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傅谨:文艺创作与市场的功能

时间:2015年01月0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2014年的戏曲界,京剧名家张火丁复出是最引人注目的现象之一。张火丁之所以值得关注,是由于她的每场演出都掀起演出市场上的一阵骚动。每逢有她的演出,数以千计价格不菲的戏票总是在瞬间被抢购一空,而她现场表演的魅力和剧场气氛之热烈,也让无数观众久久回味,她正在再现当年梅兰芳时代京剧市场的辉煌景象。

  张火丁在当代戏曲演出市场上独树一帜的强大市场号召力,给戏曲创作与演出许多深刻启示。然而更重要的是,她以自己的艺术实践,证明了优秀的传统艺术精品完全有可能获得市场热情的回应。在一个很长的时期,人们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将市场与艺术精品创作相对立,排斥甚至否定文化市场的意义与价值,这种在极左时代曾经大行其道的错误观念,在文艺界产生了相当严重的后遗症,至今仍然未能得到理性的批评和有效的矫正。将当代文艺界出现一些格调低下、趣味恶俗的作品,简单直接地归之于市场,依然是一些懒于思考的理论家和文化艺术管理者的惯性思维最常见的表达方式。

  文学艺术是具有复杂和深刻的精神内涵的创造性活动,同时又因为因应了人类多样化的娱乐需求,因而在市场化的环境中衍生出它的经济价值。市场当然不是衡量文艺作品价值优劣的唯一指标,经济利益也从来不是优秀的文学艺术家成长最重要的动力。无论是当年的梅兰芳,还是今天的张火丁,都是因其潜心艺术的完美而获得成功的。他们坚守艺术精神世界上的独立性,与市场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然而却获得了市场的高度肯定。就如同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的那样,“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优秀的艺术家有能力成为市场的主人,他们有比市场即时反应更高远的艺术境界,这样的创作演出就有了康德所说“无目的的合目的性”,因其超越市场而能引领市场,因而更能激发观众的拥戴。

  优秀的艺术家的创作演出不能也不会任由市场左右。市场先天和内在地具有诱导并激发人们逐利冲动的性质,如果片面强调文艺的市场化功能,只看戏剧的票房价值,就有可能产生消极作用。人类社会无比多元,文艺作品也有雅俗、精粗之分,不同的人们有不同的趣味与追求,所以市场本身并不是铁板一块。有时市场也会失真和失灵,先锋前卫和风格独特的艺术家及其作品,有可能一时无法得到市场的认可;而由于市场多变,某些优秀的艺术样式有可能一时失势,且在它还来不及得到很好传承时就不幸消亡,造成无法挽回的文化损失。而且我们也不能否认,现实社会中确实有某些人以其不健康甚至阴暗的心理对待艺术,这是那些刻意迎合低级趣味的低俗文艺作品在一定场合和一定时期有其生存之道,也会在市场上获得一时的“成功”的原因。但这既不是市场的常态,也不是市场的本质属性。

  对文艺而言,市场的判断当然不可能每时每刻都绝对正确,然而,假如我们因此就否认市场对文艺健康发展的积极作用,就会走入更大的误区。从本质的意义上说,市场是由无数独立的欣赏者组成的,市场对艺术家和文艺作品接受与否,就是这些个体的判断与反应具体、综合与集中的表现方式。在整体上,市场是广大人民群众表达其审美选择的积极手段,尤其在普通民众被剥夺了话语权的时代,他们正是通过这种特殊手段,顽强却清晰地发声,传递他们对真善美的追求和积极向上的人生观。或许每个人的力量很卑微,但是汇聚在一起就成为一股无法忽视的洪流,比起政治或文化意义上的权力阶层的爱憎好恶,更持久地发生着足以左右文艺发展方向的作用。其实,也正由于人民群众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他们的美学选择,中国历史上才涌现出那么多优秀的戏曲经典作品,就在皇权不可一世的年代,民间广泛流传着崇敬侠客英雄、嘲讽贪官污吏、呼唤正义公道、歌颂纯真爱情的优秀剧作,留下了无数既有很高的艺术性,同时也深刻体现了人民性的戏剧杰作。试想,从《林冲夜奔》到《杨三姐告状》,从《窦娥冤》到《秦香莲》,从《西厢记》到《牡丹亭》,从《梁祝》到《天仙配》,哪部作品不是因其切合了大多数普通民众的趣味,用艺术的方式表达了人民的心声,因而始终在演出市场中得到充分肯定的?剧团也用“吃饭戏”形容这些优秀剧目,意谓只要上演这些经典剧目,剧团和演员的收入就有了保证。同样,中国戏曲的两三百个剧种,除了昆曲有较多文人参与案头创作,其他剧种都是艺人在演出实践中创造的,而且在逐渐形成和流传的过程中得到观众的认可,因而才有其今天的形态。翻开一部世界文艺史,同样也是如此,那些千百年来广泛传播的名著,也一直得到稳定的市场认可,且正由于市场的持久认可才成其为名著。所以,如果不拘泥于一时一地,宏观地看,市场对文艺的反应与判断,其积极作用远远超过偶然的、短时期的消极作用。


(编辑: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