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中国舞协主席冯双白:跳出时代舞步,舞蹈界干劲十足

时间:2015年11月20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燕冰

  “压力山大!”11月18日,中国舞协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全票当选新一届主席的冯双白更多表达的不是激动,不是兴奋,而是肩头的千钧重。“我觉得很惶恐,责任非常重大。对于党和国家的要求我还差得很多,对于舞蹈界的期望我还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但是既然大家信任我,往后只有一条路,必须把这事做好!”

  儿时在北京市少年宫学习舞蹈,中学毕业便走进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从连队的宣传队到兵团文工团,其间当过工人,当过渔民,当过印刷工人,终于踏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冯双白本以为自己注定要用一生去圆文学梦,不料却阴差阳错进入舞蹈专业领域,攻读了舞蹈史论博士研究生。文学与舞蹈理论的积淀、对学术的虔敬与执着刻苦的精神,注定成就他在新的舞蹈艺术征程上一路驰骋。

  近40年中,他站过北京舞蹈学院的讲台,任过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人员、副所长、所长,曾任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中国舞协分党组书记,中国舞协七、八、九届驻会副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秘书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等职;多次担任大型文化艺术活动策划及撰稿人和央视春晚总撰稿人等;出版《新中国舞蹈史》《中国舞剧史纲》《宋辽金西夏舞蹈史》等著作,发表诸多文论,创作舞剧《风中少林》《水月洛神》《舞台姐妹》《延安记忆》《妈勒访天边》,歌舞剧《执着》,舞蹈诗《咕哩美》《永远的麦西莱甫》《永恒的刀郎》,杂技剧《西游记》《聊斋遗梦》等多部佳品,多次荣获文化部“文华奖”、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中国舞蹈“荷花奖”金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等多项国家级大奖。深厚的舞蹈艺术理论造诣、斐然的艺术创作成就和质朴真诚的人格魅力等让他在舞蹈界获得很高声誉。

  “舞蹈不是舞蹈家的权利,舞蹈是每个人的权利!”这是曾任中国舞协分党组书记10年的冯双白常说的掷地有声的话。从创立“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惠及千万农村儿童,到创立“百姓健康舞”大江南北遍地开花;从着力“送欢乐、下基层”走进村村寨寨,到发动“荷花奖”获奖作品进乡镇社区……一个个文化惠民品牌工程,一次次关注民生的舞蹈活动,多年来,由他主持工作的中国舞协用实实在在的行动,不断为“艺术为人民”这一宗旨做着现实的注脚。而在舞蹈专业领域,在任期间的他带领协会大刀阔斧改革“荷花奖”评奖制度,推出系列回避制度,设立评委库制,实行大评委团评分、公开亮分、现场监审、现场提问、电视网络播出等一系列促进公平、公正、公开的措施,繁荣创作,推出新人。力促《舞蹈》杂志改版,扩大发行量,使舞蹈杂志蒸蒸日上;推动舞蹈手机报,舞蹈微信平台等新媒体平台的建设。通过支持大型外事活动,经典作品创作、演出与理论研讨相结合,举办全国舞蹈比赛和展演,支持电视舞蹈大赛等举措,极大地推动了回族、朝鲜族、藏族、新疆维吾尔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舞蹈的独立发展,有意识、有布局地推动少数民族舞蹈的生态全局。

  “原本想不当舞协书记了,可以到处看一看走一走,结果现在大家再问我,我得换一种说法了,今后哪个地方需要我去,我可能得翻着跟头、跑步前进到需要我去的地方去。”冯双白显得干劲十足。

  “首先要抓好创作!”冯双白坦言,这将是他上任后的第一个工作重点。“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创作有高原缺高峰,要有高峰,就需要提高自己的本领,但如何处理创作与‘深扎’的关系可能最重要。”冯双白在创作《风中少林》时,光登封县就去了20多次,甚至住在少林寺过起僧人生活,才得以慢慢理解武僧生活与禅文化,每一次创作都让冯双白更深领悟创作的真谛。冯双白感叹,“时代变了,就像搜集资料或许简单到只需打开电脑轻按鼠标,创作似乎有许多捷径可走,但是只有真正深入生活,才能做好创作。走马观花容易,但真的‘深扎’不容易。像贾作光、陈翘等老艺术家那样,曾在基层群众中生活几年甚至十几年,现在和谁说起来都好像不可想象,但正是多年‘深扎’,他们才可以代表一个民族一个地域去做文化的表达。所以,如何帮助年轻编导成长,如何让年轻编导去除浮躁,安下心来深入生活,创作出优秀作品,这是一个真正的大任务,这是总书记交给年轻人的任务。”

  如果说吴晓邦是理论与舞蹈创作完美统一的中国舞协主席中第一人,那么被誉为舞蹈批评“三剑客”之一、更是吴晓邦入门弟子的冯双白则算是第二个理论与创作实践并行的中国舞协主席。或许正是基于对理论的敏感,舞蹈的理论建设与加强舞蹈批评也将成为他未来主持工作聚焦的重点。“无论维权、创作和批评,都需要理论作为支撑。当下批评失语,不能说真话,或者像有人所说的,‘红包的厚度等于评论的高度’这样的现象,在舞蹈界有没有呢?舞蹈界的批评理论能不能发挥自己的作用?这也值得我们反思和努力做好。在中国舞协工作报告中对未来五年发展做的整体规划中,已经很好地阐述了我们未来相关工作的重点。”

  作为肢体语言的舞蹈艺术因较为抽象的表达,而常常用作情感情绪表达手段而较难贴近时代完成现实题材佳作,这一舞蹈界长期面临的难题也成为冯双白期望着力之处。“舞蹈艺术完全可以和现实结合得很紧密,反映多彩的社会和人民生活。舞蹈艺术也有很多能与新时代结合的地方,怎么跳好时代之舞,跳出时代的舞步,我们有很多事情可做。当下社会千变万化,出现了很多新兴媒体,所有这些都给我们的创作、表演、教学和理论研究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舞蹈界的人是否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去拥抱新的时代?我们是不是已经有力量去跳好这个时代的舞步?这需要我们所有舞蹈人去思考和努力。但我欣慰和相信的是,在舞蹈这个和谐团结的大家庭中,每个成员都很有干劲。我们只有全力以赴,为人民而舞,才能不辜负党和人民对我的深切期望!”


(编辑:晓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