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文艺评论需要多学科滋养

时间:2014年12月0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李邨南

  ◇理想的文艺批评,不是拿一把单一刻度的卡尺丈量丰富多彩的文艺世界,而是对文艺作品、现象、思潮等等开具的“体检套餐”。它所依据的标准应该是集合了美学、艺术学、哲学、文学、史学、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传播学、心理学、统计学等多种学科成果的评价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高度重视和切实加强文艺评论工作,运用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评判和鉴赏作品,倡导说真话、讲道理,营造开展文艺批评的良好氛围。

  说真话、讲道理,是一种品格、一种态度,也是一种能力。文艺批评不仅是对艺术的直观审美体验,而且是条理化、理论化的判断和评说。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美学家朱自清就曾说过:“遇见一个作品,我们只说‘我觉得它好’还不够,我们还应说出我何以觉得它好的道理,说出道理就是一般人所谓批评的态度了。”另一位较早对“文艺批评”作出过系统论述的学者傅东华则说:“文艺批评的目的在于示人以判断文艺作品所需的知识和方法。”可见,文艺批评是需要学理作为基础和支撑的。尤其是在当代,文艺批评所依赖的学术基础更加广博。真正能做到说真话、讲道理的文艺批评,一定是多学科土壤滋养下盛开的鲜艳花朵。

  这首先是由文艺本身的特性所决定的。文艺是对社会现实的反映,一件艺术作品总是历史的、具体的,与特定时期的经济、社会、政治和文化等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些构成了艺术作品创作、欣赏和批评的“语境”。夏丏尊曾说:“文艺批评的任务,一方是阐发作品,指导读者,一方是批评作品,指导作家。文艺批评家,可以说是读者和作家所共戴的教师。”文艺批评要成为读者和作家的“老师”,除了对作品有深入的考察外,还要了解作品所赖以诞生的“语境”,不然,所作出的评论难免隔靴搔痒,说不到点子上。另外,当代许多艺术形式都具有综合性,一件艺术作品往往集合了多种艺术技巧。比如,电影就融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绘画、雕塑、摄影等于一体,想全面地评价一部电影,就应从不同艺术门类的角度加以关照,否则,所论就容易偏颇。

  文艺批评需要多学科滋养,也是艺术生态的客观要求。市场和网络,是影响当下艺术生态的两大重要因素。互联网的发达,改变着人们的艺术体验方式,据《中国艺术报》报道,《2014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3年我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到4.53亿。有关人士指出,目前我国每天通过网络下载音乐超过2亿次。由于文艺资源触手可及,人类审美经验的获取和累积更加方便了。同时,互联网所营造的便捷的发声条件、匿名的发言环境、互动的交流方式,又使很多原先“沉默的欣赏者”变成了活跃的“网络批评家”。于是,以互联网的意见汇集、筛选和提纯机制为依托,大众评价在文艺批评大格局中的地位前所未有地凸显出来。被很多网民和分析人士奉为圭臬的“豆瓣评分”,就是很好的例证。面对这样的现实,专业文艺批评工作者,不能像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那样,以为把目光从网上挪开就万事大吉,也不能在互联网的“口水”汹汹中,放弃自我,照单全收,要用自己的专业眼光和知识去作网民碎片化意见的注脚。恰当而现实的办法可能是以“我注六经”的态度和方法,撇开舆论泡沫,汲取有益成分,使专业的文艺批评更加“专业”。这就要求文艺批评家学习互联网这门新兴学科,掌握搜集、分析和判断网络意见的方法。

  再说市场,艺术一旦进入了市场,就不可避免地要接受市场标准的检验,但艺术不是商品,市场标准不是艺术评价的全部。这是关于文艺和市场之间的关系的原则判断。在具体的文艺评论中,还需要把这一原则判断转化为操作标准。以文艺作为谈资的人,可以义愤填膺地宣泄对市场侵蚀文艺的不满。但专业文艺批评家在评说文艺与市场的关系时,就应该懂一些经济学的基础知识,搞清楚市场经济的基本原理、运作机制以及市场标准的适用范围、程度和效果,最好还能了解一些文艺与市场这对冤家在历史上的恩恩怨怨。否则,文艺批评就有可能退化为没有建设意义的满腹牢骚。

  文艺批评的多学科诉求,又与文艺批评多样统一的评价标准互为表里。理想的文艺批评,不是拿一把单一刻度的卡尺丈量丰富多彩的文艺世界,而是对文艺作品、现象、思潮等等开具的“体检套餐”。它所依据的标准应该是集合了美学、艺术学、哲学、文学、史学、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传播学、心理学、统计学等多种学科成果的评价体系。比如,当下各电视频道播出的历史题材电视剧很多,如果一个文艺批评家没有正确的历史观,没有对中国历史特别是近百年来中国史基本脉络、历史主题和重要史实较全面的了解,或许他也能对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的创作技巧和表演水平发表一些看法,却无法对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作出准确深刻的把握,在某些重大历史题材作品评价上,甚至有可能陷入历史虚无主义的泥沼。

  当然,倡导多学科的文艺批评,不是苛责文艺批评工作者,专业的文艺批评工作者术业有专攻,但也确实需要广涉博览,打好多学科学养基础,像胡适说的那样,“为学有如金字塔,要能广大要能高”。再高明的文艺批评家也不可能是全才,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全才。《吕氏春秋》说得好,“天下无粹白之狐,而有粹白之裘”。对于文艺批评而言,只有营造一种理性客观、风清气正、正道直言的评论风气,搭建一批文艺批评者发表意见、交锋思想的公共平台,汇聚一支出于理性、为着建设性的批评队伍,众人的智慧才能汇聚和激荡,个人学识和眼界的局限才能得到克服,“说真话、讲道理”就能成为接近真理的坚实台阶。


(编辑:晓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