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精神与情怀

时间:2014年11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朱辉军

  ◎ 自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依次粉墨登场后,文艺发展不说是走进了死胡同,至少是越走越窄了。对其历史上曾发生的作用,我们自然要肯定,但对其消极负面的影响,我们一定也不要低估。二者登陆中国以来,风习所致,无病呻吟、空虚苍白、滥情低俗的小说、影视、戏剧,以及“奇奇怪怪的建筑”及雕塑等,纷纷出笼,文艺百花园里一时间杂草丛生,有时甚至淹没了牡丹,遮掩了梅兰竹菊。相当长一段时期,一些文学家、艺术家及评论家为追“新”逐“后”疲于奔命,晕头转向。忘却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不仅是一种创作方法,还是一种认识方式,更是一种人生态度。

  ◎ “现实主义精神”要求我们直面现实,而“浪漫主义情怀”则要求我们超越现实,站在时代、历史和世界的高度,观照现实,变革现实,引领现实。

  ◎ 浪漫主义情怀与现实主义精神是统一的,“现实主义精神”一定要有“浪漫主义情怀”的提升,否则就很容易堕为庸俗的实利主义;“浪漫主义情怀”也要从现实的土壤中生长出来,否则就成了像浮萍一样的空想幻梦。而有机统一的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就是头顶苍天、脚踏大地的博大心灵。志存高远的文艺家,一定要有这样的追求。

  十月十五日金风送爽,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总揽全局,高屋建瓴,为新的历史条件下我国文艺事业的发展作出部署。其中,习总书记特别要求:文艺创作“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

  自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依次粉墨登场后,文艺发展不说是走进了死胡同,至少是越走越窄了。对这二者在历史上曾发生的作用,我们自然要肯定,但对其消极负面的影响,我们一定也不要低估。二者登陆中国以来,风习所致,无病呻吟、空虚苍白、滥情低俗的小说、影视、戏剧,以及“奇奇怪怪的建筑”及雕塑等,纷纷出笼,文艺百花园里一时间杂草丛生,有时甚至淹没了牡丹,遮掩了梅兰竹菊。相当长一段时期,一些文学家、艺术家及评论家为追“新”逐“后”疲于奔命,晕头转向,忘却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不仅是一种创作方法,还是一种认识方式,更是一种人生态度。因此,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并不会因历史的发展而落伍,而是具有永久的生命力的。对于我们正在进行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尤其具有助推器一般的价值和效用。

  怀着“现实主义精神”,首先就要求文艺家与时代发展同步伐。文艺与时代的关系,是文艺理论的基本课题。在今天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这一课题又被赋予了新的内涵。那么,当今时代,又有一些什么样的新特点呢?总体上说,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国际政治多极化,世界文化多元化。各国在谋求和平与发展的同时,竞争也日趋激烈,尤其是软实力的竞争,已成为新的博弈擂台,因此也就时常出现摩擦,出现争端,另一方面,则是相互合作、彼此促进。整个世界因此进入一个新的深刻变革时代,不仅完全不同于冷战后的格局,也与20世纪后期的状况有了很大的不同。我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阶段,正致力于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工业化和城镇化良性互动、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文艺家必须充分认识和深刻把握时代的脉搏和主潮,才能真正深入而又全面地反映时代的风貌,为伟大时代留下真实的形象记录。至于那些与时代脱节、或者有意与时代隔膜的文艺家,则迟早会被时代所遗弃。

  怀着“现实主义精神”,同时也要求文艺家深入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文艺从来不是自给自足的,生活是文艺创作的唯一源泉,实践是文艺家灵感激情的源头活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千千万万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也是当代中国文艺家为之奋斗的目标,任何人不可置身事外。只有积极投入人民群众的实践中,深入到改革开放的第一线,才能感受和体验到人民的伟大创造,才能取得鲜活的创作素材,才能获得前人所不可能有的诗情画意,也就才能创作出具有鲜明时代特点的文艺作品来。

  怀着“现实主义精神”,还要求文艺家须臾不能离开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这本是古今中外优秀文艺的共同追求,也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一贯主张。可往往就是在这样基本的问题上出现偏差,近年来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人民群众对此很有看法,既有对隔靴搔痒的不满足,更有对胡编乱造的不满意。有鉴于此,习总书记特别强调:“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习总书记在这里实际上是全方位地阐述了文艺与人民的关系,包括文艺的价值目标、表现对象、评鉴主体和文艺家的职责使命,拓展和深化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在这个问题上的论述,具有重要的学理意义和现实指导意义。每一位文艺家,每一个文艺工作者,都应该扪心自问:我们是不是在哪些环节做得不够,在哪些环节又有所忽略?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奋起直追,善莫大焉。如此,我国的文艺就真正能成为“人民的文艺”。

  “现实主义精神”要求我们直面现实,而“浪漫主义情怀”则要求我们超越现实,站在时代、历史和世界的高度,观照现实,变革现实,引领现实。

  这就对文艺家的修养、学养、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要获得“浪漫主义情怀”,必须具有思想的高度。文艺创作以形象思维为主,但归根结底是人类精神的结晶,因此必须具有思想内蕴。这既取决于作品所反映的现实生活,也取决于创作主体的思想认识。许多情况下,创作主体思想认识的高低、广狭、厚薄,就标志着其“情怀”的状态,并制约着作品的思想境界。这就要求文艺家务必要有哲学认识。对于当代中国文艺家来说,就是要努力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尽可能多地了解人类思想的最新进展,并以此来指导我们观察世界、透析人生。当然,要求文艺家具有哲学素养,绝不是让他们也去做哲学家或思想家,而是要用作品中去阐说哲理。艺术的思想,应当是如盐溶于水一样渗透在形象之中,与作者的情绪感受水乳交融,如此才更有渗透力和感染力。为什么《汤姆叔叔的小屋》《阿Q正传》比很多哲学著作,更影响广泛而深远?其缘由就在此。

  要获得“浪漫主义情怀”,必须吸纳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传统精华。中华五千年文化是一座丰富的宝藏,其中蕴藏着大情怀、大智慧、大境界,在这座宝藏面前,我们这些后人永远都是“小学生”。当代许多文艺家都切身感觉到,我们的传统功底严重不足。于是要么敬而远之,要么顶礼膜拜。其实,“小学生”也能成为大圣贤的,只要站到前人的肩上,我们就可能,并可以看得更远,走得更稳。怎么站到前人肩上呢?这就要求我们首先虚心诚意地理解和领悟,当然对其中一些错谬的、落后于时代发展的东西,也要加以厘清,而将其精华、精粹融入到我们的血液之中。这里常常出现两个误区:一是局限于文艺技法,二是食古不化。文艺家虽以文艺为事,但一定要开阔胸襟,将整个传统文化纳入视野之中;同时一定要将先贤真正的精华,化进自己的头脑里和心胸中,成就我们自己的智慧和情怀!

  要获得“浪漫主义情怀”,还要借鉴世界各国的优秀文化成果。前面说到传统功底不足,同样,“西学”修养也严重缺乏。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来有一定改观,但当代文艺家中有几人可像鲁迅、胡适、徐悲鸿、冼星海等那样学贯中西?这大约也是“缺少高峰”的主要症结之一吧。所以还是要接着“补课”,要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的优秀文化。我们的关注范围绝不可以仅限于西方,对于与我们近邻的东方文化,尤其要给予较多的关注。东西方文化确实是人类两大不同的思想体系、精神系统,在铸造人类灵魂、充实人类心灵、拓展人类情怀等方面,东方文化有其独到的优势;当然西方文化在思维逻辑、操作能力及社会结构等方面也有优长,故需兼顾而不可偏废。与对待传统文化一样,对待外国文化,同样要化为自己的血肉。

  兼具东西方文化精华,兼备传统与当代文化成就,又达到人类思想的新高度,如此“情怀”,该是多么博大,多么深厚,多么高远呵!

  浪漫主义情怀与现实主义精神是统一的,“现实主义精神”一定要有“浪漫主义情怀”的提升,否则就很容易堕为庸俗的实利主义;“浪漫主义情怀”也要从现实的土壤中生长出来,否则就成了像浮萍一样的空想幻梦。而有机统一的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就是头顶苍天、脚踏大地的博大心灵。志存高远的文艺家,一定要有这样的追求。

  从习总书记的文艺生活中,我们可以获知,他就是兼具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的。他喜爱现实主义巨擘,也赞赏浪漫主义大师。并且,对东方文化,对东方文艺家及其作品,他也是十分熟稔的。他深谙艺术三昧,因此对文艺问题驾轻就熟而又鞭辟入里,实为文艺家的良师益友,亦为当代中国文艺界之大幸。

  而作为政治家,习总书记关于文艺的重要讲话,固然也是从艺术规律出发的,但更多的则是从整个社会系统、从世界格局、从历史发展出发,来阐述当代文艺发展的根本性和关键性的重大问题。这是一篇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发展史上的光辉文献,是我国社会主义文艺发展的重要指针。其现实意义和历史作用,将影响深远,并历久弥新。


(编辑:王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