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评论>聚焦

人民日报海外版: 有价值的创意建立在功夫之上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张稚丹

曹文轩:有价值的创意建立在功夫之上

  “我是读着曹文轩的作品变老的”,在曹文轩现实主义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上,满头白发的金波第一句话就把大家逗乐了。

  这位著名儿童作家非常感性地描述了曹文轩作品带给他的感受,“他的作品跟别人不一样,必须夜深人静时在家里读。吸引我的是细节和情调,比如《草房子》里中药的味道,无词的歌声。故事是架子,是用来摆花的,让血脉流动的,细节才是血肉。我们不缺故事,但情调比情节保留的时间更长。曹文轩的书具有现实主义的力量,促使你感受、思考,就像暮色中把玩的一颗珠子,是暗色中的光亮。”

  作协副主席、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则更明确地指出,曹文轩的创作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结合。他用强大的美的说服力告诉我们,前面有亮光,而且这亮光会越来越强大。

  在市场潮流影响下,各种奇幻作品渐渐占据儿童文学的主流,即便有一些畅销作品可归为现实主义,但往往徘徊在搞笑和娱乐。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孙柱说,曹文轩作品在讲述中国故事的同时融入了担当、美好和悲悯。中少社公布了曹文轩在该社出版的全系列作品朗读版。

  有作家从儿童的成长角度阐述曹文轩作品的价值。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说:儿童文学,有意义和有意思不可偏废。我曾问孩子们,为什么不愿意长大?女孩怕长大后的结婚生育之痛,男孩怕长大后离开父母、长大后会死。当下,温馨、明快、快乐甚至搞笑的作品几乎成为儿童出版的模板和公式。我想,如果书写时不回避,少年儿童也许就不那么害怕苦难。

  作家徐则臣曾跟随曹文轩读硕士。他说,我们现在的儿童文学,就像阳光下的花房,尽善尽美,没有伤害。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给孩子营造了一个充满保护和舒适的“楚门的世界”。结果是现在的孩子受不得半点委屈和挫折,和同学吵架了,被老师批评了,一次成绩不好就寻死觅活。曹老师曾经说过,我的写作初衷就是给孩子们打个精神底子,一是有正当的道义感,二是由始至终的审美价值,三是悲悯情怀。苦难会摧残,也会成就。当然,曹文轩的现实主义不是披头散发、歇斯底里的,而是经过文学处理的。

  记者与曹文轩老师攀谈,问他是否还认为他的书不是给孩子看的,他笑着说:“我不是非常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家。”随着他的儿童文学创作获得国际声誉,他对于这一身份似乎不再那么抵触。2016年,曹文轩荣获国际安徒生奖。他的《草房子》印刷破百次,在中少社出版的“丁丁当当”系列发行量高达500万,版权输出至数十个国家与地区,《青铜葵花》在美国创下了连登三大书榜的佳绩。

  曹文轩认为,现实主义需要功力。中国当代文学(包括儿童文学)缺乏想象力是不争的事实,但更重要的是对现实主义的淡忘。现实主义是讲功夫的,就像绘画,强调从完全逼真的素描开始,深入灵魂。从现在儿童文学图书的封面及插画就可看出,大多只有创意,而没有功夫。有价值的创意,是建立在功夫之上的。

(编辑:陈宁)
会员服务