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内维尔·马里纳:中国乐迷竟然这么爱我

时间:2014年02月28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 悦

内维尔·马里纳在排练间隙  

   连日的雾霾使得人提不起精神来,中国爱乐的工作人员有些担心首度到访中国、已有90岁高龄的殿堂级指挥大师内维尔·马里纳能否适应这样的坏天气。然而刚一下飞机马里纳便以其独特的“英式幽默”打趣道,“当年伦敦的空气也不怎么样,北京的雾霾天让我体验了一把怀旧,像是回到了年轻时的雾都——伦敦城。”开朗健谈、精神矍铄的马里纳1985年被受封为爵士勋位,在英国享有很高的声望和社会地位,但其谦和的修养和平易近人的风格令接触过他的人都十分钦佩,在和年轻人一起时更是十分“聊得来”。其在古典音乐界的卓越贡献令不少乐迷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便对马里纳及其指挥的圣马丁室内乐团“了如指掌”,不少人直言:“大师,为啥不早点来中国?”马里纳此刻则表现得像个害羞的小孩:“或者是档期不对,或者是没有人诚恳邀请我。总之,这次是天时地利人和,我就顺利地来了。” 

  31日晚,马里纳将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莫扎特第三十五交响曲“哈夫纳”、贝多芬第二交响曲以及英国作曲家埃尔加的《谜语变奏曲》,曲目均为马里纳最令人称道的作品。此次大师在国内的首秀堪称是圆了中国乐迷翘首期待多年的一个音乐之梦。 

  传奇大师 “将时间留给自己” 

  “如果在美国打开一个播放古典音乐的电台,很有可能会在一曲结束后听到播音员介绍说这是马里纳指挥乐团的演奏。”这是英国著名的乐评人迈克尔·怀特在一篇关于马里纳的报道中发出的感慨。在职业生涯中马里纳一共录制发行了近500张唱片,涵盖的曲目范围极为广泛,从巴洛克时代到近代作品,从室内乐、交响曲、协奏曲、清唱剧到歌剧无所不包。毫不夸张地说,只要一个人购买古典音乐的唱片,他的唱片架上就一定能找到马里纳的名字。并且令人颇为称道的是,对艺术有着严格要求的马里纳大师所录制的唱片几乎从无败笔,他见证了古典音乐的迅速发展和唱片工业的繁盛兴衰。 

  在马里纳的音乐生涯中不得不提的还有如今已经蜚声世界的圣马丁室内乐团。1958年,马里纳一手创建了圣马丁室内乐团,乐团完全按照他精致的艺术理念而演奏,在过去五十多年间成为了一支世界级的室内乐团。自创建后马里纳一直担任这支乐团的艺术总监,直到2011年卸任。马里纳本人说他卸任的原因是年事已高,已经无法再适应乐团高密度的演出和全球巡演安排,他需要的是将时间留给自己,以自己适应的节奏做他想做的事。 

  中国乐迷 “二十年的等待” 

  直接受益马里纳“将时间留给自己”的无疑就是中国乐迷。圣马丁室内乐团曾多次来华演出,但每一次率团前来的都不是马里纳先生本人。事实上,几乎伴随着中国第一批“发烧友”的出现,马里纳的名字就在国内为人所知。中国爱乐乐团的团长李南就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大量购买收藏国外唱片的人士,用他的话说,“中国乐迷至少等了大师二十年了,这一次中国爱乐乐团能在音乐季中邀请到大师作为客席艺术家指挥乐团,这是一种荣誉,也是中国爱乐乐团的使命感”。 

  中国爱乐乐团的艺术总监余隆更是直言不讳地说:“马里纳先生之所以能出现在中国舞台上,这是中国爱乐乐团十四年来坚持不懈执行国际通行的音乐季演出的一个结果。”据他介绍,马里纳先生在此前就听多位曾在中国爱乐音乐季中与乐团合作的音乐家们说起这个乐团,于是在他从圣马丁室内乐团卸任后,他希望迟来的中国首秀能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于是他的名字顺理成章地出现在了乐团2013-2014音乐季的节目册中。“也许很多人以为能请动马里纳先生来演出是一件十分艰苦的工作,但其实完全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余隆对此介绍称。 

  父子巧遇 在北京共进晚餐 

  “这真是一个令人激动万分的时刻,我到达北京之后才知道中国乐迷竟然这么爱我,这是让我感到十分荣幸的,甚至是一辈子都值得骄傲的事情。我是一个乐于接受新鲜事物的人,我就很好奇:中国爱乐乐团的乐器都是从哪里来的?是中国产的还是外国的?”马里纳在给乐队排练的间隙还不忘询问他最关心的事情。将于今年415日年满九十岁的内维尔·马里纳在排练场上活力四射,使得排练现场的气氛十分愉悦。中国爱乐乐团原本事先为大师准备了四把高矮不同的椅子,没想到一下午的排练他一下都没坐,在被问及长寿秘诀时,马里纳不禁自豪地表示:“首先是由于我选择了身体强壮的父亲母亲,再者是因为心情愉悦、保持好奇心以及将指挥作为一项运动。我住在伦敦的乡下,喜欢在露天场地打网球,当然与我打球的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姑娘,这一点必须强调。” 

  马里纳的儿子小马里纳是一位出色的单簧管演奏家,他在伦敦交响乐团长期担任单簧管首席。十分巧合的是,31日晚伦敦交响乐团将在国家大剧院进行演出,伦敦交响乐团甚至和大师下榻在了同一个酒店。马里纳开玩笑说,他们夫妇和儿子在伦敦也是住在同一间寓所,但因为各自忙碌的工作一年也难得住在一起太多时间,上一次一起吃饭起码是五周之前了,没想到这次在北京竟然住在了同一幢建筑中,并且还约好了共进晚餐。(张 悦) 


(编辑:黄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