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笔荟】神木灵韵

时间:2014年08月0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甘铁生

  “一二三,到台湾,台湾有个阿里山,阿里山有神木……”纯净的台湾童谣在山中纯净地飘荡。在绿色掩映中,那歌声像云霞无形的翅膀,在香林中飞呀飞……

  三次到阿里山,每次都在这童谣的旋律中,被阿里山神木所震撼。其实这浩瀚的林海中,如今只剩了几十棵红桧。更多高大挺拔的树木是扁柏或亚杉、铁杉、松树等树种。红桧,这些动辄上百上千年的巨树们,吸取了日华山精,使山林中弥漫着醉人的芬芳,于是被称作“香林”!

  第一次进阿里山是乘坐小火车。从车窗外望,满眼翠绿!移动的树木和花草像影子一样飞掠。阳光也带着通黄或绿色的光柱,扯碎着、迷乱着、交错着,从眼前逃避似的掠去,让人觉得这片香林充满怪异的灵韵!

  待下了火车,置身在高大挺拔的、枝蔓丛生的巨树和灌木包围之中,尤其能感到空气充盈着各色精灵——从红桧身上,从被山间迷雾笼罩的各色叫不出名目的灌木身上,洋溢着自由飘荡的灵魂。她们的气味是那样让人心荡神怡,那样让人精神亢奋——这分明是香林的灵魂在和你的灵魂沟通了、共鸣了!你被这和谐而与世无争的纯净、空灵而坦荡的灵魂感动了!她跟你只是用她身上散发的精灵——她的体味交流。这就足够了。

  第二次是乘大巴进山,仍然有这种切肤的感觉,于是更爱阿里山香林了!

  第三次又来,一路上就期盼再与香林魂魄交流。然而天公不作美,遇雨了!那也要在雨中与香林交流!山路崎岖,忽而雨雾遮蔽了山峦和绿野,忽而雨歇又让白云彩练般在山峡中飘荡,一会儿缠住了大山的腰肢,一会儿又给山头戴上洁白的帽子、围上飘逸的头巾……这不就是花草树木的精灵在和大山游戏吗?她们婀娜着万千柔姿,恣意挑逗着对方——都是微笑着、会意着、相互美化着,决不像人类的尔虞我诈和恃强凌弱!

  终于到了停车场,又乘小巴进入香林深处。真是山色空濛雨亦奇呀。刚下车来,便被一股随着雨雾而来的浓郁香气激情地搂抱起来。那是饱含着负离子的香气,是香林的体味,也是她体内精华的外溢。那是让所有人倾倒的大自然的精华。但真的不是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呀。此刻,代替光柱的是雨柱。可是因茂密的香林用她所有的枝枝、杈杈、叶叶齐心合力地抵挡和拦截雨柱的侵扰,雨水便失去了嚣张,只是羞羞答答地、或急或缓地吟唱起来,仿佛很不情愿地咏颂香林“盛情”的迎接。于是水雾在香林中冉冉飘浮。浓厚点的便呈白色,轻浮些的则呈微微的淡蓝色,从树丛中飘浮到灌木丛中,又从那里飘浮出来,缠绕到参天的合抱之树上——这不就是阿里山香林的魂魄吗?她们似乎是在互相告慰着什么、传递着什么消息、讲述着什么丛林的哲学。我呆呆地站在雨中观看,哦,神奇的灵韵吆!有时她们聚集成显得厚重的雾气,有时又各自四散,只剩了微薄的一片,变幻着形态,在阴暗的雨天仍然潇洒地、无拘无束地凭着天性,任性地往来穿梭。那样从容,那样雍容,还带着庄重的高雅……

  沿着湿漉漉、弯曲的木梯道,我走向烟雨深处。尽管雨水滴答滴答地从脸上流到颈项里,但看到那些残留的巨大的红桧的根部时,我们还是满怀敬畏地在她面前拍照留念。那散布着气息的神木灵魂,那飘浮的云雾,又是在传递着悠远的回忆吧?那雾气和雨滴,可是她们凝重的叹息和泪水?

  也许她们在回忆远古的神话。大约是3500年前,阿里山便被造化赋予了一个神秘的使命:生长红桧,这世界上极其罕见的树种。她一生长便极其挺拔、极其壮硕,一味地朝向天际伸展。她在无骚扰的原始环境中生存了数千年。

  也许,她们在诉说阿里山天然森林资源的滥觞?

  对于天命安排的生离死别,她们是毫无怨言的。让她们痛恨的是以外力残暴地、野蛮地让她们夭折!她们曾经是何等幸福、安康地在阿里山生长、游戏,与百鸟、百兽和自然风雨一起嬉戏、亲和呀。可是,暴力,毁坏了她们幸福和谐的家园!

  与世隔绝的日子是1895年4月17日被打破的。她们当然不知道,耻辱的《马关条约》将台湾、澎湖列岛割让日本。4年后, 一位叫小池三九郎的日本技师便来阿里山探险,发现阿里山神木群。1899年,原台湾总督府森林学博士河合钝太郎率队进一步勘察阿里山,认定红桧巨大的开发价值,制定了庞大的开发计划。1900年6月12日,日本政府派小西成章、小笠原富二郎、小池三九郎及石田常平等人调查阿里山森林资源,说有30万株原始红桧遍及整个阿里山区;1906年2月,大阪的合名会社藤田组取得了经营许可权;当年7月,铁路工事开工,同时紧锣密鼓进行红桧采伐作业。

  人有人言,鸟有鸟语。我相信阿里山红桧一定有树的语言。在她们之中,肯定一直流传着万能的人也听不懂的树语:日本那个小池三九郎在一棵棵合抱巨树下侏儒一般仰望着,他被惊得目瞪口呆,嘴中不住地念叨“神木呀神木”。可不,阿里山红桧哪棵没有千余年的树龄,哪棵树没有百余米高!小池三九郎一眼就看出,每棵红桧的材积至少达数百立方米以上!

  阿里山广而深峻,红桧与大山相依为命。这是个有着千年修炼的精灵所在之地。在这里修筑铁路、砍伐红桧,必然会遇到种种灵异事件。果然,稀奇古怪的事例层出不穷了,工伤事故莫名其妙地发生了。每开发一寸,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似乎山精树怪和种种神灵都在作祟。原始森林里,只要劳作的声音一大,便会起风下雨;即使大晴天,也会气象万千,动不动就塌方。拉肚子、发烧、打摆子,像饮食起居一般成为惯常之事。夜间睡觉,竟发现有赤身裸体的男女在帐篷里幽灵般穿出穿进。定睛看时,依然只是拥挤在一起的苦力们。再有就是失踪。好端端的人,突然不见了。谁也说不清他是逃跑了还是被怪兽给吞吃了。还有人看见原始森林里会发光的树木,可等他们壮着胆子披荆斩棘地凑到树前,却发现不过是一棵特别普通的树木。甚至有人发现野人出没……疾病、失踪和死亡如影随形。为了保证进度,曾用毒气残杀台湾少数民族的种种残酷手段肯定都用上了。对此,阿里山每棵草木都有记忆,然而只是在用树的语言流传,人类是永远也听不懂的。砍伐者怎会记述自己的卑鄙无耻?!所有的苦难都被刻意地掩埋了。人们只能从红桧的残躯上体味出砍伐的凶残。

  1908年1月,曾因承揽阿里山工程而极其高傲的藤田组不顾一切中止了开发计划,同时要求日本政府给补偿金,补偿金达到120万日元!想想,若是无充分的理由,撕毁合同还获得赔偿——也太便宜他了吧?撤出阿里山的理由肯定是相当充分呀。但红桧的巨大开发价值还是让馋涎久滴的日本政府欲罢不能。10多年后的1909年4月,原台湾总督府又成立了“阿里山作业所”,再次向神圣的阿里山进发!

  劫掠与不义当然要付出代价。日本人发现阿里山如印度圣地“灵鹫山”般神圣不可侵犯。终于在1919年,他们决定花费巨资,以“请仙镇怪”法来镇压红桧精灵——他们以日本神社式样建造了阿里山寺(今已更名为慈云寺),并由当时曹洞宗馆长日置默仙师送来由暹罗(泰国)国王亲赠的释迦牟尼古佛像一尊供奉,妄图以此压住阿里山神之怒。又为镇住所谓“妖孽”,在阿里山神木附近修建“树灵塔”。此塔十分恶毒:塔身外形分明是一枚高20余米的红铜炮弹,四周以低矮的炮弹支撑。此弹群立在5层水泥塔基之上,那塔基每层代表500年树轮,5层便是2500年。“五”,是“无”的谐音。即神木2500年精灵均被镇压在炮弹形的塔下,进而将红桧砍伐得荡然“无”存。而这枚高达20余米的红褐色炮弹塔顶端,是一火车的车轮。这寓意再明显不过了:阿里山之精灵(可称为反抗异邦掠夺的民族之火),被坚船利炮所镇服,而最终的目的就是由车轮载着劫掠的果实返回倭国……

  为了欢庆胜利,日本人还在附近建了一座“庆功碑”,上书“琴山河合博士旌功碑”。不过刻碑的台湾工匠很有爱国心——你掠夺我台湾资源,还在这里树碑立传,想得美!但肉身敌不过枪炮子弹,工匠只好在字上下功夫:博士的“博”缺右上角的一点,而“功”字的“力”字不出头。于是,博士便非博,功也非功了。此碑便成为掠夺者被戏弄的墓志铭。

  香林神木,成为兴建日本神社、香舍的最佳建材。据说在日本至今还保存有大量的红桧,可再建无数个日本神社、寺庙、高档楼堂馆所……导游说,东京靖国神社前那醒目的木头门脸,就是台湾红桧!日本人对自己的资源却极为吝啬:日本佐贺也生长着3000年以上的巨树,但决不砍伐一枝一叶。他们在霸占台湾期间,光在阿里山便掠夺了30万株千年以上的红桧!

  中国老话说得不错:离地三尺有神明。阿里山香林岂无庇护的神明?据说日本将第一批红桧运抵日本国土后,瘟疫便在日本流行开了。于是鬼子们在阿里山竖起“树灵塔”的同时,又在日本本土上广建寺庙,供奉树神求庇寻护。然而至今得到庇护了吗?由于神社内供奉着二战时期被世人公决的甲级战犯,可以肯定地说,红桧的神灵是很别扭的,于是也会发出各种诅咒,于是从神社里总是传出不和谐的音响……

  烟雨如泣。我们来到“周公桧”面前。据考证,她生于周公摄政时代,被尊称为“周公桧”,据推算已有3000多年高龄。记得第一次来台湾乘小火车进山时,在阿里山主峰的神木车站下车,立马就看到这棵高凌云霄的红桧王!当时,她树身略倾,主干已折断,但树梢的分枝苍翠碧绿。巍巍挺立的树身高耸云天,宽阔的树围需十几人才能合抱。当年,小池三九郎就是在她面前嗫嚅着重复道:“神木呀神木。”也因此,她被尊为“阿里山神木”。那时,我看着她崔嵬而又满是疮痍的身姿,脑海中只迸出这样的字:“神!这就是树神!”她的命运一如我们的民族充满了坎坷。她在1956年遭到雷击,又在1997年被滂沱大雨冲垮了根系下的泥土山石,终于轰然倒塌……

  阿里山香林尽管饱受摧残,却仍能繁茂地生长。你看那里站着很多游人,在与被命名为“三代木”的红桧前照相留念。这“三代木”可谓红桧的奇观:原本是一株合抱巨树,但她倒下了,只留下巨大的残桩。然而是造化的神奇安排吗?横倒于地的第一代枯干,树龄已逾千年,矗立的第二代又只剩空壳残根,第三代则在这残根空壳之上,又枝繁叶茂地生长出丈余高的新枝!透着一股蓬勃、一股锐气,挺拔着的是一种顽强生长的精神!此外,还有千岁桧、同心木、三兄弟、三姐妹等红桧。这些奇木奇树,每株都有着悠远的传说。她们能这样百折不挠地顽强生存,分明是因为这片香林中滋润她们不灭的灵魂呀!

  伴着童谣的旋律,到了山下,我买了双桧木鞋垫。我喜欢登山,这样,不管在哪里登山,都会有阿里山红桧陪伴,都会有纯净的阿里山童谣伴随,让我觉得有份亲近蕴含其中。


(编辑: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