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罗杨:农民画中国梦

时间:2014年09月2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农民画中国梦

罗 杨(中国民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获“我们的中国梦·全国农民画展”的金奖作品《山村姑娘》

  如果说中国梦是一幅充满着理想的美丽图画,中国的农民就能画出这幅美丽的图画。我相信,看了“我们的中国梦·全国农民画展”你也会深信不疑。

  金秋时节,一幅幅来自全国的梦幻般的农民画在中国农民画之乡万安县如约展开。万安农民画有着悠久的历史文脉和富有生机的当代传承。万安遗存的唐宋时期的寺庙中,就有着大量的壁画和丰富的雕刻,民间则有着古老的悬挂“水路画”之风。近年来,万安人又在田北村兴建了农民画村,村中有农民画展示墙、画苑、画家住宅等设施,成为集创作、展示、培训、写生为一体的创作基地和良好的交流平台。万安犹如一棵巨大的梧桐树,招来八方农民画家,这次全国性的展览如同吹响了全国农民画的集结号,引来各地的农民画高手一展风采,每一幅画都散发出浓郁的生活气息,透露出诱人的泥土芳香。此刻走进田北村就像走进了一幅绚丽多彩的中国梦画卷。

  农民画作为一种单独的绘画样式其概念出现于上世纪的五十年代,它是在那样一个年代兴盛起的由农民所作的画,强调的首先是农民的画,而不是其他人所画的农民题材的画。农民不受绘画理论的约束,只追求真实地面对自己的生活体验和感受。因此,农民画一经出现便以其简单的艺术理念,直白的造型追求,随意的透视和鲜明浓重的装饰色彩引来了专家和观者的刮目相看。美从民间来,民间有大美。农民画扎根于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沃土,以民间文化为创作基础,以乡村生活为创作灵感。在农民画家的概念里,绘画不仅不神秘也不是一个专业。他们没有受过透视原理和解剖学的训练,但他们可以凭超凡的想象构图出任意立体多维和平面透视的画面;他们没有学过色彩学和颜色搭配理论,但他们可以毫无忌讳地运用大红大绿等专业画家所回避的颜色而随意赋彩,搭配出冷暖结合、对比强烈、单纯鲜明的色调,以质朴简洁的绘画语言描绘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画作。他们不受绘画法则的约束,不受色彩原理的制约,没有他们不能画的,没有他们画不出来的,他们是无法而得法,在几十年的发展中,农民画家们不断总结着创作经验,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创作要领和风格,“红红绿绿,图个吉利”、“红与黄,喜煞娘”、“要喜气,红与绿;要求杨,一片黄”等就是农民画家们创作经验的生动总结。特别是在热心的专业美术工作者的辅导下,农民画家们绘画的技巧和理论知识在不断提高,并逐步摸出了许多绘画窍门。“色要少,还要好,看你使得巧不巧”等口诀充分体现出农民画家们的聪明与智慧。中国农民画以其奇特的风格、夸张的手法、大胆的用色以及醉人的情感被誉为“东方毕加索”。

  正所谓“天真烂漫是吾师”,综观全国的农民画,千姿百态的迥异画风来自鲜明的地域特色,但在核心表述方式上又呈现出明显的“趋同性”。这就是对生活中真善美的刻意还原和美好愿望的尽情表现。对农民画家来说,“画什么”远比“画成什么样”重要。农民画所表现的大都是他们亲身经历和感受的生活。他们画自己的人生情感人情美善,画自己的欢笑眷恋悲欢离合,画自己的衣食生产欢乐。他们熟悉啥就画啥,想画啥就画啥,用画笔夸张地描绘现实生活。画面中展示的是农民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和对未来生活的感觉。因此,中国人心中有多少美好的梦想,农民画就可以画出来多少美好的梦想。

  “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中国梦的愿景只有扎根在中国的文化沃土里才能生根发芽,只有沐浴中国田野的阳光雨露才能开花结果。欣赏和评判农民画时只有把它放在指定的语境中才能更好地理解它。在田北村已经有一批农民告别了原有的生产生活方式而专业从事绘画。看到他们全身心拥抱绘画梦的同时,我期望他们永远不要割断与农民画生命相连的生活本源,并始终保持住朴素的、原生态的、乡愁味十足的画风。因为真正的农民画,靠的不是绘画技巧而是生活本身。我相信,农民画作为“中国精神、中国形象、中国文化、中国表达”中最接地气的一种艺术形式,一定会为我们的中国梦增添更多的精彩。

获“我们的中国梦·全国农民画展”的金奖作品《农家乐》

获“我们的中国梦·全国农民画展”的金奖作品《多彩家园》


(编辑:小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