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姜昆:如何突破曲艺存亡的新瓶颈

时间:2015年03月0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姜昆,1950年10月生,山东黄县人,生于北京市,中共党员。现任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主席、国家一级演员。

  长期从事相声创作和表演,主要作品有《如此照相》《诗歌与爱情》《虎口遐想》等,先后20次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曾获中国金唱片奖、全国创作表演一等奖等诸多大奖。出版了《相声以外》等著作。2001年被中华慈善总会选为慈善大使,曾获“全国广播影视系统先进个人”“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等荣誉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是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1968年至1976年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战士。1976年至1985年为中国广播艺术团演员。1985年至1995年任中国曲协副主席、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团长。1995年至2001年任中国曲协副主席、中国广播艺术团演员。2001年至2004年任中国曲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中国广播艺术团演员。2004年至2006年任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2006年至2010年任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2010年至2011年任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中国曲协副主席。2011年至2012年任中国曲协副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秘书长。2012年任中国曲协副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2012年年底至今任中国曲协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

如何突破曲艺存亡的新瓶颈——谈新时期曲艺艺术创作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这八个字,既是党中央向广大文艺工作者提出的新要求,也是曲艺艺术难得的一个机遇。为什么?因为曲艺人跟老百姓最贴近,老百姓对我们说唱艺术本身没有任何隔膜,跟我们是面对面的一种交流。曲艺讲的是他们的事,说的是他们的话,演的是他们周围的人情世故。其实过去我们谈曲艺创作瓶颈问题,也谈过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所以在新时期,我觉得这是中国曲艺艺术难得的一个发展机遇。

  然而欣喜的同时,对于当下现状我也有点忧心忡忡。现在曲艺作品不少,曲艺方面的活动也非常多,但究竟有多少作品是可以拿出来叫响的,有多少作品是能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平心静气地讲,创作方面我们依然有欠缺,我们在往前行走的时候,感觉浑身都是力量,但是那个能使曲艺艺术再上一个台阶、再呈现一个新时代的辉煌的突破口还没有真正找到。这甚至让我感觉到我们现在正遭遇一个关乎曲艺存亡的新瓶颈。

  2月6日,姜昆从艺40周年个人相声专场“姜昆‘说’相声”在北京举行。图为姜昆在专场演出上与80后、90后说相声

  一、什么绊住了我们前行的脚步?

  我有幸参加了前不久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至今对彼情彼景记忆犹新。在会上我的体会就是醍醐灌顶,字字敲打着我的心。我当时非常激动,激动地琢磨怎么样跟总书记汇报。总书记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说:“总书记,我现在正在弄自己的个人相声专场,刚才您讲了,作品是我们的立身之本,我一定要把作品拿出来,请您放心!”总书记笑着讲了三句话,第一句话他说“还是要多出一些作品”,第二句话说“现在很多东西可以写”,第三句话说“你们过去的那些作品多好啊”。我想把这些话告诉给曲艺界的同仁们,告诉我们相声界的同仁们,你们过去有很多作品,总书记都记得都听过都看过,他认为咱们的作品是好的。那么他说过去那些作品好,当然也是对当下的批评:你们现在作品在哪呢?我想是不是有这一层意思?我觉得我们要马上行动起来,一定要出作品,出好作品!

  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曾说,创作是文艺工作者的中心任务,作品是文艺工作者的立身之本!没有作品,其他事情搞得再花哨,再热闹也是不行的。所以我们扪心自问,对外人我们讲曲艺品牌的效应、活动品牌的效应,但是关起门来说,我个人感觉,大家必须要有一种忧患意识。这种忧患意识基于以下几点。第一点表现在创作滞后。我们的创作,和我们目前活动的展示平台是不适应的。第二点是没有领头人。当下真正能一呼百应、上行下效,能够对我们的创作有引领、示范作用的领头人和领头作品,我觉得还是没有出现。过去中国的曲艺创作是有这种风气的,只要有一个起到带头示范作用的领头人,一大批好节目就能够出来,例如《帽子工厂》《白骨精现形记》等作品的创作。那时候我们一批创作者围绕着一个题材各抒己见,各显神通。我当时也写诗歌或爱情歌曲的对唱,还有弹吉他说相声,什么样的都有,真正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的势头。今天,这种真正的领头人还是没有出现,所以我希望以各种方式推出这样的人才来。第三点就是创作的势态。曲艺整个创作势态也没有形成。中国曲艺艺术本身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作坊式的创作。即自己一个小作坊,你写你的、我写我的,基本上以个人创作为主,但是在新形势下,尤其是现在,我们理应考虑到目前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文化艺术创作中互相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以前我与崔砚君、陈亦兵等参加创作活动时,拿出来一个作品,是多少人整宿整宿不睡觉,坐在桌子上谈,躺在被窝里侃,两个人住在一个房间就围绕这个作品谈怎么弄,说不好的,说好的,完全沉醉在一种互相交流、研究切磋的状态中。我觉得今天没有形成这种态势。

  因此我认为,创作滞后、没有带头人、没有形成创作的势态,这些方面都制约着我们的曲艺创作往前走,形成了瓶颈。所以目前我们很有必要共同深入研究,研究新时期到底得拿出什么样的作品,研究咱们曲艺艺术创作的顶层设计。中国曲协有责任、有义务带领全国各地的创作尖子,共同研讨创作的当务之急。品牌重要,但是具体措施更重要。

  对于顶层设计,首先我认为我们应该解决几个大问题:我们现在是不是到了写东西的时候了?哪些东西不能写?哪些东西应该写?要有什么样的创作态度?要掌握什么样的创作方法?要坚持什么样的创作原则?


(编辑: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