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花开富贵君子风——黄宾虹画牡丹

时间:2014年07月07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徐本全

醉把名花掌上新,空山开处几回春。西施自爱倾城色,一出吴宫不嫁人。

                                    ——黄宾虹题画牡丹诗

  黄宾虹晚年,在其山水画艺术走向成熟之时,竟然画了大量的花鸟画。也许,浓浓淡淡画了一生山水画的他,觉得该画些花鸟画轻松一下了。也许,因为年轻时曾仰慕陈若木的花鸟画,但一直都在探索山水画,无暇顾及花鸟画,晚年才想圆曾经的梦想吧。我们看宾翁的花鸟画作品,真的与陈若木画风相近,传承关系很明显。

  黄宾虹的花鸟画,成就不在其山水画之下,如同其书法不在其山水画之下一样。时至今日,在黄宾虹辞世一个甲子之后,不但其山水画艺术受到了空前的追捧,并且其花鸟画的影响也日渐凸显,学习“黄派”花鸟画的人越来越多了,由此可见,人们对其艺术的理解和认知正在走向深入和全面。

  黄宾虹的花鸟画与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及其他花鸟画家有着明显的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主要在于其作品没有所谓的“纵横习气”和“霸气”,有的只是天真之气、自然之气、平和之气。不仅其所画梅兰竹菊和山花野卉能让我们感到了率真的品格,就连画牡丹,在他的笔下也少了雍容华贵之姿和大富大贵之气,同样具有了艳而不俗、纯真自然的君子之风。

  古代文人山水画家大都爱画梅兰竹菊,以期与山水品格一致,借以表现作者的那份超脱与清高,而鲜有画象征大富大贵的牡丹者。然而,擅画黑山水的黄宾虹,不仅同样爱画梅兰竹菊,同时也爱画山花野卉,还爱画牡丹。在黄宾虹笔下,明花与夜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黄宾虹画牡丹的技法很丰富,得益于他那变化神奇的山水画法。他题画有“以点染写花,含刚健于婀娜”,可见,黄宾虹将其山水画的点染法用来画花卉。他画牡丹有点花点叶法、勾花点叶法、勾花勾叶法、勾叶点花法等等,下面逐一介绍。

  图1、9、10、13、14、15是点花点叶法,花头与叶以色或墨直接点出,此法是从没骨画法发展而来。其中图1单笔点花头,单笔勾叶筋,笔法精炼,看上去很爽。图12花头是勾点、勾染结合法,即以色边勾边点染,边点染边勾,以复笔勾叶筋,先墨后色,以期多变化并与画面整体色调一致。这是黄宾虹最常用的画法,其画芍药、月季等皆爱用此法,此法应该是黄宾虹结合双勾和没骨的创造。图2、4、6、11是勾花点叶法,此法也是黄宾虹画花卉常用的画法,其中图6以叶为主,用笔变化多端,墨色丰富。图5是勾花勾叶填色法,即双勾古法,以线为主,突出线条美。图3、7是勾花点叶和勾叶点花穿插结合法,有没骨,有双勾,相互衬托,追求错落美。图8两个花头有勾有点,但叶子墨色一致,不予变化,是为了衬托突出花头,很富美感。图9红花配了石头,图11黄花配了石榴,图13紫花配了绿梅,不仅形成对比,相互衬托,更支撑了整个画面,组合得很巧妙。图14画丛枝整树牡丹,花与叶颜色多变,整体感很好。

  从黄宾虹这些牡丹画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到,无论是水墨还是设色,双勾还是点染,或是勾点结合;无论是折枝还是整树,单独还是与其它花卉相配,总是呈现出一种松动自然,秀丽淡雅之姿。那种“大富贵亦寿考”、“富贵有期”、“富贵神仙”之类肥花大叶的牡丹在黄宾虹作品中难觅踪影,因为黄宾虹一生与富贵无缘,当然画不出,也不愿意画这些东西。黄宾虹画的牡丹与其自身的品格心路相一致,从容、淡定、平和、低调、朴素、脱俗。其作品中最重要的东西“画品”和“格调”仍然与其山水画在一个层面上,从这一点上看,黄宾虹也是花鸟画大师的历史定位毋庸置疑。

  画品即人品,人品既高,画品不得不高。黄宾虹画花鸟画牡丹,在吴昌硕、齐白石这些花鸟画高手之外一枝独秀,独领风骚。当代国画界学习“黄派花鸟”之风正悄然兴起。黄宾虹的花鸟画或许是连接其“雅赏俗不赏”的山水画的一个雅俗共赏的桥梁。

虹庐画派艺术系列讲座(第四讲)

  作画应入乎规矩范围之中,又应超出规矩范围之外,应纯任自然,不假修饰,更不为理法所束缚。含刚健于婀娜,脱去作家习气。论画者以“似而不似”为上,熟中求生,亦是一法。 ——黄宾虹

纪念黄宾虹大师诞辰150周年

 

图一 黄宾虹

 

图二 黄宾虹

 

图3 黄宾虹

 

图4 黄宾虹

 

图5 黄宾虹

 

图6 黄宾虹

 

图7 黄宾虹

 

图8 黄宾虹

 

图9 黄宾虹

 

图10 黄宾虹

 

图11 黄宾虹

 

图12 黄宾虹

 

图13 黄宾虹

 

图14 黄宾虹

 

图15 黄宾虹

 

花开富贵君子风 徐本全

 

无限春光入画来 徐本全

 

黄宾虹年“黄宾虹热”升温

  今明两年分别是黄宾虹先生诞辰150周年和逝世60周年纪念,全国各地都在举办各种活动来纪念这位20世纪伟大的艺术家。生前颇为寂寞的一代艺术大师,在辞世一个甲子之后,终于迎来了其艺术的最发光之时,如日中天。继5月北京保利博物馆举办了“虹叟书画展和黄宾虹国际学术研讨会”之后,浙江美术馆于6月举办了“宾虹气象——黄宾虹作品展”,位于浙江博物馆孤山馆区的“黄宾虹艺术馆”也于6月下旬开馆。

  艺术市场也乘此东风,一直以来落后于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等名家市场价位的黄宾虹作品,近年的拍卖价格一路攀高,今年的中国嘉德春拍“大观”夜场,黄宾虹92岁巨作《南高峰小景》以6267.5万元拍出,创黄宾虹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也成为本场的最高成交纪录;书法作品《临大盂鼎铭文手卷》也以1725万元创其书法最高纪录。随着人们对黄宾虹艺术成就的理解和认识不断深入和提高,其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将不再脱节,黄宾虹作品的亿元时代为期不远了。(杨 洋) 


(编辑:黄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