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李洱:对于汉语文学,库切比马尔克斯更重要

时间:2019年09月30日 来源:中国文艺网 作者:金涛
0

  李洱:对于汉语文学,库切比马尔克斯更重要

  一个虚构的移民国度、一个神秘的天才儿童、一所匪夷所思的学校、一桩离奇的杀人案件……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版了诺奖得主J.M.库切的最新小说作品《耶稣的学生时代》,并在北京单向空间·爱琴海店举行了新书分享会,作家邱华栋和刚刚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作家李洱分享了阅读库切的心得。

《耶稣的学生时代》分享会现场

  邱华栋和李洱均是库切的忠实读者和研究者,且对库切评价极高。在邱华栋看来,库切是“金字塔尖上的作家”,是永远都能够提供精神营养的作家。李洱则指出,至少对中国读者、对汉语文学历史来讲,库切比马尔克斯要重要得多,“库切在中国往往被忽视,他属于知性作家,把他引进汉语写作环境非常重要,可以提升汉语的品质”。在李洱看来,当下汉语写作喧闹的、表象的、热烈的,或者简单的、忧伤的、抒情的成分太多,而知性内容明显欠缺。

  《耶稣的学生时代》是库切上一部作品《耶稣的童年》的续篇,中文版由知名译者杨向荣翻译,小说有着颇为简单的人物设定、三言两语就可概括的类似悬疑小说的情节,但事实上,本书在情节之外,在角色之间的对话中包含着无穷无尽可以反复玩味、深思的细微思想,这是库切独具的笔法,也是这本书最为特别之处。

  今年79岁的库切出生于1940年。邱华栋指出,库切2000年之前是南非作家,2000年之成为澳大利亚作家,他的作品因为生活环境的变化分成两大类。2000年之前的作品,写的是南非的社会生活,代表作《耻》让读者用另外一种眼光来看待南非,既反思了西方文明不适应南非的地方,同时对南非的现状有着深刻的批判。从南非移民至澳大利亚的经历,让库切开始在小说中探讨移民的话题。

  在李洱看来,库切后期的写作涉及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晚期写作,有着很强的超验性、碎片化特点。他的作品对中国读者来讲有着很强的现实感,读者能够感受到他晚期作品跟中国现实构成的某种摩擦,比如其中的移民话题。李洱说:“可以说当代所有的中国人都是移民,你从一个时代到另外一个时代,从一个空间到另外一个空间,我们说的移民,既是时间概念,也是空间概念,我们从旧的分崩离析的伦理中走出来,试图重建一种新的伦理,这个过程如此艰难,这个状态就是移民状态。我们以为待在北京,其实是我们是从胡同走到‘爱琴海’,一个冠上‘爱琴海’名字的全新的空间,所有人都变成新的移民,文化的新的移民。”李洱说,库切就是有这种本事,他的叙述线索如此简单,他的思考如此深入,他可以相当深入地击中我们目前的文化现实,让所有人都卷进去,这是库切作为知性作家手术刀般的、庖丁解牛般的能力。

  两位嘉宾聊库切新书时,也不断提起曾对自己产生影响的库切的经典作品,如《耻》《青春》《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等代表作。多年来这些作品在国内版权较为分散,最重要的作品由不同出版社出版,未能形成一套完整展现作者风格和成就的文集。这一次,人民文学出版社将库切的经典作品一网打尽,将陆续在“库切文集”中出版。文集将于2020年库切80岁时出齐,并且为了弥补之前版本不统一的遗憾,也为了让库切在新版本展现新的风貌,人文社邀请了在当代外国文学领域最具影响力的翻译家、作家对库切的几部经典作品进行重新翻译,译者阵容包括冯涛(《耻》)、黄昱宁(《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方柏林(《男孩》)、于是(《青春》)、周嘉宁(《夏日》)等。

(编辑:郭青剑)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