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并不荡气回肠 却有生死相依——观众为什么偏爱《咱家》

时间:2017年03月20日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硕

 

 

电视剧《咱家》剧照

 

   前有各大平台纷纷打出古装IP+人气明星牌,后有《老爸当家》《鸡毛飞上天》等众多从阵容到宣发已足够昭彰的家庭题材,一部同档剧《咱家》起初是不太被看好的。然而,它却带着一种让我们略显陌生的温暖逆势突围,成了一股难得的清流。

  “咱家”的故事围绕郭虎和兰馨的恋情展开,小哥郭虎是一个生鲜俊朗、痴情担当的暖男,是女孩们眼里的如意小郎君;而兰馨比他大六岁,是人们嘴里那个“拖着酱油瓶的小寡妇”。有意味的是,就在小哥和兰馨两颗心彼此靠拢,即将“胜利会师”的时候,却又几次擦肩而过,沿着各自的方向滑了出去。还有感情受伤后一直未嫁的大姐郭凤、女强男弱整天为入赘担忧的大哥郭龙、没心没肺却被男友追得五迷三道的大妹郭娥……“咱家”的其他成员大都一边经营着自己的感情,一边又支持或反对着小哥的感情。

  这样的男女主角人设确实不太容易让人一下子接受,观众是被慢慢吸引和打动的。细心品味,“咱家”没有一个是坏人,每个人都有他们各自的局限和难处,都是有理由让人理解的。这不是一个由恶引起的戏剧冲突,所有戏剧冲突基本都是由于人与人之间不能沟通和理解而形成的。有了冲突就有了痛苦,小哥和兰馨的痛苦不是善恶交锋、悲恨交加之痛,而是爱而不得之痛。它是善与善之间的冲突,是一种片面性与另一种片面性的冲突,它比善恶冲突要来得更高级、更现实。编导和演员准确地抓住了人物的利益动机和性格动机,让这些动机驱动了所有的冲突,从人物的性格冲突中强化了戏剧性,所以整个作品的咬合度较高。

  《咱家》展示了距离当下并不久远的一家人的群像,囊括了姐弟恋、骗婚、出轨等社会现象直抵大众心事。通过这些热点敏感话题,摹画出了现代人生活中的迷茫、困窘与无奈,但背后却是梦想、坚守与温情,并不荡气回肠,却有生死相依;没有王权富贵,却给了我们一片爱得浓烈的世界。

  故事好编,细节难找,《咱家》正是展开了对生活细节的正面强攻,从而构筑起了丰富、新鲜、有质感的生活气息。让我们的笑饱含泪滴,让我们在感受温暖与诙谐的同时也体悟到了些许沉重,让我们在陪伴每一位追求美好生活的剧中人走过长长的旅途之后,愈发感觉到在一个物欲至上的年代要找回失落的纯真、要追求理想的幸福,是何等的艰辛与不易。穿透生活的本质,《咱家》便已经站在了时下大多家庭婚恋剧的起点之上。

  小哥郭虎无疑是本剧最耗心力的角色,却被于晓光演绎得有层次、有回甘,更让人敬佩。他可以一眼望到底,但这并不是因为他太过简单、不够深刻,而是因为他太过纯净,于晓光把角色身上那颗至纯的心灵,演绎出一种深刻。剧中有些人看起来或复杂、或有深度,其实那是城府的深度,不是心灵的深度。那种复杂是险恶品性的交错,而不是曼妙智慧的叠加。其实,小哥就是我们身边一个平凡小人物,他内心柔软,但坚持原则,他懂得迂回,但也血气方刚。虽然顶着旁人疑惑的目光,虽然有太多的困顿无常,但小哥身上那一抹纯正的底色让他从来没有真正输过。有了这份纯正,真诚、善良、温暖就会与他如影随形,就能让他在逆境中依然保有初心的正能量,就足以有勇气面对未来不可预知的一切。

  有人说家是栖身的安乐窝,有人说家是锁身的铁篱笆。那么,为什么有如此多的观众偏爱《咱家》?因为,他们也曾想拥有这样的一个家;因为,他们也曾在某个瞬间羡慕过“咱家”的那个他;更因为每个人对真情那种难以遏制的向往、对家人那种无法阻挠的牵挂。而这种向往和牵挂,已经在时光流转中和承诺、命运、梦想等情感信念混合在一起。

  


(编辑:段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