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香港当代水墨艺术展亮相京城

时间:2014年07月28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 展览时间:7月25日至7月30日

  ■ 展览地点:北京画院美术馆一、二层展厅

  ■ 主办单位:北京画院 香港水墨创意会  

狮山望曙(水墨纸本设色 2010年 70.5×71cm) 王无邪

春雨香江(水墨纸本设色 2012年 190×150cm 香港艺术馆藏品) 王秋童

崖上人家 (水墨纸本) 何百里

维多利亚港(水墨纸本 2014年 60×40cm) 沈 平

  京港文化交流的盛事(前言)

  □ 王明明

  北京画院以及所属美术馆近年来在坚持以齐白石艺术的研究与陈列为中心,逐步对20世纪中国艺术进行梳理的同时,也在关注今天中国艺术的发展,举办了多个国内艺术家的展览;还以公益性文化机构的理念为出发点,推出了扶持少数民族地区画家艺术创作的“少数民族地区艺术家系列邀请展”。今年,恰逢澳门回归15周年,更与澳门艺术博物馆合作,在澳举办了“白石造化——北京画院藏齐白石作品展”,反响强烈,由此也将展览的视野推展到港澳及东南亚地区。而今年7月下旬,北京画院邀请王无邪等香港艺术家作品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香港当代水墨艺术展”,应视为京港两地文化交流的又一盛事。

  香港,这颗东方的明珠,百年来其本土艺术在东方与西方之间、当代与传统之间,逐步形成了独有的艺术性格与创作群体。尤其是香港的当代水墨作品,风格多样,既有中国传统艺术理念的延续,也颇具实验精神,可谓“兼收并蓄、独辟蹊径”,在近年的中国画坛上呈现出更多鲜明的个人艺术风格与地域特色,轻松中蕴深意,意韵中现新味,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此次在北京画院推出的8位香港艺术家的数十件新作,将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展览。我还想说一点,在改革开放初期,香港曾是许多内地艺术家走向海外,推出自己作品的第一站。当年香港美术界给予了内地艺术同行诸多的支持与帮助,想起那些往事,我依然记忆犹新,倍感温暖。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交流日益频繁。内地的经济与艺术自新世纪以来,更取得了长足发展。因此,增进彼此交流,促进艺术的共同发展,势在必行。北京画院作为内地重要的艺术机构,也希望能够支持香港艺术家来内地办展,推广他们的艺术。这不仅是对香港艺术界往昔支持的回馈,更是促进两地艺术共同繁荣的实实在在的举措。

  策展人言

云起(水墨纸本 2011年 180×180cm 香港当代艺术奖 2012优秀艺术家奖获奖作品 香港艺术馆藏品) 黃孝逵

洁净的地方(水墨纸本设色 2006年 364×146cm) 林天行

捷克印象(水墨纸本 2009年 200×187cm) 熊 海

云海相搀(水墨纸本设色 2011年 197×97cm×2 2012香港当代艺术奖获奖作品 香港艺术馆藏品) 陈镜田

  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正创新

  □ 黄孝逵

  半个世纪前,香港油麻地小轮公司一位小职员参照西方绘画艺术开始了改造中国传统绘画的尝试,一场轰轰烈烈的现代水墨运动由此开始。这位小轮公司的稽查员便是现代水墨的创始人吕寿琨先生。由一些数据可以看到,吕先生的很多作品几乎是直接将美国弗朗茨·克莱因的油画搬到宣纸上,同时,弗朗茨·克莱因的油画作品中又明显有着中国绘画和书法的墨迹,中国西方、西方中国,谁能分得清谁入谁梦里?

  与吕寿琨并肩奋斗的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学生王无邪。王无邪生于1936年,曾接受西方教育,是将平面设计引入中国的第一人。

  设计师缜密的思维加上对中国文化传统深刻的理解,他理所当然地在现代水墨的历史篇章中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现代水墨另一路是台湾来港任教的刘国松。刘国松生于1932年,这位抗日战士的遗属颇有乃父之风,以战斗的形格变革中国绘画工具,开创一片又一片新天地。

  两路人马会师香港,现代水墨运动高潮迭起,成为中国绘画史上最深刻最宏大的一次改革。那时,笔者在上海读大学,爬高爬低到处绘制毛主席的肖像。30年后,现代水墨在中国内地以实验水墨之名兴起,而在香港却已成为历史。

  运动有始有终,艺术永无休止。现代水墨已由一个运动衍化为一个理念,那便是在中国绘画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推动水墨艺术不断发展,永不背弃传统,永不放弃改革。参加这次北京展览的8位艺术家,除王无邪外,都未曾参与现代水墨运动,但在他们的作品中,或多或少都可以感受到现代水墨的影响。

  与上世纪60年代大不相同,香港已成为国际金融贸易中心,其中艺术品的成交额高居世界第一,而当代西方新潮文化也渐渐成为视觉艺术的主流。每年5月以西方当代艺术为主体的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成为香港社会最瞩目的艺术聚会。近年来,新水墨艺术渐受重视,香港的文化机构,包括香港政府属下的博物馆艺术馆,都着意给水墨艺术作全新的诠释,将水墨这一媒介工具形而上为“水墨精神”,扩阔水墨原有的边界,举办了一系列将雕塑、装置、录像、概念艺术等列入的“新水墨艺术展”,水墨艺术的基本意念变得模糊不清,以笔墨纸张为创作工具的艺术家感到了危机,社会上对水墨艺术的发展也产生了疑虑。

  我们不能接受以发展的名义埋葬水墨艺术这个中国文化重要的载体,我们不能认同纯为创新的创新就是真正的创意。我们不能同意将对传统文化的改造简化为工具与形式的改变。寻求创新,不能以背弃传统作为代价。今时今日在香港,曾经以改革中国传统绘画为使命的艺术家在推动水墨艺术发展的同时,也自觉或不自觉地肩负起维护以至重建中国文化传统的使命。近几年,我们举办了很多反映当代精神面貌的水墨画展,包括这次北京的展览。置身这历史的轮回之中,我们努力过,我们仍在努力。


(编辑:苏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