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视野>国学美学

天地生灵:方楚雄的艺术世界

时间:2021年09月13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亚萌
0

天地生灵(中国画) 方楚雄

  岭南大地,一如唐代戴叔伦所言“红芳绿笋”,又如宋代郑刚中所述“青山不老”,孕育了品格、精神与价值自成一脉的岭南画派。自20世纪初以来,岭南画派吸收中国各地及外来因素,通过长期融汇创新延绵至今,名家辈出、声动宇内,形成“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艺术主张和风格面貌,画家方楚雄正是岭南画派精神的守护者和弘扬者。9月8日至21日,由中国美协、中国美术馆、中国画学会、广州美院主办的“天地生灵——方楚雄的艺术世界”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通过展出方楚雄120多件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品和手稿,展现了画家多年来在花鸟画领域的探索与思考。

  生灵温情:写生郁勃活泼

  上世纪70年代,方楚雄到广州求学,黎雄才、杨之光、陈金章等老师的教导,和岭南画派重视生活、重视写生、兼容创新的精神深深孕育了他的艺术人生。留校任教期间,他又拜访请教了李可染、李苦禅、孙其峰等前辈,于后来的美术教学中颇受启迪。“在潮汕艺术的基础上,方楚雄继承关山月、黎雄才、杨之光等大家的风格,逐渐形成了海派风格与岭南文化结合的自我风格。”中国美协副主席、广州美院院长、本展策展人李劲堃说。

  方楚雄多次深入到山区、林场、森林写生,肇庆的鼎湖山、从化的梅林、海南的霸王岭和五指山、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古树苍藤、老干新芽、寄生野卉、山涧小溪,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创作的灵感。这种席地铺纸、对景创作的写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花鸟画坛尚属不多见的新尝试,“后来我多次带学生到各地写生,不但留意山野林木之意,也留意村前舍后、瓜蔬鸡犬、柴火农具之情趣,使作品更充满乡村泥土气息”,方楚雄所说的写生,在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名誉主席冯远看来,就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画特别是花鸟画科面貌为之一变的关键环节。

  北宋苏轼《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其一》诗曰:“边鸾雀写生,赵昌花传神”,一方面将“写生”的概念规定为写出生动之姿、写出生意,同时又与“传神”对仗,暗示写生与传神一样,都是对现实的深化和升华;清代邹一桂在《小山画谱》中又说“用意、用笔、用色,一一生动,方可谓之写生”,对花鸟画意、笔、色各个方面提出了整体性要求。在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本展策展人吴为山看来,方楚雄从传统花鸟画的写生路径中寻觅到现代转型的创作模式,不仅溯“道”追“理”、求“气”索“韵”,传递宇宙大化的生意;同时也面向自然、生活并将之诉诸毫端,紧扣笔墨本质去拓展个性艺术语言。他说:“他的花鸟画灵秀温润,削弱了理性抽绎的符号化特征而注入更多可感可触的意味,给画面带来了更多现实感、现场感和现代感,充分彰显了花鸟画的现代性意义和价值。方楚雄的创作思路从未离开过中国文化传统,却能够扬弃文人画陈陈相因的概念化和程式化弊端,最大程度地统一了现实生活与生命意识,将深度、广度、温度并于一轨,不断地向精神的制高点迈进。 ”方楚雄的艺术之路得益于现代学院教学与传统师徒相授的兼容并蓄,将自然美与生活情融为一体,营造出一派郁勃活泼的生命境界。

竹林佳趣(中国画) 方楚雄

  天地壮阔:映现生命境界

  “墨色与彩色、造型与抒情、大自然与时代生活……方楚雄将对诸多关系的思考融入创作之中;他将大量线条织成物象,画面充溢满构图的特色。”中国美协主席、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说。方楚雄花鸟画的开拓性在于从传统折枝花鸟的表现还原为生态花鸟的表现,他不再迷恋一枝一叶的写意抒怀,而是纳密林、繁花、老树、走兽、禽鸟入画,展开了植物、动物共融共存的自然世界,表现出以现实主义态度拥抱现实、歌颂生命、守护生态的面貌。

  在方楚雄这里,花鸟画的表现对象得到了极大丰富,特别是南国繁茂的热带风物成为他区别于古人与时贤最具代表性的标志。而此标志亦是方楚雄艺术能够在自醒、自悟中逐渐培养起艺术的自觉意识,实现沿古映今并不失时代风神的关键所在——他创造性地采用中国花鸟画的传统写生意识与现代西方传入的写生方法相融合,探索出现代语境下具有个性的创作理路。

  方楚雄将岭南画派独有的笔墨方式内化为属于自我的文化基因并投射到作品中,其理念、技法、意境皆体现出源于地域性的文化认同,尤其是已臻妙境的花鸟画,吸纳中外表现技法,熔炼出古今审美的意蕴。“方楚雄艺术的主旋律就是对生命精神的礼赞。如果说山水画彰显的是宇宙境界,人物画高标的是道德境界,那么花鸟画则映现了生命之境。在中国人心中,万物都参与了生命的大化流衍且一体并进,花木翎毛、走兽鱼虫,均昭示着无所不在的生生之德。”吴为山说。而在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尚辉看来,方楚雄“尤其喜爱描写生活中的花鸟,井台旁的花木、稻田边的野草、乡间路上的飞鸟,这些来自他童年生活的自然世界都曾启发了他对自然的遐想与热爱,同样成为他不断探索花鸟画当代精神不曾减损的艺术初衷”。

  如范迪安所言,方楚雄“虔诚向传统、热忱向生活,达致笔下的花鸟万象”,他的花鸟画吸引我们的绝不只是如何细微地再现了自然现象,而是他对自然的讴歌所表达的一种生命意识与生活态度:“继承传统、面对现实,是当代画家面对的课题。不断创作出既有民族文化底蕴、又有时代精神和个人风格的作品,表现天地生灵、感受生命,是我一生不懈的努力和追求”,方楚雄说,“画画是我一生之至爱,也成为我的生活方式”。

(编辑:高涵)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