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话剧《人生天地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阿Q

时间:2018年03月14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乔宗玉

话剧《人生天地间》剧照 王昊宸 摄

  近日,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的独角戏《人生天地间》(编剧:杨占坤,导演:刘立滨,主演:苏小刚)在国话先锋剧场上演。该剧改编自中国现代文学大师鲁迅的中篇白话小说《阿Q正传》,于2016年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之际,以实验演出在波兰首演,继而2017年在北京青蓝剧场上演,受到观众好评。基于对《人生天地间》原创性、实验性的认同,今年国家话剧院对该剧进行重新创作,在第四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上隆重推出。

  曾经有人问过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以话剧、电影编剧闻名的大师夏衍,为何不改编《阿Q正传》,夏衍道:“要在舞台或者银幕上表现阿Q的真实性格而不流于庸俗和滑稽,是十分不容易的。”本着严肃的创作态度与对鲁迅先生及原著的尊重,话剧《人生天地间》从姓氏、精神胜利法、爱情、革命等章节入手,通过阿Q亡魂徘徊未庄,追溯自己的人生之旅,自我反问,感叹人生天地间的无奈……

  《人生天地间》在舞台体现上,有着两个鲜明的特色。其一,表演上融入戏曲、评书、绕口令等民族艺术元素。在特邀的京剧演员形体指导之下,主演苏小刚学会了戏曲的跑圆场、开门、关门、扬鞭等虚拟动作,以无胜有,移步换景,同时又与话剧斯坦尼表演体系中“从角色出发”“深入角色内心”相结合来塑造阿Q,体现了一种相对符合中国观众审美心理的表演方式——不虚浮、不夸张,水到渠成。同时,苏小刚一袭长发,戴着面具,间或以“说书人”的形式,实现一种“间离”,用“讲述”的手段呈现角色、演员本我与观众三方的关系,凸显话剧的语言魅力。

  其二,舞台意蕴的丰富多样性。在配乐上,导演选取了带有东方佛禅意味的音乐,将全剧浸入到哲思意境——世尊拈花,迦叶微笑,悲悯之心,油然而生。剧末,演员摘下面具,将之放置舞台一角,这一动作,蕴含了两层意境:一是阿Q告别自己,二是演员告别角色——去你该去的地方吧!同时,导演想告诫世人,一定要剥离鲁迅先生所鞭笞的国民劣根性,要挺起胸膛做人——不要像剧末那个垂下的布帘上低头的小人儿一样,唯唯诺诺,以两千年封建强权灌输给老百姓的求生法则——“低头”“跪拜”,继续苟活的人生。

  不论剧本、二度创作,还是表演,《人生天地间》着力在人物荒谬的喜剧性情境中演绎出众生悲剧性实质,给予观众一个质朴与愚昧相混杂、争强好胜与忍辱屈从相交织的不庸俗、不滑稽的阿Q形象、一个具有悲喜剧色彩的阿Q形象,让人们感叹其可悲可笑之余,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周作人曾经说过,“阿Q的主旨是‘憎’,他的精神是负的。然而这憎并不变成厌世,负的也不尽是破坏。”《人生天地间》中的阿Q便是如此,他的一生,“闪烁”着我们每一个人不同时期的丑而不自知的刹那。而我们也因为看到“丑”的自己,由此而醒觉,子子孙孙,不再重复民族劣根性。

(编辑:王渝)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