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朱铁志:为人民服务是文艺工作者的天职

时间:2014年10月2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朱铁志

  文艺作为时代的火炬、作家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理应承担更高的社会责任、担当更重的历史使命。这个责任和使命就是必须反映人民的心声,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

  七十二年前,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召开文艺座谈会,提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七十二年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邀约七十二位文艺家座谈,重提“为什么人”的问题。我们党历史上两次重要的文艺座谈会,同时指向一个问题。在我看来,有着非常鲜明的内在联系。

  延安时期正值我们党动员全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最后胜利的关键时期。召开文艺座谈会,“就是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

  今天,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历史时刻,在不同思想文化不断交流、交融、交锋的复杂背景下,文学艺术工作者同样面临着动员起全国的老百姓,为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同心协力、同舟共济、戮力前行的历史使命。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文艺生产力得到极大解放和发展,广大文艺工作者创作出不胜枚举的优秀作品,极大地丰富了社会主义文艺宝库,极大地丰富了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仅以小说为例,近年来每年以3000部左右的速度出版,平均每天8部。与此同时,电影、戏剧、绘画、雕塑、舞蹈、民间文艺等也呈现雨后春笋般的创作态势,人民群众文化生活的选择性得到极大满足。

  在整体繁荣的背景下,也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甚至有许多乱象值得警惕:有人躲避崇高、淡化价值、否定道德,热衷于描摹和渲染一己的感受;有人醉心感官刺激、追求内在体验、夸大潜能作用,陶醉在小我的小感觉之中;有人忽视宏大历史的真实记录、怀疑英雄人物的丰功伟绩、蔑视人民群众的创造作用,玩味于自我小宇宙的意乱神迷;有人无视火热生活的姹紫嫣红、无意关照底层民众的现实疾苦、有意回避作家的责任和使命,躲进名利的小楼之中,编织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的所谓文学理想;有人缺乏高尚的精神追求,将人性的光辉矮化为性的狂舞,打着通俗的旗号叫卖庸俗的货色,作家的责任与使命于他如笑谈,人类灵魂工程师和他风马牛不相及。文艺生态和观众读者心态也有值得警惕的地方:有的人的所谓创作,明明是拙劣的模仿,甚至是恶意的剽窃,依然能够得到一些粉丝无原则的追捧;有人站出来明辨是非,居然要忍受一些粉丝群氓般的谩骂攻击;一些歌颂真善美、弘扬正能量的作品常常要遭到某些网民的嘲笑,出版困难、发行量小;而一些虚情假意、戏说历史、嘲弄平凡的所谓创作,却能得到商业化的强力包装,夸大其词的广告渲染,造出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票房价值;令人担忧的是,一个时代性的精神浅表化、感官化、侏儒化倾向可能正在形成。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确实在相当层面上存在,可谓一语中的、切中时弊、振聋发聩。

  文艺作为时代的火炬、作家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理应承担更高的社会责任、担当更重的历史使命。这个责任和使命就是必须反映人民的心声,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把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铜臭气。文艺家也不能成为小我的奴隶,徜徉在自我的小天地小宇宙之中,往还逡巡、流连忘返,全然不顾身后狂飙突进的时代、负重前行的人民。文学艺术家如果不能通过自己富有才华的创作使人民群众怦然心动,人民群众就完全有理由遗忘他、忽视他、远离他。而一个为人民群众所遗忘、所忽视、所远离的作家艺术家,还能称其为作家艺术家吗?要保持创作的源头活水永不枯竭、维护文学生态的洁净明亮,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就是像总书记说的那样:“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做大地和万物谦卑的歌者,做时代和人民忠诚的儿子。唯有如此,作家艺术家才是这片土地上根深叶茂的苗木,才是人民群众心目中永远赞美劳动与创造的不倦歌手。


(编辑:晓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