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文艺评奖要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

时间:2015年09月18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熊元义

  ◎ 那些不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的文艺评奖很不利于形成社会共识,很不利于获奖文艺作品在社会上的广泛接受和传播。这不是对文艺作品的嘉许,而是亵渎。因此,中国当代文艺界必须彻底整顿和汰除那些阻碍科学的文艺批评充分展开和继续发展的文艺评奖,充分保障重大的文艺评奖的客观公正,并以客观公正的文艺评奖促进文艺批评的有序发展。

岂能有钱就颁奖 尹志烨

人情奖、政绩奖、关系奖,文艺评奖背后的一些乱象,值得引起高度警惕。

  重大的文艺评奖一般是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的。这种重大的文艺评奖,不仅要高度集中科学的文艺批评,而且可以积极推动科学的文艺批评的发展,是检视重大的文艺评奖是否客观公正的试金石。而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的文艺评奖则不仅能够保证客观公正,而且容易形成社会共识。这种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的文艺评奖所评选出来的优秀文艺作品必将得到社会广泛的认可和接受,必将对文艺创作和文艺消费起到积极的引领作用。

  如果说科学的文艺批评不仅是在众多的文艺作品中甄别出优劣和高下,而且是在它们之间找出差距,以便促进平庸的向优秀的看齐,那么,客观公正的文艺评奖,就是在这种科学的文艺批评充分展开的基础上推出优秀的文艺作品。如果没有科学的文艺批评的充分开展,就很难有客观公正的文艺评奖。正如真理是在斗争中发展起来的,任何客观公正的文艺评奖都必须面对一些相左的声音并有所回应。在世界文艺发展史上,不少优秀的文艺作品都曾遭遇各种各样的歪曲甚至否定。但是,这些优秀的文艺作品并没有在这些尖锐泼辣的文艺批评中有所损耗和减退光芒,反而在不断否定中得到了更为广泛的传播和接受。即使那些比较尖锐泼辣的文艺批评很不准确,甚至有失公允,也不能置之不理。这是对文艺批评应有的尊重。如果文艺评奖不能有效地回应这些很不准确甚至有失公允的文艺批评,就是不够尊重这些比较尖锐泼辣的文艺批评。而不太尊重文艺批评的文艺评奖则很难客观公正。即使这种不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的文艺评奖评出了优秀的文艺作品,也不可能在人民群众中产生广泛的影响并确立这些优秀的文艺作品的历史地位。但是,在当代文艺界,有些重大的文艺评奖却有意无意地轻视甚至漠视一些文艺批评尤其是声音相左的文艺批评,完全置这些声音相左的文艺批评于不顾,径直将大奖授予一些文艺作品。这在一定程度上拒绝了社会的广泛参与和监督。从这些文艺评奖中可以看出,一些文艺批评家虽然在口头上重视并提倡百家争鸣,但在实际上却是轻视甚至漠视百家争鸣的。这很不利于科学的文艺批评的充分展开和继续发展。那些不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的文艺评奖很不利于形成社会共识,很不利于获奖文艺作品在社会上的广泛接受和传播。这不是对文艺作品的嘉许,而是亵渎。因此,中国当代文艺界必须彻底整顿和汰除那些阻碍科学的文艺批评充分展开和继续发展的文艺评奖,充分保障重大的文艺评奖的客观公正,并以客观公正的文艺评奖促进文艺批评的有序发展。

  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的文艺评奖既是对作家艺术家及其文艺作品的尊重,也是对文艺批评家的尊重。这种文艺评奖不仅是作家艺术家的盛宴,也是文艺批评家的盛宴。文艺评奖虽然是对获奖文艺作品的肯定和褒扬,但却不是获奖文艺作品的盖棺论定。因此,文艺评奖不应终结文艺批评,而应激发更多的文艺批评的蓬勃开展。也就是说,任何获奖文艺作品都不应看做是钦定的,都不应不容许争论,都应经受尖锐泼辣的文艺批评的冲击,都应接受历史的反复质疑甚至批判。不断遭受历史的质疑可以说是获奖文艺作品的历史宿命。也就是说,获奖文艺作品只有在经受住历史的反复质疑后,才能有效地确立其不可撼动的历史地位,甚至迈进经典行列。作家艺术家积极参与文艺评奖,主要不是获取文艺以外的格外利益,而是渴望获得更多知音。这既是作家艺术家的自重,也是作家艺术家对自己的文艺作品的尊重。作家艺术家只有尊重自己的文艺作品,才能赢得文艺批评家以及文艺批评家以外的人的尊重。获奖文艺作品不能只是颂赞满天飞。不应该拒绝尖锐泼辣的文艺批评。

  既然重大的文艺评奖不但是以科学的文艺批评为基础的,而且是文艺批评的重要形式,那么,这种文艺评奖就不可能完全排除评委的主观意志的影响甚至左右。参与文艺评奖的评委是文艺批评家,即使客观公正,也不可能没有主观好恶偏向。重大的文艺评奖如何尽量避免这种主观意志的影响甚至左右呢?这就是制定科学的文艺评奖标准并严格地按照这个科学的文艺评奖标准进行文艺评奖,而不是随行就市,在矮子里面拔长子(将军)。

  在当代文艺界,有些重大的文艺评奖之所以屡遭质疑甚至诟病,是因为文艺评奖标准前后不一,有些随行就市。很简单,如果文艺评奖标准前后不一,就很难避免主观意志的影响甚至左右。而没有统一的文艺评奖标准,文艺评奖就很难在文艺创作和文艺消费中产生积极影响。在当代文艺界,不少重大的文艺评奖实际上徘徊在评出真正优秀的文艺作品与评出在一段时间里出现的优秀文艺作品之间,陷入了两头都顾而两头都很难顾上的尴尬境地。重大的文艺评奖评出真正优秀的文艺作品与评出在一段时间里比较优秀的文艺作品是很不相同的。如果是评出真正优秀的文艺作品,那么,就应严格按照真正优秀的文艺作品的标准衡量,宁缺毋滥。而评出在一段时间里比较优秀的文艺作品,就难免在矮子里面拔长子(将军)。


(编辑:云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