲,安详幸福。这次的目的地是秦皇岛。望着窗外闪过的田野、村庄、工厂、树木,一段往事涌上心头。二十年前,我和同事到秦皇岛培训学习,周末去山海关玩儿。那天,登上老龙头,发现城楼前围着一圈人,我们挤进去一看,只见人群中坐着一位老人,带着老花镜,正低头在一枚纪念币上刻字,眼见着老人刻了一个张字,紧接着又刻了一个草字头,在草字底左下方刻了一个日字。我开始紧张起来,屏住气,紧盯着老人的手,当老人在草字头右下方刻出月字时,我惊出一身冷汗,大叫道:师傅,你怎么知道我叫张萌?我没买纪念币啊!老人摘下老花镜左右看看,说:刚才不是有一个叫张萌的女孩子要买纪念币么?我连忙四下里张望,看到人群里一个高个子圆脸庞女孩,正惊讶地看着我:你也叫张萌?我使劲儿点头。她笑,我也笑,围着的人都笑了。太巧了,简直是奇遇。刻字老人看着我们两个人,停下手中的活,点起一支烟说:有缘人呀,我刻字卖币大半辈子,今儿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偶然又巧合的事,这钱不要了,免费给你们一人刻一个,你们留作纪念吧!
  那天,我和那个陌生的女孩子互换了纪念币,同游老龙头,最后,拥抱作别。那年头,没有电话可留,我们互留了地址。她是湖北人,有表姐嫁到秦皇岛,此次是来看望表姐一家的。后来,我们互通过几封书信,谈各自的生活。再后来,结婚生子,忙工作,每天团团转着,想必她也是如此。渐渐地,就像两颗小行星,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我们再无交集,失了音讯。事隔多年,又一次踏上秦皇岛的旅途,脑海中还有那个高个子圆脸庞女孩清晰的模样,内心不免有些惆怅。是的,有些人是要隔一段时间就见一面的,就像一些植物,过一段时间就要浇一次水,在枯竭之前及时再续上一些,水与水之间是不能断开的。是呀,上帝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偶然之门,我们却辜负了这种机缘,世俗繁杂,人世沧桑,带走了我们的缘分。唉,人到中年,才想明白这个道理。
  往事,如甩在列车后面的车站。睡意渐渐袭来,我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秦皇岛到了。抬头,蓝天白云,高邈无尘,像另一面大海,在高处,在我们的头顶。道路两旁的树木枝干挺立,那种向上的精神力量,跟正在心头涌动的某种东西有着一种契合。走出车站,来了一个深呼吸,深深看着面前的城市,这个历史名城像一个有思想有情怀的儒雅老人,干净挺拔地站在我面前。我没有停留,直接坐上了去老龙头的大巴车。路上,不时有满载货物高速行驶的车辆,疾驶而过,飞驰的车轮像匆匆的生活步履。让人觉得这座正在建设中的城市正在向着更新更美飞速地前行。
  远处的山脉一路蜿蜒起伏着,渐近碣石山时,山顶现出古长城的样子,高高堞楼历历在目。想到曹操的《观沧海》,刘长卿在此写下的《晚泊无棣沟》,还有北宋词人李之仪登阁观瞻的《卜算子》,思绪万千。其实,人类的诸种感情都是相似的。爱情也好,友情也罢,抑或是其他念想,大都是以遗憾、叹惋、失意、惆怅等告终。凡事起总有因,偶然中有必然,但未必都有一个理想的满意的结果。那些登高抒怀之贤才,求仙之帝王,有几个得到了如意的结果?世间多少因果事,大多无果而终,甚至落得一场空。古人皆如是,我们又何尝不是呢?不觉又想起那次奇遇,那个女孩子。
  前方就是山海关的老龙头。想着想着,到了关前。举目眺望,碧波浩瀚的大海,气势壮丽的雄关。老龙头昂首甩出的燕脉长城像一组排箫,百代和平的天籁之声一去万里。沿着马道登上了古城墙,站在山海关的古老城墙上,我深感这里的每一段岁月都见证着日出日落的沧海桑田,每一段曾经的辉煌与阵痛都与历史脉搏共同律动。这里像是被上苍安置了一个诡秘的时空轮转的法门。历代王朝,从山海关入关出关,推开这道门,一个繁荣的世界,一个新的王朝开始了;关上这道门,一个王朝也倒闭了,消亡了。这里又像是一道坎,历史的一坎,人生的一坎,命运的一坎。迈过去就荣兴,迈不过去就衰颓。在苍黄的天地面前,在山海关面前,冥冥之中自有一番命运的更替,貌似的偶然之中,又隐藏着大德行、大主流、大趋势。
  就像我,再次来到山海关,故人往事一齐涌上心头。二十年了,今天,仿佛又站在了这扇偶然之门,站在过往的某一个点上。时光的车轮碾过,我却无法穿越,无法把眼前和过往重叠在一起,那段经历成了我人生中一个花絮。是呀,一粒种子埋进土里,没有水分养分和阳光照耀,自然不能开花结果。唯有珍惜一切偶然,跨过这道门就全力以赴,才能收获上帝恩赐。唉,到哪里去找寻我年轻的影子?那个也叫张萌的楚地女孩子,后来是否也曾重游此地,她想起过我么?在滚滚风雨岁月里走过,我已人到中年,她也不再年轻。唯愿她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过得幸福而快乐。
  眼前的世界,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时光无声无息,不留痕迹地带走了一切,改变了一切。留下来的只有这座关隘,这片大海,这段古长城,见证着古往今来的一切。
  
(编辑:王士婷)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