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诗苑】《夏之歌》

时间:2014年07月11日来源:原创作者:董涛

《夏之歌》

(组诗)

    1   ——[背景音乐]交响诗套曲《我的祖国》第二乐章:《沃尔塔瓦河》(斯美塔那) 

  夏啊,春天来了; 

  久已未曾舒动的筋骨在交错挤压、正相互磨合。 

  奔跑着的晨风中,一声声艰涩的铿锵──怦然作响; 

  那是复苏了的冰河从迷惘的慵懒里振作起来, 

  努力地拱直起脊背,使劲地 

  使劲地晃动着膀臂──我多想能以我的热血去推助大海的壮阔! 

  ──我可以帮助你尽快地恢复体力,春说: 

  但你渴求的巨大能量,需要夏来源源补给。 

  夏呵,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缄默了一冬的啼唱,歌唱着张开来收敛的羽翼。 

  朝阳含笑,掩映出一串串悦耳的欢叫; 

  这是赶早的鸟儿在枝条、在桠杈间,在被默许后 

  一路飞鸣──我们多想能够拥有, 

  真正拥有一个绿色的天地。 

  ──我可以帮助你们静心地安下身来,春说: 

  然而,你们所向往的勃勃生机──这需要夏的开明与魄力。 

  夏啊,你已离去了多久? 

  严冬曾是多么漫长,西北风又是何等地肆虐。 

  溯吴淞河口攀各拉丹东雪峰── 

  白日的梦里,崩颓的流凌仍在迟滞前行的河道; 

  缘渤海之滨寻至巴颜喀拉山麓── 

  是白日的梦里,弥顽的尘霾愈加窒息着天空的呼吸。 

  夏呵,这都是因为失去了你: 

  满腔的热望已冷却成太多太多的殉祭。 

  唉,候鸟们一一飞走、不愿再归; 

  芸芸的众生,在这里依旧默默地生息繁衍。 

  侧耳谛聆:四周围万籁俱寂,听不到、听不到一点声音; 

  耳鼓中怎么也排遣不了,那夏日里蛙的和声──蝉的痴吟。 

  渐渐地、渐渐地,闭合上一双眼睛; 

  觉醒的是一颗不曾入梦的心! 

  夏呵,心怀梦想一直将你呼唤── 

  何时给予我狂澜显示生命的能动,以你的丰泽来育树成林。 

  

    2   ——[背景音乐]E大调练习曲:《在我心中响起一支歌》(肖  邦) 

  夏啊,白昼越来越长, 

  黑夜延迟了降下帷幔的时间。 

  久违的熏风呵,吹散了、吹散了世间的沉沉孤寂和冷清, 

  将你的清新温情传送给我,传遍天空与大地。 

  我──敏感的精灵、永恒的赤子! 

  乍暖还寒中业已提前换上了短衫; 

  浑身激荡着你活力的骚动,心灵驾驭着漫游的暇思 

  驰迷于你输予我的琼浆玉饮。 

  啊──飘飘欲醉了, 

  眼前这一垄垄的鹅黄葱绿在随风摇曳、翩翩起舞…… 

  敞开胸怀,深深地摄取霏霏细雨时的润泽,纳入进心脾: 

  想橘子洲头观千帆竞渡应随大江歌罢掉头东; 

  春天里的一抹余晖,它渲染出的簇簇桃红── 

  已在绛紫色的熊熊暮霭下点点树立、连成了一片。 

  识天地为坐标,冥冥中的那颗理想之星: 

  夏呵,永远是、永远是我奔赴你的遥遥启明。 

  

    3    ——[背景音乐]管弦乐:《意大利随想曲》(柴可夫斯基)  

  哦,忘不了── 

  忘不了先秦诸子,后世天工: 

  忘不了百家争鸣始有了我们的智哲, 

  忘不了创新发明为我们焕发出的璀璨和荣光。 

  记起了、记起了从地跨三洲的罗马帝国,到君士坦丁堡被攻陷占领; 

  记起了从西班牙启锚首航寰球,到庞大的无敌舰队彻底倾覆; 

  记起了那曾经红日不落的大不列颠,看如今这夕照下无限风光的阿美利加…… 

  历史就这样变幻着冷暖寒暑、留下的是花谢花开? 

  忆从神游:中秋时节天高气爽, 

  琼楼玉宇间的渺渺浮云,多少次 

  多少次欣欣然涌向了那轮华贵的明月; 

  空中的楼阁云聚云散,却从来──只能是月有阴晴、复圆缺。 

  回首平眸,盈盈的汗水从一圈圈旋转着的剪影下缓缓地流过; 

  悠悠不尽的江河哟,是我们在推动着、推动着历史沉重的水车, 

  从古到今──由低向高,一筒筒舀取起时光中的分分秒秒…… 

  夏呵,心目中越来越显现出这一次你临近的方位。 

  我来了,夏啊,我在朝你走近; 

  我的步履并不轻盈,磕磕绊绊中──听得见自己在吁吁带喘…… 

  你的存在,让我相信了有前世、还有来生; 

  我不再乞灵朝夕的狂热,竟能换取一劳永逸── 

  就像你:在每一年里, 

  并非为应付岁月的轮回才介于春秋之交。 

  不是么,千载黄河至今仍日淤月染; 

  三北的林障则要靠子子孙孙──辈辈修葺。 

  唉,我满怀信心却有人嗤之为“堂吉诃德”; 

  他们阅尽沧桑:说那难以实现的梦想,这厮简直心比天高。 

  不、不、不啊!十万万余众,我是其中之一; 

  我们,愿做愚公和夸父──以付出生命的执著来圆梦成真── 

  一锹锹,铲掘向腐败与蒙昧; 

  呕心培护起座座幼林。 

  哈哈!好一个心比天高的民族:既然我们 

  当真已踏入进春天,就注定了要履践夏日的行动。 

  

   4 作  为 ——[背景音乐]《合唱》交响曲第四乐章:《欢乐颂》(贝多芬) 

  轰隆隆──滚滚的沉雷隐隐驶过, 

  夏啊:耳畔口诛笔伐,终于汇响了你摧动的阵鼓; 

  你的目光所及呵──束束电闪是我们穿云破雾的长鞭, 

  从这鞭鞘间呼啸而出的是:公平与正义──照亮了梦想,泽被天下! 

  每每举目前方,新的征程总要在脚下曲折地伸展、蜿蜒着递进; 

  踩出的路径永远被印在了身后的雪山,留向了迈过的草地。 

  我们跑遍大江西东,奔越悬河上下; 

  领层林叠翠徜徉在飞涌的云端,唤神州同应与你共赴晨曦。 

  这一次我要和浩浩荡荡的夏季风驰骋在波涛汹涌的大洋上: 

  你奔走呼号──让整个大气层都鼓舞起广泛的能动; 

  以此驱策着湛蓝色狂野的飞湍── 

  从赤道的中天伸开双臂,去拥抱南北两极! 

  慢慢地、慢慢地从你特有的气息里体味到心旷神怡的畅足, 

  久久地、久久地在我的肺腑内盈留住这荡气回肠的惬意; 

  向天呐喊!夏呵:请你传檄挟调百川之水── 

  在蓝色的星球上,无处不在寻求这四海一家的融合! 


(编辑: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