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独特的族群 多彩的文化:白马人及白马人文化

时间:2015年03月1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封 尘

独特的族群 多彩的文化

——白马人及白马人文化

白马人的传统舞蹈池歌昼

  白马人是分布在甘肃省文县和四川省平武县、九寨沟县的部分乡镇的一个少数民族族群。魏晋南北朝时期,白马氐人得到空前发展,建立了前秦、后凉。在此前后,一部分白马人以陇南为中心在甘川陕交界地带先后建立了前仇池国、后仇池国、武都国、武兴国、阴平国等地方政权,先后达300多年,极盛时期辖至甘、川、陕三省边境的6区18县。后来由于连年征战、政权更迭,唐代以后,史料中对白马氐人的记载很少。专家考证,现在的白马人与古代的氐族无论从血缘、地缘还是传统习俗上,都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

  目前,甘肃文县铁楼藏族乡、石鸡坝乡、中寨乡等乡镇聚居有白马人,还有部分乡镇散居着白马人。四川省平武县的白马藏族乡、黄羊关藏族乡、木座藏族乡、木皮藏族乡和九寨沟县勿角、马家、草地等乡都生活着白马人。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政府进行民族调查和识别时,由于白马人的聚居区和藏族聚居区在地缘上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一些白马人会说藏话、识藏文,因此将其划归于藏系,并一直沿袭至今。又因其崇尚白色,多敬奉白马神,部落以“白马”为图腾,且生活在甘肃省的部落大都居住于文县铁楼藏族乡白马河流域,在四川省的主要部落分布于平武县白马等地,故称其为“白马藏族”。

  但白马人和藏族从语言、信仰、耕作方式、婚丧嫁娶风俗等多方面都有较大区别。白马人不懂藏语,藏人也不懂“白马话”,双方语言上只有“茶”、“酒”等少数话语能够对接。白马人信奉“白马神”这一自然神,而藏族信仰佛教;白马人生产方式以农耕为主;白马人不与包括藏族在内的其他民族通婚,婚丧嫁娶的风俗更接近汉族,但服饰语言又与汉族迥异。在进行田野调查时,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池哥昼的传承人余林机为代表,他们很坚决地告诉笔者:“我们是白马人。”表现出他们对自己文化身份强烈的认知。

  勤劳勇敢的白马人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和历史变迁中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形成了较完整的文化体系。尤其是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但有表现在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民俗文化,还有生活中形成的歌、舞、美术等方面的艺术和审美的独特追求。在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技艺、传统医药、民俗等方面表现出这一民族族群在适应自然、适应社会中的独特智慧和天才创造。

  白马人的民间文学 白马人没有文字,但有自己的语言。白马人的民间文学以白马人独特的语言——白马语为载体,以民间故事、神话传说等形式在世代白马人中间口耳相传。其中以《创世传说》和《阿尼嘎萨》最具代表性。《创世传说》以丰富的想象讲述了天地的形成,展现了对自然、宇宙所作的解释和描述,反映出白马先祖对天地宇宙和人类由来的原始观念。《阿尼嘎萨》详细介绍了白马先祖在白马人拓荒开疆的历史长河中的丰功伟绩,故事中的白马先祖犹如白马人的“格萨尔王”、“伊利亚特”和“奥德赛”,《阿尼嘎萨》也被称为白马人的民族史诗。

  白马人的传统音乐 白马人无处不歌、无事不歌、无人不歌、无情不歌,白马人的山寨是歌的海洋。白马人歌曲总体上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先祖流传下来的勒类歌,这类歌曲有固定的曲调、固定的歌词、固定的用途,甚至还有固定的演唱时间;另一类是有相对固定的曲调,歌词有传下来的,也有即兴创作的。从内容分,主要有敬酒歌、劳动歌、舞蹈歌、祭祀歌、婚娶歌、休闲歌、情爱歌及山歌等歌。白马人有专门说唱的勒贝,歌曲主要由他们记忆演唱,或主持演唱,或领唱。这类歌曲比较规范,歌词比较长,知识含量比较高。白马人每逢重大活动必有群众性演唱,寨子里几乎全民参与,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稚气未脱的孩童,人人争先恐后,具有庞大的演唱阵势。白马人有什么活动就有什么歌曲。白马人歌曲曲调丰富,唱词包含着白马人对于历史、自然、宇宙的认识。

  白马人的传统舞蹈 白马人的传统舞蹈多种多样。有被列入国家和甘肃省省级名录的池歌昼,又称“鬼面子”或“面具舞”或“跳曹盖”,是白马人为祭祀先祖而承传至今的,它既是舞蹈,又是一项神圣的祭祀活动。每年正月十五跳完池哥昼后,要将面具等收藏起来,等到来年春节再跳。除了池哥昼外,各白马村寨还流传着麻昼、麻够池、色这爱下西、知玛昼、秋昼、池哥杰勿麻些、啥昼、帕贵塞、日傻期、秦州追不、池母写勒、然巴干干导昼、火圈舞等传统舞蹈。白马人传统舞蹈动作古朴粗犷。

  白马人的传统技艺 白马人的传统技艺主要有白马人面具制作技艺、沙尕帽制作技艺、咂杆酒酿制技艺。当地有谚语云:“白马人的酒,一年四季有。”白马人家家都酿咂杆酒,用青稞、高粱、大麦、燕麦等五谷杂粮通过选粮、煮酒、放酒曲、装缸等工序酿制咂杆酒。酿成后倒入一小陶罐,兑以蜂蜜,将一根细竹管插入罐中,轮流吮吸,别有情趣。

  白马人的民俗 白马人的民俗渗透在白马人衣食住行、歌舞唱吟的方方面面。白马人的服饰图案丰富,色彩鲜明,款式别具一格,文化内涵深厚。图案中常见的“米”字象征太阳的光芒,带圆圈的“米”字是对太阳形体的直接描绘,圆形团花则象征圆润柔美的月亮,三角形则象征小巧可爱的星星,另外有些“米”字图案中穿插的小圆点也象征星星,白马人还运用添加的手法在圆形和三角形上装饰野草莓花、扇子花、野菊花、牡丹花等美丽的花卉图案,既突出了月亮和星星的性格特征,又体现了对太阳、月亮、星星的崇拜。妇女的头饰和胸饰中均装饰鱼骨牌,服饰的纽扣、装饰图案中也有比较具象的鱼造型,透露出鱼崇拜的痕迹。

  白马人信奉白马神,在许多白马村寨,都有白马庙宇,庙宇内供奉着白马神。白马人遇到大小事情都会向白马神祈求,大到婚丧嫁娶、祈求平安,小到家中牲口走失、身体不适等,都会向白马神祈求祷告,觉得白马神很灵验,会庇佑他们。

  白马人及白马人文化是中华民族百花园中的一支奇葩,其独特的族群存在、多姿多彩的文化承传,有待我们更加深入的发掘。


(编辑:王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