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原创

青年导演贵在坚持自我、打破陈规

时间:2017年10月13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李博

贝拉·塔尔、李睿珺、张大磊、郭柯、乔梁、周申论道华语青年影像论坛——

青年导演贵在坚持自我、打破陈规

近年来,《路过未来》、《二十二》、《塬上》、《八月》等青年导演创作的影片获得了广泛关注

  今年5月,青年导演李睿珺执导的电影《路过未来》入围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成为唯一一部入围本届电影节的华语电影。出生于1983年的李睿珺,有着一张比同龄人略显苍老的脸,而他创作的影片,则呈现出一种更为成熟深刻的气质。

  “现在回想起来,2006年拍摄第一部电影《夏至》时的我真是苦。”在近日于湖北武汉举办的第12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年度青年导演峰会”上,李睿珺直言,如今的青年导演远比10年前幸福。“那会儿还是胶片电影时代的尾声,这意味着对于刚入行的青年导演来说,拍一部电影有着更高的资金门槛和技术门槛,不少有才华的年轻人都因为资金问题而被挡在了电影行业之外。”

  拍《夏至》的时候,李睿珺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筹集资金上,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导演,而是一个到处找投资的商人。“但我很感谢那段宝贵的经历,因为只有经受过那样的处境,我才能在10年后拍出《路过未来》,释放10年来积累的生活经验与创作感悟。”李睿珺认为,青年导演一定不能等待。“机会不会从天而降,你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实现梦想,不能让心中那团火在等待中慢慢熄灭。”李睿珺建议,青年导演的创作应当从剧本开始。“黑泽明曾说过,青年导演唯一的资本就是能写出一个好剧本。与其空等投资人将好剧本摆到你面前,不如自己创作一个好剧本,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

  凭借小成本电影《八月》获得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的导演张大磊很理解李睿珺当年的心境。“对于没有名气的青年导演来说,找投资是最困难的事。在2015年拍出《八月》之前,我曾做过很多份工作,甚至包括为婚礼拍短片。”张大磊从不忌讳谈及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因为他坚信创作必须要保持一种状态,不能在无所事事中丧失自己的才华和心气。“其实创作的方法和经验都能不断积累,但最重要的是,你要保留自己最原生的那种创作状态。哪怕策划、拍摄婚礼短片,你也要用心去感受、去创作。”张大磊坦言,“很多时候你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事,只需要让创作简单一点,努力表达出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感触,就足够了。”

  名不见经传的纪录电影长片《二十二》获得近1.7亿元票房后,导演郭柯一时间成了风云人物。做了10多年副导演的他,也有过与李睿珺和张大磊类似的经历。“做副导演时,我拍的一直是剧情电影,从没想过自己会涉足纪录电影。”2012年,郭柯开始筹备短片《三十二》,“当时还是准备拍剧情电影,连剧本都写好了,后来资金突然出了问题,我不得已只能将它拍成了纪录电影。”

  从没有纪录片创作经验的郭柯,一开始只能按照剧情电影的方式拍出了纪录短片《三十二》。“除了没有服装、化妆和道具,其他工种都是一样的。”然而在接触幸存“慰安妇”的过程中,郭柯受到了极大的感动,遂决定将这部短片扩充,最终完成了纪录长片《二十二》。“拍纪录电影不需要那么多设计,而是要让你的心与被拍摄对象近些、再近些,以至于将天、地、人的感情融于一体,达到一种更加自由的创作状态,这跟拍剧情电影很不一样。”

  郭柯的创作经历,其实与很多青年导演相似。电影《塬上》的导演乔梁认为,青年导演创作最重要的价值在于,他们真的有话想说。“当你真的有话要说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这将成为你创作的核心动力。”《塬上》表面上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污染的故事,但深层表达的却是那个“回不去”的故乡。“故事不是编出来的,而是从生活中发掘出来的。”乔梁说,“我不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眷恋着自己的故乡,却发现她离我越来越远。这种悲伤的情绪,正是《塬上》创作的起点。”李睿珺高度认同乔梁的观点,他坦言真正热爱电影的人,不需要痛苦地坚持。“这就像你喜欢一个女孩,没有人用鞭子抽你喝令你去追求她,但你还是会费尽心思吸引她。”李睿珺说,“这显然不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而是一个幸福的过程。”

  除了要真实表达内心的感悟,电影《驴得水》的导演周申认为青年导演还要尽可能争取创作的主动权。“有些青年导演获得了执导主流商业片的机会,却在创作过程中被资本所挟持,在投资人、大牌演员之间不停周旋。”很多人认为影片的资源配置越高越好,但周申觉得过高的配置对于青年导演而言不见得是好事,“因为这可能会导致他们失去对影片的掌控权,沦为资方意志的执行者,这无疑将慢慢消磨他们的意志。”

  与此同时,周申还强调青年导演要按照自己最喜欢、最擅长的方式创作电影。“刚创作完《驴得水》剧本时,就有人告诉我,你写的不是电影剧本。影片拍完后,有更多的人告诉我,你拍的是话剧,不是电影。”但周申坚信,电影不止一种形态。“后来影片上映了,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爱,也收获了不错的票房。事实证明,只要将自己最喜欢、最擅长的风格做到极致,就能赢得观众的尊重和赞赏。”周申说。

  因《诅咒》《撒旦探戈》《鲸鱼马戏团》等影片闻名全球的匈牙利电影大师贝拉·塔尔也参加了本次华语青年影像论坛,这位当代最具人文精神的作者导演对青年导演们的未来充满了期待。谈到电影创作,贝拉·塔尔强调打破陈规、追求个性。“我们不需要按照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和规则去拍摄电影,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就是规则,应该更勇敢地以自己的方式去观察世界、表达世界。”贝拉·塔尔告诫青年导演们,“你们现在还很年轻,如果不去尝试打破陈规,未来又将怎样继续自己的电影事业?”

  贝拉·塔尔十分强调创作者对生活本身的感悟。“导演要细腻地去聆听这个世界、去理解身边的人,但不要去评判任何人,因为导演不是法官,无论好的还是坏的,都应该如实地记录和尊重。”在追求电影艺术的道路上,贝拉·塔尔规劝年轻人不可急功近利。“我开始创作电影时22岁,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电影,但可贵的是我有旺盛的精力,渴望通过电影来表达自己的内心。”贝拉·塔尔说,“你们就是电影的未来,不要总是想着如何成功,不要刻意去完成别人的期望,回归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你们就是最好的。”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