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首都文艺家南水北调中线源头创作采风侧记

时间:2014年08月08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彭 宽

那一渠滚烫的丹江水

——首都文艺家南水北调中线源头创作采风侧记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地——丹江口水库

  河南,南阳,陶岔,渠首闸。

  一边,是碧波万顷的丹江口水库;另一边,是蜿蜒千里的混凝土干渠。

  如果说纵跨鄂豫两省的丹江口水库即将成为中国北方的“大水缸”,那么南阳陶岔渠首闸就是接通这一“大水缸”的“水龙头”。

  只要拧开这个“水龙头”,远在1277公里之外,北京人喝的每一杯水,都将有超过1/4来自这里,天津人喝的每一杯水,都将有接近1/2来自这里。

  在北煤南运、西气东输、三峡大坝、西电东送等种种壮举之后,又一个史无前例的恢弘构想——南水北调,即将在中国大地上变为现实。

  实际上,自陶岔渠首闸至北京团城湖,还仅仅是整个南水北调的中线工程。

  这一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水利工程,共分东、中、西三线,规划至2050年全部完成,整个工程的年调水总量预计可达448亿立方米,相当于在黄淮海平原和西北部地区又增加了一条黄河。

  这一水利工程的目的,是为了改变中国北方水资源严重短缺状况,遏制因严重缺水引发的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局面。整个中国北方,7亿多亩耕地、3亿以上人口将因此受益。

  这是中国的水利梦,是中国水资源战略调配的世纪工程。而预计在2014年10月正式通水的中线工程,将主要解决京、津、冀、豫沿线20多座城市供水,是世界上迄今跨流域引水工程中最长最大的自流工程。

  饮水思源,是中国人一贯的感恩心态。一口甘甜的丹江水,融汇在内的是卓越的牺牲与奉献。

  7月23日至8月3日,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即将正式通水的前夕,60余名来自首都的文艺家,在北京市文联的组织下,深入水源地和渠首所在地,感受中国的水利梦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滚烫温度。

  在鄂豫两省的南阳、十堰、邓州、淅川、西峡、内乡、丹江口、郧县、郧西等地,文艺家一行看库区,看干渠,看大坝,看枢纽工程,看移民新村,看搬迁企业,看水源涵养,看水质监测,看水土保持……

  这片土地上,这库清水中,蕴含着一篇大写的、鲜活的、沸腾的水利史诗,可歌可泣,壮怀激烈。走进这里,每一位文艺家的心,都被深深地触动了。

  “南水北调,工程是历史性的,题材是时代性的,不容艺术家回避”

  今年年初,北京画院画家谢永增就联系过几位画家朋友,商量深入南水北调工程一线进行采风创作的计划,尚未成行,就接到北京文联的邀请,他获意外之喜,立刻一口答应。

  “南水北调,工程是历史性的,题材是时代性的,不容艺术家回避。”谢永增如是说。

  十天采风,一路收获,让他如愿以偿。同时,尽管对工程的宏伟早已有了认识,他的心灵依然受到了巨大震撼。

  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所感,他才知道,南水北调所牵动的,是怎样一个时空的大改造。

  鄂豫两省都有这么一句话;“南水北调,重点在工程,难点在移民,关键在水质。”言简意赅,勾勒出的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最核心的工作任务。

  ——大坝加高,库区扩容,丹江口水库成为“亚洲最大人工湖”。总干渠与现有河流、公路、铁路、灌溉渠道交叉工程全部立体交会,破解包括号称“工程癌症”的膨胀土在内的多项世界性难题,完成了内径、单跨跨度、流量均居国内外同类工程之首的湍河渡槽工程、精确到毫米的“穿黄工程”等一系列工程奇迹;

  ——水进人退,故土难离,移民搬迁一向是“天下第一难”。鄂豫两省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涉及的30余万移民搬迁,四年任务,两年完成,18名移民干部牺牲在工作一线。而如果我们再回溯历史,从上世纪50年代提出调水设想开始,为实现这一水利梦而离开故土的鄂豫两省移民前后则近百万,最多的一生曾经历6次搬迁,他们的牺牲与奉献,无法用数字来统计;

  ——调水不仅要水量,更要水质,擦净“水缸”,净化水源,水源地的生态保护更是“一号工程”。为保证一江清水入库,一库清水送京,鄂豫两省壮士断腕、雷霆行动,出台各种水污染防治办法,设置水土保持规划区,关停并转污染企业近千家,拒绝有污染风险的投资项目上百个,开展小流域治理和水土流失治理超过4000平方公里,对影响水质安全的旅游餐饮、禽畜养殖、城乡排污等全面清理,事涉大量城乡居民、企业职工的生活与收入,工作之难,力度之大,可以想见;

  ——其它的后续和延伸工作,更是千头万绪,纷繁复杂。大批移民来到安置地能否稳住,关停企业下岗职工安置能否跟上,水源涵养地经济发展转型能否成功,相关城乡生活垃圾排放能否消化,还有干线工程、配套工程与沿线现有和发展中的铁路、高速公路、油气管道、军事光缆、电力通讯设施、历史文物遗存等存在的种种矛盾如何协调,每一项,都让人深感艰难……

  不过,也正因为此,这一工程,才见其伟大之处,而也正是这一种伟大,才更吸引文艺家们,一次次来寻找它背后的故事。

  北京作协理事、作家马淑琴两年前曾随同中国作协组织的采风队伍深入过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写出了一系列的作品,而这一次,她依然毫不犹豫地再次前来,要继续为之创作。

  “我的感动太深刻了。时隔两年,我的激情还在继续。”马淑琴动情地说。

  “为南水北调作出了奉献和牺牲的每一个个人,每一个家庭,都是其中的一滴水滴”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相对于南水北调的伟大奇迹,更让采风的文艺家们动容的,是积累在它背后的那无数个人、无数家庭的奉献与牺牲。

  武警文工团一级编剧苏柳,为自己这次创作采风的作品拟定了一个标题——《滴水之恩》,与同行的文艺家交流时,马上有人表示反对,认为南水北调数百亿立方的水量不能以“滴水”来形容。不过苏柳坚持了自己的立意,她解释说:“再多的水量,都是由一滴一滴的水滴汇聚起来的,为南水北调作出了奉献和牺牲的每一个个人,每一个家庭,都是其中的一滴水滴。”

  那么,究竟有多少个人、多少家庭,为这一水利梦做出了默默无闻地奉献与牺牲?

  ——陈建国,方城段六标工程项目经理,所负责标段多次获得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劳动竞赛一等奖,而在他施工期间,哥哥和母亲相继离世,他却没有时间回去见最后一面。75岁的老父亲身患重病无人照料,他干脆将父亲接到工地,“带着老父修干渠”。他最大的希望,是在中线工程通水后,带着老父亲到北京的团城湖看一看,盛一杯水到母亲和哥哥的坟前祭一祭;

  ——邹小女,河南邓州市张村镇贾桥村农民,丈夫刘明全和四个儿子早在上世纪陶岔引丹工程时已经战斗在南水北调的工地上,四子刘德群牺牲在工地上时年龄还不到18岁。2010年,中线总干渠规划经过这个村,搬迁之外,还要迁坟,刘家长辈和刘明全以及大儿子、四儿子的坟都在其中,90岁的邹小女的态度决定着全村人的态度,面对挖掘机,她对五儿子说:“要是地下有知,他们也会支持咱迁坟的。不许哭,开机挖吧!”

  ——向晓丽,河南淅川县大石桥乡乡长,在解决移民矛盾过程中多次遭受村民的误解、谩骂、围攻,一个女干部,曾经在大雨天被村民拽到大街上,从上午淋到下午,不让动一步,曾经在入户做疏导动员工作时被围堵,多次在混乱中险些被殴打,但她硬是忍辱负重,坚持了下来,用自己的真诚去融化移民群众的胸中块垒;

  ——李进群,河南淅川县九重镇陶岔村村民,今年已经69岁,多年来义务看林、护渠,不让人往水库里丢弃杂物,看见有人不守规矩一定会上前制止、理论,被誉为“守护渠首民间第一人”。在他的带动下,淅川县启动了千人护水行动,成立了专业护水队伍,确定了全民护水行动日……

  在南水北调工程中,像陈建国、邹小女、向晓丽、李进群这样的人物,这样的付出,比比皆是,不可胜数。

  在采风过程中,汽车行驶在路上时,文艺家和车上的一位当地宣传干部攀谈,当大家请他讲一讲这些付出和奉献的故事时,这位七尺汉子却忽然沉默了,扭过头去,久久没有说话。而全车的文艺家也集体静默,没有人再忍心去打扰他。这份静默,是向他、也是向那些无法一一讲述的奉献者,传达无言的敬意。

  “我震惊于他们承受力的强大。这种承受力本身,就是一种伟大的力量,一种创造的力量”

  一路采风,北京文联理事、画家孙晓材时刻都是手拿相机、肩背画夹,每到一地,都忙着拍照和画速写,积累创作素材。他准备在回去后专门拿出一段时间,创作一个大幅的人物系列,将南水北调工程中的搬迁移民、基层干部、建设工人等形象,充分表现出来。

  “他们无论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承受了太多,我震惊于他们承受力的强大。这种承受力本身,就是一种伟大的力量,一种创造的力量。”孙晓材说,“我一定要通过系列人物创作,把这种伟大的力量表现出来。”

  确如孙晓材所言,在南水北调工程中,惊人的承受力,就是巨大的创造力。

  ——为了顺利完成移民搬迁工作,移民干部工作起来不分日夜,没有周末,更谈不上节假日,他们乐观地把这种工作模式总结为“五加二”、“白加黑”,把只能在夜里才能开的工作碰头会、业务研讨会、情况座谈会,总称为“夜总会”;

  ——为让移民在新的土地上能“稳得住、能发展、快致富”,安置区为移民科学调整生产用地和建设用地,发明了“滚地”法,为移民尽快安居兴建住房发明了“双委托”法,为移民提高就业技能和生产技能开展了“两培训”;

  ——为了真正做好水污染防治、水源地净化,在关停并转企业让地方财政收入锐减、同时生态保持支出反而增加的艰难情况下,市县乡村纷纷优化产业结构,推进转型发展,工业走向循环再利用,农业走向绿色无公害,旅游走向和谐原生态,一个个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景观跃然而出;

  ——为了让距离工程较近的群众住房不受影响,工程建设者在某些工程段放弃了炸药爆破的简便高效,硬是坚持使用机械工具作业;因为工程加班加点,无数施工建设者经年累月吃住在工地上,父母见不到,对象谈不上,大家没有怨言,只是一遍一遍地翻着台历,在工程竣工的最后日期那一页上不断画圈圈;

  ……

  体会和感受到这些承受力和创造力,艺术家的创作动力、创造灵感也被大幅度激发出来。摄影家王越、迟玉洁等一到工程现场就攀高伏低、取景拍摄;青年作家俞胜一到移民新村就扎进移民家里拉家常、做采访;词作家宋青松在采风过程中,创作进入了最佳状态,几乎一天一首歌词,《故土难离》《好干部》《老刘》……

  一路随行采风团队的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陈启刚感触深刻:“南水北调工程应该在文学艺术创作上有充分的反映,它集中体现出来的大爱报国和无私奉献,正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种体现。”

  的确,南水北调而来的那一库丹江水是滚烫的,其中凝聚的精神是大写的奉献与牺牲。早在2013年12月,中国文联已经组织文艺家来到这里,举行了大型慰问演出活动。陈启刚表示,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之时,北京市文联还要再次组织大批优秀文艺家到这里来,以最好的文艺节目,向所有作出奉献和牺牲的人表达最深的感恩、最高的尊敬。


(编辑:孙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