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观澜版画双年展的“国际范儿”

时间:2015年05月1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康剑飞

观澜版画双年展的“国际范儿”

——由第五届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说起

关于钢筋和水泥的重构系列组画 杨少华

北方的天空 伊凡·萨默尔

  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已经走过九年,完成了五届,是目前中国举办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专业水平最高的国际版画展览。从一开始双年展就被界定为比赛性的展览,即向社会广泛征集作品,邀请国际专家组成评审委员会,经过初评、复评,最终产生入选以及获奖作品。虽然为了加强双年展的学术导向从第三届开始加入主题展,但是整体来看,双年展的基本模式一直延续。那么在统一模式下而产生的数据便具有了可延续的研究价值。

  自2007年至2015年,参展国家和地区数量从57个到83个,投稿艺术家由1145人到2168人,投稿作品总数由1976件增至4034件,国内作品数量和国外作品数量也都由百余件增至千余件。2015年第五届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一共收到了83个国家和地区2168位艺术家4034件作品。其中国内985人的作品图片2068张,国外及我国港澳台地区1183人的原作1966件。

  仅从数据角度来说,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已经成为国际范畴最为重要的版画双年展之一。结合数据以及版画目前的实际情况,我们会发现以下几个明显的特征。

  新热点的形成

  随着中国国家整体实力的增强,文化建设变得越发重要,而版画作为一种视觉艺术最为大众化的媒介也随之发展起来。版画的原始特征譬如“复数性”“制作性”等等都使得版画先天具有了某种商品属性,版画兴盛与否都间接地受到国家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的影响。版画最早兴盛于古代中国,然后是欧洲,渐次是美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兴盛于亚洲的日韩。我们以此顺序可以看到,国家经济决定了大众的文化需要程度,而大众的文化需求程度高低又决定了艺术的发展程度。版画是否活跃甚至映射了所在国家经济文化的活跃程度,那么如果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可以作为一种参照系的话,无疑版画的新热点将移至中国。

  和而不同

  在最初的一两届双年展中,中国的参展作品与国际上的版画作品有着明显的区别,这种区别不仅仅体现在题材以及表现语言等艺术表象上,还明确体现在材料、印刷技术等基本技术指标上。客观地讲,中国版画相对国际水平还显得比较粗糙。而在刚刚结束的第五届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的评选中,这种差距几乎不被察觉,有些作品必须要查看国别才可能知道艺术家来自哪里。当然,一些带有强烈民族符号的作品还是能够被一眼认出。如今,我们的材料技术已经比肩国际。特别是一些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带有更为明确的艺术指向,从而真正可以从艺术的角度与国际艺术家达成某种学术交流。相对油画、雕塑等媒介,中国版画已经完全国际化。很多中国艺术家实际上做到了怀揣国际视野,从本体问题出发,按自身发展脉络前行,对一些我们共同面对的问题给出了带有极强个人化的答案。

  国际格局的新调

  版画的发展实际上与世界格局的变化极其相关。中国作为东道主国家,又是一个版画大国,数量上的优势理所当然。波兰作为世界公认的版画强国,历届占据本展览收件数量第二的位置。美国本届稍微上升,处于第三的位置也在意料之中。印度、泰国赶超日本、韩国,以及欧共体,分别在第五和第六的位置,墨西哥、巴西也超过意大利、法国分别在第十一、十二的位置。日本从上届的第三下降到第六,韩国则从2009年的第四,一路下降到现在的第二十三。俄罗斯从2009年的第十三位下降到最近两届的第三十七位,而塞尔维亚排名则达到第七的位置。总的来说,发达国家中,美国的版画依然强盛,加拿大、英国其次,但相对而言欧洲各国大多在衰退,日本、韩国的衰退更为明显。而亚洲的中国、印度、泰国相反却一路飙升,一些发展中国家,艺术家参加的人数、作品数的增长也进一步逼近欧美日韩等传统版画强国。以巴西、墨西哥为代表的拉美国家在观澜版画赴南美交流访问之后,本届提交作品数量明显增多。土耳其、伊朗版画数量和质量的进步暗示着新兴版画力量的崛起。最值得肯定的是整个东欧的版画传统,除波兰外,还有保加利亚、塞尔维亚、捷克,甚至波黑、马其顿等国家版画家的数量和作品质量让人钦佩,他们在文化艺术上对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乃至国际版画发展的贡献有目共睹。

  公正创造了公平的舞台

  随着双年展国际影响力的与日俱增,国际上许多著名艺术家也纷纷投稿参展。同时,各国青年艺术家也经过多年的专业训练,以其鲜明的艺术观念和技法,展示了青年艺术家的创意和活力。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的评选一直采用评委票选机制,有些现象总是触动全世界版画艺术家的神经。不少著名艺术家在这个展览中落选十分正常,甚至功成名就的艺术家连初评都不能入围也很正常。一场评选结果公布出来,除了获胜者的高兴,往往也会造成前辈艺术家的失落,组委会就曾收到国际艺术界的来信,质疑某些代表艺术家的作品为何不能入选。实际上有些重要艺术家不断重复自己的符号已经让观众视觉疲劳,同时背靠背式的评选方式也体现了评委的真实观点。而这种观点是落选艺术家在其它语境无法获得的真实评价。这些落选的艺术家中,有的甚至是对观澜版画有突出贡献且人缘极好的老朋友。观澜双年展就像一面相对客观的镜子,竭力还原版画艺术的真正学术价值。

  青年艺术家成长的摇篮

  有很多新锐艺术家,或者在默默修炼的中青年艺术家,完全凭作品打动评委而脱颖而出,成为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的胜利者。因此每次这个展览举办总是涌现出一批新人。他们获得观澜国际版画奖之后,在艺术界的发展,大多还是值得肯定的。例如,2011年获奖者波兰青年艺术家托马斯·丹尼尔克,2013年任波兰克拉克夫美术学院版画院副院长,另一位波兰艺术家娜塔莉亚·帕拉斯目前任教于波兰切升美术学院,并且受到美国、中国等艺术界重要机构的盛情邀请,在国际上很受欢迎。而在双年展中脱颖而出的中国青年艺术家王霄、吴建棠、李军、唐满文、张昊、张辉、秦一婷等都已成为中国当代版画界的重要力量。而早年的中青年获奖者徐宝中、方利民等,如今已经步入艺术生涯的旺盛期,在版画界和各自的院校发挥着重要作用。外国职业艺术家的获奖,往往加重了他们在国际版画界的分量和国际知名度,尤其让他们在中国版画界为人熟知,如英格里德·勒登特、莫里斯·帕斯特纳克、山本桂右、圆山晴巳等。

  2007年首届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拉开了观澜版画基地的序幕,如今版画基地的发展已经步入第九个年头。国际一流的版画博物馆已经落成,未来的国际版画学院也已被提上日程。这一切都预示着观澜版画事业的蓬勃发展,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及为了版画事业做出了巨大努力的观澜版画人,他们不仅付出了劳动和智慧,更投入了青春与情感。同时,我们也无法忘怀所有帮助关心观澜版画事业的人们,其中也包括内田智也、卡尔·琼生,这两位艺术家因为获得观澜版画奖和观澜建立了频繁的联系和深厚的情谊,他们因病先后离世,他们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仍然表达了获得观澜国际版画奖的那份自豪,我们在深感痛惜遗憾的同时,心中更加明白我们为这个展览付出艰辛努力的意义与价值。

  (作者系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秘书长)

  新闻链接

  5月11日,第十一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观澜版画基地分会场揭幕仪式在中国版画博物馆举行。其中,重头戏2015年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尤为引人注目。本届双年展共收到83个国家和地区的4034件作品,经过评审委员会的两轮评选,最终共有268件作品入选双年展并在中国版画博物馆展出,其中11件作品荣获“观澜国际版画奖”。获奖者来自中国、美国、波兰、泰国等多个国家,他们全部来到现场出席活动,显示出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的国际化与影响力。此外,配合展览还举行了以“求同存异”为主题的学术论坛,来自世界各国的版画界专家、学者,围绕“当代版画的发展与创作”和“工坊与艺术家的合作”进行学术交流。


(编辑:孙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