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军事文学就该有“军味”“战味”

时间:2014年11月28日来源:作者:陈先义

  在10月15日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文艺工作者一定要牢记,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在谈到军事题材创作时,他特别强调指出,如果我们的解放军文艺工作者没有军味,没有战味,那干吗要穿这身军装呢?这是习总书记对军队文艺明确而具体的要求,给军队文艺工作者指出了一个创作的基本方向。

  什么叫“军味”“战味”?我理解,那就是要从你的作品的字里行间中能够听到战马的嘶鸣,能够闻到那浓浓的硝烟,能够感受到新军事变革发展的滚滚浪潮。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个要求,也是广大人民对于军事文学的由衷期待。可以说,在相当一个时期和阶段,我们的军旅文艺创作,由于承平日久,其作品的“音符”里少了些本应该有的硝烟味和枪炮声,多了些歌舞升平的浮华和浪漫。而人们阅读和欣赏军旅文艺,更多地则是希望能够听到金戈铁马的阳刚壮美之声,能够听到鼓军威壮士气的雄壮旋律。这也是军旅文艺不同于一般其它题材文艺作品的价值所在。让我们庆幸的是,不论社会思潮多么纷繁多变,在我们的军旅文学作家队伍中,始终有一些面对市场多种多样诱惑却气定神闲的坚守者,不管外边的世界多么喧嚣和浮躁,他们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打造具有“军味”“战味”的军旅文学作品。近日,一部表现新一代知识型军人沙场较量的长篇小说《蓝军出击》应运而生,这部由军旅老作家郑方南创作的作品,以铁板铜琶似的雄浑壮美的吟唱,为习总书记的“军味”“战味”做了最好的解读和注脚,也为社会奉献了一部真正提振民心士气的精神大餐。作品一经出版,不仅为军旅文坛所关注,也为社会广大读者所喜爱。

  在今天读者的阅读选择越来越趋向多元化的背景下,靠一部小说能引起社会的关注,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然而《蓝军出击》不仅引起了社会的反响,而且被认为是军旅文学创作新时期以来一部难得的好作品。《蓝军出击》何以能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响?我认为,关键在于作品描写的是当下正在发生的军旅故事,它回答了社会大众关切的一个问题:这支靠前辈的浴血奋战曾经打造过无数光荣和辉煌的军队,他们今天能够适应新的现代化作战吗?他们还像前辈一样敢打仗、能打赢吗?在今天我国周边安全环境面临极其复杂的局面下,这是社会大众向新一代中国军人提出的时代之问。《蓝军出击》用文学的方式所回答的,正是社会大众的这种关切。

  《蓝军出击》这部作品浓墨重彩地描述和塑造的是一支颇具现代化意义的部队——山豹旅。按照设计,这支部队专门研究外军的最新战法,使用一切敌人可能使用的非常规手段,为常规部队提供一个真正的强有力的对手,提供一块砥砺三军的“磨刀石”。他的人员组成,是一大批具有高学历勇于创新的复合型人才。《蓝军出击》之所以充满了硝烟味和火药味,不仅仅是因为各类现代化兵器的广泛使用给红蓝双方造成的剑拔弩张的战场实景,更主要的是这种火药味来自参战人员每一个人的心里,对一支几十年未经战火的部队来说,发自内心的这种新旧观念的冲击和碰撞,才真正具有撼人心魄的力量。因为要变法图强,必然伴随战争观念的变革与创新。要打破常规建立战斗力生成的新模式,要冲破守常思维的陈旧羁绊,走出一条发展变革的新路,必然有一场对传统思维的革命。描写这种新旧观念的冲击和碰撞,成为《蓝军出击》最为精彩的篇章。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谈到创作方法时,有一段寓意深长的话,他说: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就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蓝军出击》这样一部写军事演习的小说,能写得让读者读后觉得荡气回肠,人物形象塑造得栩栩如生,故事结构一波三折,就在于作者对于他描述的对象有着深刻的生活体验,据说为了写好他笔下的人物故事,作者郑方南不是数天数月而是成年累月蹲点在演习部队。对他笔下的人物和故事他都能如数家珍地予以讲述。他所表现的是真正的“现在进行时”的生活,他所塑造的人物是活灵活现的军营当代人物。

  在《蓝军出击》的人物群像中,除了韩鹏、余大刚、徐晓村等一个个充满个性的人物之外,我认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808师师长王可争。可以说,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成为当代军旅文学人物画廊里又一个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作者通过这个形象,打造了变革年代一个具有家国情怀的敢于担当的新型指挥员形象。对个人荣辱、升迁提拔,他可以置之度外,因为他更关心的是部队战斗力的增强。《蓝军出击》正是通过王可争这样的一些军人形象,表现了我军一批军队建设急需的复合型人才的成长。

  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特别提出“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蓝军出击》之所以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就在于作者记录的是人民军队向现代化进军的伟大实践,作品中的生动故事来自于生活的源头活水,不是习总书记批评的那样是“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因为作者自觉地沉潜于生活之中,“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在生活中去发现和传播着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去弘扬和赞美我们这个民族和军队充满希望的伟大力量。我认为,对每个文艺家来说,像《蓝军出击》的作者一样,深入生活深入实践,创作更多为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好作品,就是对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的最好落实和实践。


(编辑:高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